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0 > 七月

前两天看了3D的阿凡达,IMAX影院一个月内的戏票都给订光了,只有前面一两排是空着的,这样真还不如看普通3D。

人类真如此残忍?这是最让我思考的问题。当潘多拉星球的所有物种觉醒反抗,我感到无比兴奋。当人类的战斗机像流星雨般坠落时,我有强烈的痛快感。当我看到妮特丽为倒下的Home Tree而咆哮时,我竟觉得她如此美丽。 当到后面再看杰克的阿凡达时,我居然觉得很帅气。我猜有一部分人会和我有相同的感受,我也知道我是地球人,善良的我确实不想把人类给丑恶化了,但以我仅有的生活经历告诉我,人类的确是有可能会这么做的。因为信息不对称和文化差异引起的误会和战争从来就没停止过。对于这样的感受除了有点悲愤外,更应该的是去寻找根源。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必须提起里面一位聪明而善良的人类Dr. Grace, 人类的植物学家,在死亡来临之时,仍不忘要获取灵树的标本。尽管她是真正的配角,配角到连撼动女主角的气势也没,配角到大战到来之前已经与艾华女神一起了,配角到我还来不及记清她的五官。可她真的聪明,真的善良。聪明在于她明白Navi人的信仰,她乐于去接触新的文化,愿意去深入了解他们的思想,善良在于她努力地争取和平,她把生命奉献给异族的安宁。

信息不对等,我觉得是引发战争的根本。文化差异故然存在,但如果在理解的基础上就不可怕了。就像我们知道清真教不吃猪肉后,和他们一起进食时,也出于尊重少了猪肉这味菜,这样的尊重是基于对他们的了解的基础上的,显然这一点的文化差异是没问题的,可怕的就是我们不愿深入了解,就像一个肉食者不愿接受素食者的思想一样,自己觉得不能不吃猪肉,然后也死往清真教徒夹猪肠肥肚,那就只能说是可笑,也可恨。

假如人类真能相信Dr. Grace, 相信别人“真的不爱吃猪肉”,而并非不给面你才不吃。那么Navi人也许不会如此不幸。Dr. Grace可怜在不能体会资本家对财富的渴求,也体会不了军人体内对战争的热血,然而单个体始终就是单个体,让她去了解无限的positions是不合理的。也许正因为大家都是单个体的,所以这个世界才会复杂。认清了这一切,我就发现博学的人是多么地让人欣赏和崇拜的!是世界太大,也是人类太渺小,委屈亦不能求全,于是人类就显得可悲了。

看完阿凡达后,眼睛有些难受,头有点痛,我想这是3D的原因吧。尔等只能赞叹不愧是梦工厂的作品,美工和特技都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有一句话说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梦工厂作品的前瞻性也是一般电影工厂所比不上的。相信,潘多拉星球会存在,星球大战会在未来的某个时期,而谁又能保证那样的潘多拉会不会是未来的地球。可惜的是,在DNA预定哀老的程序下,我是无法看到这些的。暂时,只能预见吧。

后记:翻起了以前自己写在QQ空间的日志,一直以为我之前导数据入wordpress时已经把想导的给导进来了。但发现有好几篇自己挺用心写的没有弄进来,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删了,只好重新贴进来了,因为我写东西并不只是为给自己看的,而每一篇博文都是用心写的! 偶尔翻翻自己写的东西,没有跌跌荡荡,但感想和经历都很多。如果你很喜欢我的博,也不妨翻翻我以前写的吧。

参观证券交易所,是到香港后第二个星期的行程。香港证券交易所是亚洲继东京交易所、上海交易所后的成交量排名第三的证券交易所。历史性的东西就不说了,只是像很多重工企业一样,最初香港的证券交易所都是有好几家的,只是后面随时历史的潮流而演变成一大家。

一进入大门,浓烈的铜臭味(无贬意),那种新钱身上和老爸身上也会有的味道。其实和钱接触多了的人都会知道新的纸币,的确是有一阵味的,大约是油墨味,和钱一起拉上关系了,很自然得就觉得铜臭味,钱的味道。

在来之前,就听同学说了现在的证券交易所已经不是以前在电视上的情景——环型圈内很多人在打电话,走来走出,很热闹的样子。一切都只因技术的发展。事实也如同学所说,证券交易所,已经不是传统的那个样的。

