情人节看一个女人的专访

进入2010年的第一天是情人节,本来打算看暮光之城的新月,可惜网上只看到有TC版的,于是就重看了《志云饭局》采访伊能静的那一集。聪明女人的魅力是很大的,重看对她的采访,仅当影响反思。

在此之前我对伊能静几乎是一无所知,连拍过的电视剧也没看过几部,更没看过她写的《生死遗言》。只知道娱乐新闻上说是个才女,是个红杏出墙的女人,但也不知是真是假。但看了一个小时的采访后,却深深觉得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与其说她聪明,不如说她有灵气吧。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追求些什么。她会去坚持那些属于的自己的特性,那些可以坐着发呆两个小时,那些可以和猫一起安静,那些不用限制三餐时间的生活。这是一个独立女人生活了三十年所培养下来的生活习性。改变,就是剥削着她,因为正是这些元素塑造起这个女人的。而她却也还深爱着自己的男人,却在决择中选择放手,保持自我。尽管我猜她其实还是很爱哈林,希望与他在一起的。

爱可以让人改变,但它是有阀值的。不要试图去超过了阀值,否则便是负担了。美好的爱情是互相渗透的互相影响的,它的重点永远不在会于改变对方,当然也有很多很多的大前提。

会写伊能静,因为她是我暂时无法达到的,是无法向这个世界展示一个真实的自己?还是这世界有太多的墙把人与人之间隔着?现在的我,每当有事情发生时,就会情不自禁地使用Golden rule——Treat others as yourself,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去思考,然后回到自身,最后选择一个能让共同利盈最大化的决定,尽管这个决策对我自身利盈而言并不是最大化的。这或多或少是受纳什均衡中囚徒困境的影响,书上也有说正确的决策是使利盈最大化的,我只是试图用我的思考方式去使得信息更为对称。也不知是不是学了两年经济学的缘由,常常把自己用理性人去思考问题。我已经缺少了让我感性和任性的思维方式或许我要像花季时那样再重回去看一些心灵鸡汤类的书吧。所以,自己慢慢地会习惯忽略很多内心的想法。当这个世界对对与错的界限已经模糊时,你就会觉得那些自以为共同利盈最大化的决策并不如自我利盈最大化的好。事实是,我已经相信这个世界不存在对与错,整个世界都是矛盾的。正如我相信没有什么事是随机的,却还是很相信缘份与命运。

欣赏一个人,原因只有两个,一是这个人做到你想做却没有做到的,二是这个人与你有很多的共同点。对于伊能静,我想会是前者多一些吧,又或许两者都是吧。

新年新气象,希望下一年的时候,我的博并不是在说着一个单身女人的旋律,而是在写着自己的生死遗言。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