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学

到香港后的第一个周末参观的是到明年就进入百年老校行列的香港大学。而带我们参观的是关品方教授,香港大学的学子之一。

半个山头给港大占距着,不同的学院给繁茂的绿林和婉延的道路分隔开来。这间接告诉我,不同的学院间的联系应该是甚少的。由于它们的分散而居,我们只是参观了古老的中文学院和一些研究学院的楼。最具古老气息的主楼在翻新,整个大楼都被净洁的白纱包裹着,很让人有种冲动可以一掀而起。进去后,尽管闻到的是浓重的装修味,但依旧能感受得到六、七十年代的气息。走到天井时,关教授告诉我们《色戒》中很多的场景就是在这儿取的。但整洁的白纱告诉我今天不是给它取景的日子。

经过停车场边,发现一行有意思的漆字。

这是1989年港大学生为抗议6肆学潮而留下的。自此之后的每一年的同一天学生都会对其进行翻新,所以如图般闪亮。我想,这就是不遗忘历史的最好表现。它静静地躺在那儿,只看你愿不愿意正眼地看上它一会。在图书馆前面,还有那些充满批判思想的民主墙。

快到山顶处,便是校长的家。白色的墙,绿色的林,黑色的门,俨然一个精小版的白宫。事实它的居住制度也类似白宫。每一任校长及其老婆和孩子都会居住于此,直到退休便搬离让下一任校长住进来。至于它是否也会像白宫一样有厨子,有园丁,有保镖,那我就不清楚了。大概也是有有吧,因为听方教授说,每隔一些日子校长的家就会举行一些坐谈会和宴会。当然,特殊时期还要迎接学生的投诉和抗议,就曾有一任校长,具体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学生抗议校方干预学术自由而游行至校长家门口,结果是校长搬离了精小版的“白宫”。不禁微微一笑,这样的事件,这样的结果,是不可能在中国大陆发生的。

下山的路经过了港大的百年宿舍。因为一旧了就翻新,所以依旧闪亮,只能从设计和地理位置追溯它古老的历史了。教授告诉我们,张爱玲就曾居住于此。我没有很激动,知道张爱玲对中国文学有巨大影响,但我却很少阅读她的书,改编的电视剧和电影倒是看过几部,名言也知道几句,例如——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可惜我至今还没参透这句话,但青春已经走了一半了。张爱玲不仅对文学有巨大贡献,对女性也有深刻的影响。她的一生完美地诠释了爱情是女人的全部以及在爱情面前女人IQ为零。这些感受是看她的传记而来的。也许离开了爱情,张爱玲就只是一个名词了。几年前,当我刚知道这一切时,只觉得她就一失去自我的疯子。但随着成长,便明白她的可爱和可敬。她就是一朵以爱情为养料,在期待的阳光下盛开的孤傲玫瑰。如果有个胡兰成,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去了又如何。如果可以,为爱失去自我,失去些理性,不显得是另一种可爱么。不过她的爱情,大约也因为是胡兰成,不仅仅是一段传奇,也是一段心酸。

PS:明天会去证券交易所,离岛长洲,来得及的话,下船后会去书展!

加入对话

31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