这些变化表现在不同的方面,首先是可见的规模,交易员从最高峰的1000多到稳定在200多,我想占地面积上也是有所减小的。其次是盈利模式上,最明显的就是我们的参观费了,不知是哪位高管第一次提出弄香港证券交易所展览这一项目,也实在是高招。一来,可以让有心人士认识一下自己的企业,可作一个炫耀。二来,毕竟是一个上市公司,名气和荣耀都是很重要的。最后一点是最实际的,有了收入。

像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香港证券交易所,在我眼中看来都有点像是银行中的中央银行(Central Bank)。在中国大陆则上中央银行,在香港则是金融监管局,他们都会直接与政府、游戏的制定者、规则有关系(至于不直接说它们就是,因为它们也受无形的手控制,而地大了,并不是能谁谁说了就能算)。而其它证券公司,像联讯,中信,广发,招商…….他们就像中央银行下的无数商业银行(Commercial Banks)。

证券交易所既是平台又是桥梁,某公司想上市,这里给你一个平台,你交点钱,同时你要接受我订的规矩。某证券公司想买某公司的股票,这里也给你一个平台,你交点中介费,我帮你给买好。这个情况和外贸公司是不一样的,外贸在我看来是个Sunset(夕阳)行业(只要你相信地球不过是一条村子),外贸仗的不过是语言和一些人脉关系,抽取中介费,它在卖家和买家中间硬生生地插了一脚。现在很多工厂都会争取拥用进出口的权,所以只要有损别的行业利盈的行业是不会长久的。参插地讲上了外贸,我只不过想说,证券交易所不是单纯的中介,它并不是间接地在买家和卖家上参一脚。而是卖家和买家会愿意让它在他们的生意中间参和上一脚然后捞上一笔 。这里最关键的就是卖家和买家都想挣钱,而证券交易所是规矩制定者。而凡是涉及人为制定的东西都会必有潜规测。当然于是又有了监管局。

越写思绪越是有点乱了,也是因为我知道的不够清楚和多。综上所述,我只是想说,证券交易所挣的是中介费,但它不是一般的中介,可有可无,而是绝对的地位。而后面说到监管局和证券所,其实都是亲戚。

话说自从科技进步后,交易大厅内即使是交易时间也没有什么人。因为操盘手们,都完全可以坐在自己家的电脑前进行操作。一般证券公司都会在交易所的大堂租一个写字台,其实也就是属粹的一个代码和象征,租金6000港元一个月。对于金融活动来说,这是个零头数目,但对于租房来说,这个是钻石价。大堂不允许照相,说不照,我当然也不照了。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可照的,还是电视上那个样,只是小了,人少了,还在大堂上用着电脑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经的老操作员,而且也是边看电视边看操盘。

交易所其实是不会知道任何有关小股民的信息的。它知道的只是经过证券公司整理后的买卖数据,也就是说,这里面的是交易是两次易手的。而经过证券公司整理后的单一般都是大的单,如果足够大话,是有折扣的。呵呵,又在告诉小股民,证券公司在这里还有一笔的。虽然把这些很多让人感觉不爽的小节说出来了,但从我内心上去说,我觉得都是合理的。

图片是香港证券交易所所使用的操盘系统。而小股民的看盘软件则在市场上流行的,像大智慧,同花顺之类的,操盘软件则是由证券公司提供的。如果没有人讲解,这个操盘系统估计没几人局外人能看懂。幸运的是,漂亮的解说小姐很详细地和我们说了这里的第一个标识。

写到这里,不由得要停止敲键了,因为还要去做我的新闻作业。本还想写写操盘手,写写人脉和信息对操盘的影响,但整个文章貌似有点过长了,夹杂的内容已经有点混乱了。我知道我的思路是不够清晰的,知识也是不够的。但至此为止我认为这些认知都是正确的。也许等我知道的更多,想得更多后我会清晰地表达出来。

