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c (I can't see you)

今天是个比较忧愁的日子。原因有两个的,我知道我的一帮好朋友们在另一个城市里相聚着,而我,在另一个城市里较为孤独地为学习而奋斗,这里比较关键的词语就是孤独了,当然也可以庸俗地称为寂寞。另一个原因是,报名暑假去香港修学分的事情出了问题了。

很多人和我说大学不是很好玩的么?自由地进出,自由地上课,自由地谈恋爱…..在我没上大学前,我也曾一度认为大学很好玩,尽管我也曾听过说大学很无聊。我的同学大部分也都认为我的学校特别的自由和宽松,当然环境也特别地好。对于这些我都不否认,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有多好。我思考了很多会,才大约得出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感受。

这大约或多或少又和我的性子有点关系,我不喜欢去泡吧,酒精对我来说只是在特定场合下的特定饮品而己,加之啤酒也并不好喝。我不经常去唱K,主要只是因为我不太会唱歌,也只是偶尔陪陪几个好朋友去唱。我爱逛街,但只在有钱的情况下,而谁又能那么巧地出现在我正想需要的时刻呢。我不爱参加社团活动,原因只是学校社团搞得太马虎了,而我也真不感兴趣。再加之我也慢热,对不感兴趣的话题,实在无法跟上脚步,虽不反对,但也真难让我跟着去谈天说地,这注定我与很多人,都只能交换指尖的温度。这,没有谁和谁的错。

我们学校是个不具体分班的学校,分的是系,160多人的应用经济系当然不可能上什么课都全都一起。所以,我们是每一门不同的课都与50多个不同组合的同学一起上课,除了英语是小班教学外。再加之,我们的课程到现在为止也并不多,可惜的是课下的作业很繁重。说到这里就想起大一军训,分排时居然是把一个级的女生打乱了,然后按照楼层安排每一个排的人。直到现在我对这件事都是相当无语的,我也已经清不清有谁和谁和我经历那一星期的无聊军训。

我们的宿舍区叫做文化小镇,叫小镇这名字取得也当真相当合理,因为这里不能叫为宿舍,它是典型的学生公寓。没有8人间,没有6人间,有极少极少的4人间(而所谓的4人间也其实只是两个2个间的中间多了一个没有门的门而己)以及绝对大量的2人间。以至于,听同学说有的男生抱怨,别说打球,宿舍连打火锅的人数都凑不够。这样的结果是可想而知,至今,我还不认识我的左邻右舍们,甚至连影子也没见过几面,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很深,泛泛之交很多,知心朋友极少,朋友性别比例严重不均。

我会经常地想起我的初中或者高中生活,没有现在自由,却比现在快乐。会想念以前下午的自习课鼓吹同学一起去打球,会在晚餐时和两个同桌下乡丰盛一下,会在课间有很多很多的乐子,会上晚自习时和同桌聊东聊西。会每天早上帮同学买个早餐。我很清楚这些都并不是因为失去了才觉得珍惜,在这些发生的时候,我就已经很珍惜很快乐了,在高三时虽然也会很想快点高考毕业,但有时也意识到现在的生活多么的快乐,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地久一点。当然,我也知道这些比较XIE意和轻松的高中生活,也是导致我没能上重本的原因之一,但这没什么可后悔的,什么东西都有它的机会成本和与其相反事物的平衡点。我想,只要过得满足就好。

虽然写了很多,但我一点也没有想说我们学校不好,也没有想说我的大学同学们不好。事实,它还不错的,只是它以另一种我所陌生的制度圈制着我,但我也看见这个学校有在努力,只是不一样了就是不一样了,我改变不了,所以我只好去适应。至于那些心与心的距离,我想大家都是一样的,我有的想法,别人也会有,没有谁比谁复杂,只是谁和谁更遥远,所以,我越是相信缘分这神奇的东西了。我也知道,我现在也并不至于那么糟,至少我现在也还是有一小帮子很不错的朋友的。

写了那么多,我们学校的名字叫: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简称UIC) 。写出来不是为了绚自己的大学学校或大学学历,说什么我也是这种创新博雅教育里的一只白老鼠,怎么也不愿看实验失败。没听过那是正常的,对此无趣那也是正常的,仅以我微薄的力量做给我在进行的实验提供点成功的因子。

加入对话

7条评论

  1. 哥哥,你是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国际联联合国际学院的师兄吗?

    我也想去你们学校,,我想请教你一些问题,给我你的QQ,好吗?急——

    或者,你加我好吗?我的QQ491923327。

    不管怎样,先谢谢你了。

留下评论

海龙120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