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0 > 十二月

从今天起,做一个局域网内的人

天涯,猫扑,百度知道

从今天起,只关心娱乐和段子

我有一部双核的电脑,锅居中国,一无是处

从今天起,断绝和外人的联系

告诉他们我的封闭

那伟大的墙禁锢我的

我将默默放在心里

给每一Google,Gmail, Gread…一个低调的坟头

无知的人,我为你可怜

愚昧的人,我为你悲哀

作恶的人,我愿为你献上花圈

愿人民厌恶奴性与自私

愿天朝懂得民主和开放

愿你能懂的

我只愿面朝电脑,春暖花开

一个多月没有更新了,自期中考以来学习的担子就未曾减轻过。如果不是想考研,我也不至于要那么拼命地为GPA努力,再者,如果不是在这个学校,我也不必为分数执着。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每当看到那栏不如意的GPA时,总会觉得自己不像是读书的料,只觉得大家都那么地强大。学习是一件很好的事,只是现在的学习总让人觉得性价比太低了,除了在学习过程中思维的一点进步外,几乎所有学习过的结果都会在时间的催化下,毫不犹豫地给遗忘掉。最可悲的只怕是那些一直记得的却从没有过用武之地。

学习的日子是忙碌的,忙碌到想分享的知识也来不及分享,没有天天上博客,天天看新闻,天天聊聊Q。不过,近两个月来,有天天跑步。

每晚从图书馆回来后,便全身换上运动衣,束起马尾,拿着MP3,钥匙和出入卡就到离小镇有点儿远的风雨操场跑步。在最冷的那两天,我也没想到自已戴上毛帽也还是坚持去跑了。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的兴趣爱好里多了跑步这一样,个人一直觉得不算是我的兴趣爱好,但想想习惯上这样长跑的人也实在太少了,如果连我都不算的话,那么真正的兴趣爱好者估计就是稀缺动物了。对于长跑,我并没有什么天赋,第一次长跑算是初中时报名参加了校运会的800米,跑得个半死终于得来个第四,犹得那是一段很长很辛苦的历程,完成的力量几乎全是来自精神和信念。也就这么偶尔为了锻炼和挑战精神和信念而到操场上坚持跑几圈,一点点地就适应和习惯了,完全是自虐的结果罢了。

某晚去跑步途经教学楼的公告栏,看到市政府举办的马拉松赛,各种机缘巧合下,我还是报上名。

上个周日,6点不到就起床了。7点多到了比寒的起点,和电视上及想像中的一样——人山人海!男女老少,不分职业,不分贫贱,不分高矮,约摸上万人吧,一致向前跑。参赛者中有几人学生一起拉展着中山大学校旗的,有COSPLAY的,有穿飞行衣的,有扮圣诞老人的,也有戴各种假发的,不能不谓热闹,心很想跟着欢腾起来,但又怕太激动,会很快就跑得气喘了。

参加比赛的长跑比平时辛苦了很多,又可能是我功底不够厚吧。从一开始跑,就认定前面的某一号人物,然后一直在背后跟随,只想着不要给落下就好,在某转折路段,才知我前面是有那么那么多的人。但是我更不想,也不敢往后看,因为我怕看了后就想休息了,因为后面会有更多更多的人。

快跑到2公里的时候就开始觉得喘不过气很想休息,不过,只是想。快跑到3公里的时候,就又觉得累了也很想休让,不过,只是想。不知还有多长时,心想要是再跑多三分钟还不到的话就走走时,惊现100米冲刺点,于是就一鼓作气,冲了一下刺。26分约25秒完成4.7公里,未曾休息。听说4.7公里的第一名是16分钟,不过我也算是以胜利的姿态完成比赛,至少我们学校的女生中,我是第一个回来的。不过,我想这也是最好的成绩了,因为我是有特别地努力,想争取个有记录性的好成绩,平时并没必要这样地坚持。

跑完后,全身像火烧一样,当然衣服也湿了一大半了。但是心情是激动,心想快点回到车子,穿上外套拿到手机,然后给还在睡梦中的朋友发条信息。但是因为封路赛跑的原因,车子离终点很远,在经历了一个小时的跋涉后,冷得我己经分不清想流的是鼻血还是鼻涕后,回来了车子原来停放的地方,悲剧的事情是,某老师告诉我们车子去终点接我们了。我当时大约想吐血多一点,披着不知某同学的外套,坐在起点的草坪上,经历两个小时的等待后,我刚跑完是的激情早已变成了冰淇淋。11点多回到车上,穿上了久违的外套,手机开了机后第一个收到了小Mango刚睡醒的电话,终于暖和了一点了。接下来,就只是想满足噜咕的肚子。

回来后,脚有点酸了,我知道不是因为这4.7公里,而是这一阵以来,每晚的坚持似乎导致运动量过多了点,乳酸是累积了好几天的了。想想自己毕竟不是运动员,还是少跑点好,接下来半个月,决定休跑了。

我唯一的一张照片,要看胜况,估计网上一搜,会有大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