到香港后的第一个周末参观的是到明年就进入百年老校行列的香港大学。而带我们参观的是关品方教授,香港大学的学子之一。

半个山头给港大占距着,不同的学院给繁茂的绿林和婉延的道路分隔开来。这间接告诉我,不同的学院间的联系应该是甚少的。由于它们的分散而居,我们只是参观了古老的中文学院和一些研究学院的楼。最具古老气息的主楼在翻新,整个大楼都被净洁的白纱包裹着,很让人有种冲动可以一掀而起。进去后,尽管闻到的是浓重的装修味,但依旧能感受得到六、七十年代的气息。走到天井时,关教授告诉我们《色戒》中很多的场景就是在这儿取的。但整洁的白纱告诉我今天不是给它取景的日子。

经过停车场边,发现一行有意思的漆字。

这是1989年港大学生为抗议6肆学潮而留下的。自此之后的每一年的同一天学生都会对其进行翻新,所以如图般闪亮。我想,这就是不遗忘历史的最好表现。它静静地躺在那儿,只看你愿不愿意正眼地看上它一会。在图书馆前面,还有那些充满批判思想的民主墙。

快到山顶处,便是校长的家。白色的墙,绿色的林,黑色的门,俨然一个精小版的白宫。事实它的居住制度也类似白宫。每一任校长及其老婆和孩子都会居住于此,直到退休便搬离让下一任校长住进来。至于它是否也会像白宫一样有厨子,有园丁,有保镖,那我就不清楚了。大概也是有有吧,因为听方教授说,每隔一些日子校长的家就会举行一些坐谈会和宴会。当然,特殊时期还要迎接学生的投诉和抗议,就曾有一任校长,具体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学生抗议校方干预学术自由而游行至校长家门口,结果是校长搬离了精小版的“白宫”。不禁微微一笑,这样的事件,这样的结果,是不可能在中国大陆发生的。

下山的路经过了港大的百年宿舍。因为一旧了就翻新,所以依旧闪亮,只能从设计和地理位置追溯它古老的历史了。教授告诉我们,张爱玲就曾居住于此。我没有很激动,知道张爱玲对中国文学有巨大影响,但我却很少阅读她的书,改编的电视剧和电影倒是看过几部,名言也知道几句,例如——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可惜我至今还没参透这句话,但青春已经走了一半了。张爱玲不仅对文学有巨大贡献,对女性也有深刻的影响。她的一生完美地诠释了爱情是女人的全部以及在爱情面前女人IQ为零。这些感受是看她的传记而来的。也许离开了爱情,张爱玲就只是一个名词了。几年前,当我刚知道这一切时,只觉得她就一失去自我的疯子。但随着成长,便明白她的可爱和可敬。她就是一朵以爱情为养料,在期待的阳光下盛开的孤傲玫瑰。如果有个胡兰成,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去了又如何。如果可以,为爱失去自我,失去些理性,不显得是另一种可爱么。不过她的爱情,大约也因为是胡兰成,不仅仅是一段传奇,也是一段心酸。

PS:明天会去证券交易所,离岛长洲,来得及的话,下船后会去书展!

香港,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想来这已经是第四次进入这片繁华的土地。前面三次的时间并不如这次充足,在不同的时期,跟从不同的人,经历着不同的事,既使是逛同一条街也会有不同的感受,但说实话,这感受并没有差别太多,只是更准确,细腻又或是更辽阔了。

国际大都市,繁华是必然的。穿梭在大街小巷,让人有惊喜的永远都是小东西。

前几天终于去了twins”下一站天后”中的时代广场。时代广场很时代也很品牌也很多人。大和品牌众多就不用介绍了,唯一有震憾力的是负一楼的食品层。琳琅满目的全是进口产品。肉类从国家到牲畜品种再到牲畜部位都给了细致的标明。这种新奇和冲击感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验到吧。东西的价格也并没有特别地贵,只是身处其中很难让人思危。怎么去理解同时世界有人在饿死,怎么理解中国很多社会底层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里仿佛告诉着我,大家都是很富足的。然而事实并不是的,只能说贫与富的距离已不是一条江河的宽度,而是一条鸿沟。

在时代广场的的正对面有一个不大却很醒目的牌子,如图示。

纵使很醒目,但其实并不好找,走进一个人宽的窄道。然后凭着一股好奇和坚持往上走,简陋而狭窄的楼梯会让你怀疑是否存在这么一间店。走上二楼后,还是一扇狭小的门,带着怀疑勇敢地一堆,里面便是一片火红,寂静而简小。旁边有三四张独立的小桌和凳子,一个外国女人,在咀呷着一杯咖啡。另一边的书架上,一位游客在仔细地翻读着书。店主随着风铃声响的方向望了一眼后继续上网。

