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日

准备登机,才发现飞机真的延迟了,这算不算是预料之中?要回去的飞机因为雷区降落在了浦东,而我现在在虹桥。等吧,就要离开上海这个城市。只觉得有点想家了,也有些累了。

昨天和奶奶去了杭州一日游,杭州的西湖真的很美!没来之前觉得可能就比惠州西湖漂亮那么一点点吧。到了后,才觉得真的不一样的!

大约10点从上海到达西湖,灰朦朦的天稀稀拉拉地下了一点雨,总算知道什么叫江南了,总是那么的缠缠绵绵。要是在广东,也许就是倾盆大雨了。 天气在阳光与灰朦中变幻着。游杭州的西湖是惬意的,湖边是整齐而娇媚在柳树,在风中摇曳,岸上有别具风格的酒家,当然也是中国的腐败地之一。湖面很平静,船也没有很多,有青山,有绿水,有荷花,有白堤,有苏堤,有桥,远处有宝塔,深山有庙。

没想到,真的是看到了白居易笔下“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里的白堤,很迷人,不用早莺,不用新燕,不用乱马,没有马蹄,却觉得无比地有情调。而且突然间很怀念我的初中,想念那个教我这一切的梁山伯。还看到了传说中许仙与白娘子相遇的断桥,不过没有残雪,呵呵。听导游说,西湖一共是有三条爱情桥的,还记得有一条是与苏小小(某朝一位有名的卖唱女)与某宰相儿子的爱情故事有关的,旁边的亭子就葬着苏小小,可惜的是在船上,无法走近去细看。




游完西湖,配合旅游团的需要,去了蚕丝博物馆,也去了茶乡人家,喝了两杯西湖龙井。也不知是不是低温期的原因,喝了两杯茶后更不舒服了,前两晚也把空调开得太低了点,反正喝完茶后更有点迷迷糊糊的。

还值得一写的是灵隐寺。听导游说,还正好是药师殿上的诞辰,今天方丈会带着全寺弟子一起诵经,而这种全寺一起诵经的情况,一年只会有七天。可惜的是,进到寺里,并没有看到大规模的诵经场景,我想,如果从早上诵到下午,什么都应该诵完了。灵隐寺,总觉得曾在某书上或电视上听过这个寺庙。我觉得我是个没有信仰的人,但我却是很虔诚地去拜佛在,道教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人类无法解决的困难,而我觉得无法解决的困难很多。本想找观音庙拜拜,祈求一下我的姻缘,可惜的是,另外的三大殿我都拜过了,就是没有找到观音庙,是不是见我习惯了一个人,连观音庙都不理我了。

不知是不是一下子看得太多,有些反应不过来,灵隐寺旁边有个飞来峰?是传说中的那个飞来峰么(只记得有那么一句诗,飞来峰上千寻塔)?墙上有雕刻了许多的佛像,只是时间有点急,也没来得及细看。我是不是已经在飞来峰边上转了一圈?


晚上回到上海的酒店已经快9点,安顿好奶奶后,便一个人到了旁边地南京步行街走了走。晚上的南京步行街,人相对地少了很多,不过两边的店铺也关了很多。大约也是因为刚下过雨的原因,居然觉得晚上的视野明亮很多。进了一家水铰铺,在等外卖其间用手机上了上Q,看了几条群信息后,就看看台风预警信号,明天上海中小学,幼儿园都停课一天了。那时,还在想,明天的航班能按时起航么? 路上虽然没什么行人了,但却一点逛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什么时候我开始讨厌自己一个人了。

昨天的流水帐在乱哄哄地思绪中写完。窗外面的雨貌似停了,也初见些阳光,上网本的电量也开始见底了。但飞机依旧还没到,还要等多久呢?

不知道,我想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很累,很不舒服。我需要好好体息。

加入对话

25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