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上海世博之旅(下)

关于徐家汇和苹果的旗舰店

徐家汇是一个高档的购物中心,但并不很合适我和奶奶去,我们仅像参观一样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和奶奶进入某购物中心一楼,全是化妆品,她指指点点地问我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很多销售小姐都用奇怪的眼光望着我,我只好有一句没有一句地搭着她的话,并对销售员强笑。

写苹果旗舰店(明珠塔旁边),是因为曾在报纸上看到说上海的旗舰店将建得媲美于纽约的旗舰店,而且我以为里面会有一些概念展示。进去后很失望,只有很多的展示,很多要卖的东西和一个收银台。整个卖场从设计到布局都没看到什么特别的地方。倒是奶奶,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我随手拿了部MP3,给她戴上耳机,播了首歌给她听。谁知,她感受无比得好,说听得耳油都出来了,然后还建议我给她买一部,我当场就愣了一下。她再接着问,多少钱一部,当我把价格脱口而出后,奶奶就把耳机放下了。哈哈,我不禁笑了。

关于南京东路、外滩和城隍庙

这三个地方对于我来说是一块儿的。有四个晚上我们是住在南京东路旁边的汉庭,所以,我和奶奶每天都会经过那儿。南京东路不管白天和夜晚都是人熙人嚷,休息的,行走的,参观的,总有那么地多人。听阿呆说,南京东路是中国有名的步行街,它的历史我一无所知,我只是感觉有点像广州的北京路,仅此而已。

如果提起城隍庙和外滩,我会记得要感谢一个人,陪我在城隍庙等了两个小时的雨停,陪了我两个晚上走有着旧上海气息的外滩,还有乘坐那个很像香港天星小轮的渡轮,船票只是两块钱,可惜的是我们一直没有占到靠窗的位置。阿呆问我,外滩有没有香江和珠江漂亮,我不能撒谎,觉得没有,但外滩比香江和珠江有更美好的回忆,我无比舒心。

关于朱家角

我们没有去乌镇,也没有去周庄,去的是上海周边的一个古镇,叫朱家角,很有江南风情。感觉朱家角很合适情侣们去,有小桥,有流水,有人家,也有吆喝,而且东西也不贵。

关于上海

上海的确让我有些失望的,不是世博会的华丽与否,也不是上海足够繁华与否,只是上海的气息并不是我喜欢的。也许这种失落感是因为刚去过香港,而又常往来于广州深圳这些大城市之间,相比之下要超越必然是有难度的。但上海的确给了我一段很美好的回忆,想起一句话,去一个城市,不是因为那里的地儿,是因为那里的人还有与我结伴的人。下一次再去上海也真的不知是什么时候,上海一定还会有更大的变化,但希望这个变化是从个体开始的,而不是从高楼下降的。下一站,我期待去北京。

关于奶奶

写了那么多,大家都看得出我和奶奶感情很好,因为我成长到21岁,她都在!而现实生活中,我并不叫她奶奶,也不叫阿嬷,叫阿婆。哈哈,接下来,要写写有关她的世博之旅。

在参馆了许多的展馆后,我终于知道,奶奶喜欢刺激的东西。例如,3D电影,IMAX电影,稀奇古怪的东西,90米悬空走廊,直升透明电梯……某天参观了几个比较沉闷的馆后,我们去了一个有3D电影的馆,奶奶说了一句,“那些不好看的,就带我去逛那么多,这些好看的不早点带我来。”我无语了。

奶奶还很不喜欢坐,每次参观完一个馆后我都会要求坐一坐,但她就会骂我老想坐。我也挺无辜的,我要求坐也是怕她累着了。还有一回,借到轮椅不,但我们走到某馆某楼梯出口处。我说去找电梯吧,轮椅下不了。结果,她说:“你去找电梯把轮椅运下去,我走楼梯下去,我们下面汇合。”我给雷了,这老太太真大胆!也不怕把自己给弄丢了,结果当然是给我豪不犹豫地否决了!于是,她只能委屈地和我一起去坐电梯。而之后,我们立刻把轮椅还了。话说,还轮椅的地方有很多人等着我们还。

有两个晚上,我诚意地邀请她一起去逛外滩,浪漫一回。她却以“累、看不清、就一些灯光,有什么好看”三大理由,连续拒绝了我两晚,还抛下一句,“要看你自已去看”。

经过这次世博会,奶奶有了严重的视觉疲劳,不是非常好看的东西她都不稀罕去看了,我有罪啊,把她给宠坏了!去上海博物馆那天,每进一个馆前,我都要先询问一下老大感不感兴趣,要不要看,结果她豪不犹豫地就放弃了一些馆,如印章,铜钱……(我在书画馆看到文徵明的真迹,真是传说啊)。当她看到印度的一些佛教的遗迹,一点虔诚都没,只说了句,“只是些石头和烂铜烂铁。”我再次无语了,心里想,还以为你很信佛呢,原来也很俗,哈哈。

整个旅游过程,奶奶要求得最多的是肚子饿和上厕所。而每次和奶奶吃东西时,我都会和她说,不喜欢吃的就不要吃,等一下看到好吃的小吃我们可以买一些。但每一次她都会把点的东西全都吃完,包话我吃不完的,即使是她很不喜欢吃的。她的理由是,能吃就不要浪费。我无数次地教育她在现代,这个想法是不对的,但却怎么也阻止不了她。结果是每次吃过东西后,她就再也吃不下任何的小吃,见她没兴趣,我也没有买什么地道小吃来吃了。关于上海的小吃,我还是挺无知的。对于上厕所,也是有些让人烦的,大约是出来旅游,她总担心没有厕所,每次我问她要不要上厕所,她都说要,即使事实可以不需要的。所以,我有一部分时间是花在找厕所上面的。当然,到后面我也变聪明了,我都不轻易地问她要不要上厕所了,而是我等她向我要求。

奶奶还是有些迂腐的,在杭州的中餐桌上,她硬是不让我用有缺口的碗,硬是让服务员给我换一个,谁知,没有几个碗是好的,换了三次才让她满意。虽然我很严重抗议,说无所谓,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败给了她的倔强。

总的来说,整个上海之旅,奶奶都是很听话的。学会了用感应水龙头,记住了要先下后上,站扶手电梯时,左边要让给别人走,右边才是站立的。

在第六天的时候,奶奶终于玩腻了,在车上,她突然问我,飞机什么时候会来?我问她,是不是想回家了。她说是。我问有多想。她直白地说,好想好想。我开心地笑了,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可能打台风,来不了(没想到后面真的打台风,了,我们在机场滞留了7个小时,看来真不能随便耍老人)。

加入对话

25条评论

  1. 奶奶太牛了~~~ 竟然敢站在那么高的地方~ [洋葱头09]
    哈哈 觉得你们玩的好开心,真羡慕·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