短暂的几十秒,充分地证明了香港的地价是很贵的。这样的一间小店,不可能人熙人攘,也不合适。至于里面是的书,我也不用多做解释了。在国内,每一本文艺杂志出版都要经过一级一级地剥削,加一层又一层的审查。这里的书却像野花一样,我想这就是香港多元化的一方面吧。尊重每一个思想,才会有冲突,有冲突就会有火花,但是因为冲突的大小是难于控制的或是没有人喜欢给反对又或是三个和尚的挑水效应。于是中国,就在压抑中前进着。在这个有意思的书店里,狠心地买了一本书(因为好贵)!等待阅读中。这个星期三在会展中心有书展,很期待。

感受很多,很长,待续。

花了两个晚上,对我的小博做了一些小小的修改。

一,用上了很久前就想弄的标签云,真是炫极了,很喜欢!

二,把Flickr页面删了,因为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打理。管理好已经有的Gallery来得实在些,所以也上传了一些新的照片上去,并把一些旧的照片给隐藏了,以后旧照片就只能在对应的博文里找到了。看着ME GALLERY,我在想每年给自己上传一张照片,不知能不能坚持十年呢?

三,之前因为手贱,Wordpress升级了3.0导致读者墙的插件不能用。幸好网上高人多,搜到了合适3.0的读者墙–生活点滴,感谢那些乐于分享的人们!

四,给评论加上了表情,终于不用只看见那些冷冷的文字!热烈欢迎使用表情!使用的插件是:Custom Smilies至于修改表情的图片的话,可以去看看乌帮图的分享。

五,给评论框加上了背景, 做了好几张图,现用的这张,效果最好,最合适!

六,之前有个视频过的博友和我说,我AbouT页面里面的照片太丑了!T_T 但那个,真的是真实的我T_T,所以只好换换照片,免得毁了我的形象···

七,我还想弄的嵌套式回复,和回复自动回邮,还是没有同时实现……(心都凉了)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那么能折腾电脑的那点活儿,从装机到建网站,偶尔还会去研究怎么改代码。就这么常常花大所的光阴耗在折腾的路上,亦忧亦喜。这一切的经历,导致了无数个的结果,首先是我的经济学,期末给了我个大大的冷冷的白眼。无奈我还是还爱着它的,也很想给它们盖上厚厚的被子,好让它们暧和暖和。其次就是夺去了我许多的关注度,也因为常常折腾时过于专注或花了很多时间,而忽略了身边的一些朋友。最后,就是对IT男很是崇拜,对IT女的话更是膜拜!但转360度去想,当自己知道地越多时,也让身边的很多理工科男士失去表现的机会。又惧怕成为别人眼中恐龙强势IT女(又或者在大多数男生眼中,女性对于很多东西应该都是不知道的),所以常常只得沉默。悲具了。

以前QQ空间点名接过几份,这是第一次接到博客点名,感谢光线部落!抽了点时间,无比认真地回答!

活动规则:

1. 认真如实的回答下面提出的问题;
2. 仔细回顾自己博客的成长历程,完成第一条的问题;
3. 能煽情的最好煽情;
4. 可以自己继续添加问题和修改问题;
5. 自己回答之后将此活动转交给你友情链接中的3个链接,并督促其完成答题并继续传递下去;
6. 接到点名的尽快完成,然后交给其他人;
7. 此活动没有什么利益的,只是一种回忆;
8. 被点的人复制规则以下部分;
9. 不要回找啊。

1. 你的博客存在多久了啊?还记得是哪天正式上线的吗 ?

存在五个月了吧,上线的具体时间已经不记得了,大约和光线部落一样吧。只记得那个寒假过年的一个星期我都在研究网站,从BBS,CMS,然后就正经八百建起了自己的Wordpress,至到现在,我还在经营。

2. 你会把你的博客坚持下去吗?

会的!只是更新方面可能并不那么固定。

3. 如果说有一天你要放弃博客了,你认为会是什么原因啊?

我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或生活把我扼杀了;也有可能是别人的眼光。

4. 你做独立博客之前有没有过其他博客啊?

QQ空间,网易博客(极少极少管理)

5. 你还记得你第一个域名是什么吗?

这个就是我的第一个域名

6. 你的第一个域名的意思是什么呢?

我的名字,我的信息

7. 还记得你的第一个友情链接是谁吗?你们现在关系怎么样?

是同时的两个链接,都是在我建博时有给于过帮助的人,(当时从没想过链接的影响)一个是FLEX游乐园的Suneil,现在成了朋友,有时会聊聊。一个是有所成,只是挂着吧。

8. 你的博客收到第一条评论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啊?

我记不得了,心情大约是很平静的,因为有在论坛上发贴,有人来是正常的吧。

9. 为博客花掉了自己很多的时间,你后悔过吗?

为博客花了很多很多时间,因为很多不懂,互访占用了一部分时间,从来没后悔。

10. 你认为通过博客结交的朋友可靠吗?你相信他们吗?

可靠,相信。

11. 如果你的博客里的朋友某天因为特殊原因,或是你自己由于特殊原因,要离开这个圈子,你还会回来看看吗?

会,又不是决裂了,而且每个独立博客里都有知识和思想,这些是否认不了,也不会排斥的。

12. 你建博客的目的是什么?

刚刚开始只是想着练练手。

13. 现在你管理博客的目的发生变化了吗?

当然有啊,想给互联网提供一个信息源,然后自已有说说话的媒体。

14. 博客给你带来的快乐多吗?

很多!

15. 你现在感觉你一天不上博客的话, 会舒服吗?

还可以,呵呵,我最近好像经常是这样的状态。

16. 在你的博客里,有你真实世界里的人和你交流吗?

没有,身边的人没有弄这些的。

17. 你现实圈子里的朋友有几个知道你有博客的?

很少,极少。

18. 你想对你博客里的朋友说些什么?

谢谢您们来访!

19. 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工作了还是学生?

学生

20. 你要把此活动转交给谁呢?

转交给那些还没给点名的,而我又比较熟悉的博主吧,Nightwind.

近日,有好几个高考后的学生搜索我的学校而进入到我的博,然后加了我的Q,问了我一些关于这个大学的问题。免不了还是挺自喜的,看来我博客的搜索引擎优化还可以。不过我也知道互联网上有关这所学校的信息非常非常地有限。想当年,我报考这所学校前,对它也是一无所知的,只是报考指南上的一列,然后加上互联网上有限的信息,而做出那个会影响我一生的决定。高考年年都在继续,考生年年都会搜索大量的学校,这篇文章可以帮助那些搜索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

首先,以一位学姐的身份告诉大家,这是一所真实存在的独立的大学!但因为地理位置和历史,有很多很多的人都会和北师大珠海分校混在一起。

其次,很多人会问我,这是一间贵族大学么?我笑了。As you want. 只是,这是一所需要花很多钱的学校,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金钱支持就不要选了。听上去,很傲,但这是真实的。至于原因,不是因为攀比,也不是因为这里物价特别的贵(不过饮食方面的确比很多地方都贵一些)。只是这里只提供本身就是比较贵价的服务。如果你从没想过要参加学校提供的许多项目,那么你会失去很多享受这个学校特别之处的机会。贵族学校的,不是因为学校有多牛,是学校背后的家长有多牛。贵族学校要吹嘘的是家长,他们值得吹嘘,而学生,只是一个载体。这个问题其实只是会在还没确定选择它之前才有的,一但选择了,一切都会显得很自然。在我看来,人人生而平等,但人与人之间注定就会有不平等的存在,这个存在受环境,受独立个体思想的影响,所以,所谓的贵不贵族,as you want.

然后,除了国文和体育课外,学校的确是全英教学。只是私底下同学们的交流一般都是普通话和粤语。学校老师都很牛,很不错,只是语言上的交流会有点问题。说英文可能不能尽如你意,样的韩国老师的英文可能很痛苦,如果你不会粤语,和香港的老师可以讲中文,他能懂,但却只能用英文来回答你。

每个假期都会有很多的项目给你参加,每个学期都有交换生的计划,只要学分足够,努力点申请,几乎都OK的。和国内其它大学不一样,在UIC,不用学“三毛邓”,大一也不用学打太极。学术相对自由,而因为教材都是和国外接轨的,学的东西感觉不一样的。UIC对于作弊和抄袭很重视,也严惩。写essay时,都放一两页的reference总没错。

关于学校的社团,发展得并不怎么好。社团的数量不多,而且组织性不强。至于学生会,学校的学生会是内阁制的,而竞选是全民投票的。社团和学生会,问题都挺多的,不过都在完善,至少去参加这些活动的都是一些积极,乐于奉献的学生。

最后,很多人都很关心,UIC的学生是不是很不爱学习。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两极分化,勤奋的学生很勤奋,颓废的学生很颓废,勤奋的学生远远地多于颓废的学生。这个真是因人而异,但我想任何的学校都给你提供很好的学习资源和环境,至于是否能学得到,就是每个人的事了。

如果你的分数不够高,也不用担心,UIC有直招生,留意官方网站的信息。直招生唯一的区别就是不能拿到双证书,不过自从上一年国家承认香港学士学位在国内的本科学位后,这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

东写西写又写了那么多了,我对UIC其实是又爱又狠的,爱它的学术自由,爱它给的自由。恨它的独立,恨它很多的不完善,恨我所期待的大学爱情没有如期而遇。

PS:本来想插几张学校的照片的,可惜,全都存在学校的电脑里···原谅了··

我这个自称为互联网观察者的小女生很少上网!我很多想写的东西都在搁置!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没登陆过后台!我的博客要长草了!所以,今天来除一下草,呵呵。

别人说写博是为自己的,但说句实话,我觉得我写博并不是单纯地想着为自己,我想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诉别人,让互联网多一个信息源,我还想互联网上多一个独立和自立的思想。所以,一些私事,心情日志之类的,都不会这里发表;所以,要求这里要有思想,有知识,而不单单是普通的流水帐般的成长;所以,会自我鞭策要写写博文,尽管有点忙,有点累,如果没有写了,就会像现在这样——有点愧疚,有点懊恼。

创业的日子真的很辛苦,困难也很多,特别对于一位学生。才发现,自己需要更多的照顾;才发现,未来不是见一步走一步的;才发现,我真的太年轻了。不过,我还在坚持,我不想,不能,也不会那么轻易地说放弃。即使收获没有和付出成正比,也是我的选择。

电脑的显卡终于给我换了,烦了我快两年的蓝屏问题,解决了。从ONDA的9600GSO换成了影驰的GT220。电脑城里的人,对女生特别照顾之余,也特别想忽悠,又或者是想秀一回,不过,都能理解。

期末考完了很久了,感觉不大好,事实也不大好。六级也考了,感觉很简单,但我也没有考好。还是那句话,下学期要好好地努力!

回家,今年4月1日到现在,我离开家四分之一年了,好想老爸老妈!回家那天,从早上8点开始,直到回到家,老妈一共打了五通电话。终于回来了,感觉还是那么地好,那么的熟悉。虽然端午已经过了挺久了,但啊姨特意又裹了粽子。

车牌,终于考完了!一张驾驶证,我从19岁考到21岁,也够光荣的了。

政府有关部门的办事效率真是底到让我无语,4月23号考完的全国导游资格证考试到现在还袅无音讯。

和爸谈起去上海看世博的事宜,我们俩的想法一拍即合。订好了两张8月末到上海的机票,我会带着我80多岁的亲爱老奶奶来一次上海自由行!很期待!这件事告诉我,带奶奶出国游,不用等我攒够钱,只要等我有时间,向老大开口就可以了。

断断续续地看完了一部连续剧《谈情说案》,无比地喜欢天才物理学家。当然,不否认有花痴成份在存在。最近也感觉特别的孤独和无助,也许我应该像Garrison说的那样,给予我的感情生活多一点点的关注。如果不刻意地追求,也不能那么无为。

离香港修学分的日子逼近了,又是一次长见识的机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将呆在香港。很期待,我要买一部数码相机,照很多很多的照片,我要买一副Sunglasses。让我最高兴的是,可以每天都抽出点时间来写博,我会努力地保持更新的了!在学校的电脑里,还有两篇写到一半的博文,我想,应该要尽快把它给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