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

认为自已不笨,也觉得所有人都不笨。随后有人说我聪明,但我非但不认为,还打从心底地里觉得自已不如别人,有很多人都要比我好!

自卑感打从小学起就没有停止过,时强时弱,像不受控制的癌细胞。它也像春天泥旎漫在空气中的孢子,虚幻飘渺而无处不在。我想这个世界上98%的人都是自卑的,但你无从知道,无法判断。自信只因自卑,很自信也只因曾很自卑。那些最为光鲜的人物,内心深处也不例外的吧?

是不是很矛盾?这个是世界的性质,身为组成的每个质子哪能逃出它的掌心,否则量变导致质变就不会成为真理了。

自已唯一认为不矛盾的是,自卑在一定程度上是一定可以让一个人变聪明的,而绝对的谦虚只源于无法根绝的自卑,只是现代人会很恶劣地把别人无意显露的最深处尊称为装B,因为受到赞美而过度谦虚却只因比较聪明。

这一切,孕育出了一个好词——谦卑,多么平衡的一个词啊!自卑是贬的,谦虚是褒的,褒 + 贬 = 褒!大约只有中国博大的语言文化才能表现出这种微妙的关系,也表达了中国长期都在走的中庸之道!

大坏人是坏的(自卑总是贬的,让别人知道了也只会更看贬,至少更不在乎),大好人也是坏的(如:绝对的谦虚是装B),只有带点坏的好人才是好人(否则也不会有一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了”)!悲剧了吧?这世界是没有绝对的好人的,只是因为不允许!!是不是有点想哭的感觉?是不是更加理解那些因为私欲而没有帮助你的人?是不是让你做坏事有了籍口?是不是会让你想更自私?是不是?是不是这样才能用世界没有绝对去证明这个世界的矛盾性?

那是不是也在告诉自己不要试图努力地成为一个绝对的好人? 一直让我用原则,用道德线去束缚自己,可以放弃一些个人利益的原因是认为社会利益最大化更重要些。不仅是传统道德因素,也是老师和政治书教导我的,已经给深深地影响了!

现在学习到的经济学也证明了社会的进步是趋向于总体利益最大化的点的过程,和那些狭隘的教导不同的是,它也告诉了我总体利益最大化的点也是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点,叫帕累托最优点!总体利益的最大化是个人利益总体利益最大化的总和,是不必牺牲自我的。我一直选择的宁为总失私竟与我愿努力达到的方向背道而驰,我多么不想承认这般地愚昧。

才知道独善其身比什么都来得有用!

帕累托最优配置是一个平衡的点,不但需要供给等于需求,还有很多前提条件,例如需要完全竞争市场。什么意思?就是每个个体都在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也符合达尔文的进化观,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低于社会个人平均利益的个体终究也理应给淘汰!纵然有同情,有可怜,但同情和可怜的办法不是自我牺牲,分享个人利益于弱者,而是影响弱者去前进,去提升个人利益。

现实总是那么地残酷,但最终不是有一个不再淘汰的平衡点么?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样的确是真的好!只是不仅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这样地景象也无法看到!因为我们根本无法提供让这样一个点存在的大前提,供给与需求无法相等!

告诉我,如何让有限的资源与人类的无限的欲望相等?而如果社会真的还要发展则是需求人类不停地去追求!又是一个可恨的矛盾点。

如果社会是进步的,资源与分配制度永远都会是一个话题。如果真当人的欲望能与资源达到平衡时,那就是有限的资源可以随着人类的欲望增加,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唯心的,只要你想要,就会有!也间接说明,你所相信的圣母,如来佛,耶稣或菩萨,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推论!但我并不觉得荒谬,正如我认为《水知道答案》这本书是科学且真实的!况且,我已经不是一个无神论者,也没有认为唯物主义是一定对的(虽然高中做政治题时说是)!再说,连物理界写时间论的大科学家霍金在被问到是否有灵魂存在时,也只能说“Maybe”。

为了社会进步,我愿个人利益让步,发现这是个相反的做法。纠正过来后,却发现目标是到达不了的地方。

从来,我们都是被告说社会是螺旋式上升的,却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为什么社会的最终不能走向灭亡,不能像恐龙时代或冰河时期一样。需求无穷的背后是极度地不均衡,最后爆炸。就像每一个阶段性社会变迁一样。

也有老师曾说分析人类文明史便可以遇测出,从猿人到北京人,商朝,唐朝,民国,近代史,最后21世纪,人类社会都在进。这样的最后推测便是人类一定还会进步至某类类人,刹眼看去很对!但这个推测是狭隘的。

个人认为更系统的推测,应该是研究地球上现存物种的进化过程,与所知的存在期时相比,种类多了还是少了,灭绝的物种的平均存活期,已灭绝的物种一般会的第几个进化期灭绝。

以这样长远的目光看社会,估计已经超出了很多人的思考范围了。其实不必思考,不但是这种做法的有效的实行性接近0,还因为不见得会有有价值的结论。当我们以为知道了很多后,最终却又会发现数据之间不是过多地有相关性就是误差太多!例如我们只是走在灵长类地进化路上,不是两栖类。

这个世界的复杂性与矛盾性一直都在相辅相承。解释社会进化论的方程从来没有过平等的条件,更谈不上什么有效了。

我不是在说读史无用,只是当历史在发生时,历史上的人也是会看历史,但还是免不是改朝换代,即使是当时给大众认为不错的时代也是这样的,如盛唐。

太多因素相关而无法有相关或控制的条件,不仅是有限资源与人欲,也因我们都是单个不同特征的个体而无法平等。

生存的大环境,出自内心过于的善意(比较他能做到的善意)别人极有可能会觉得你在装好人,至少是装B。当大家都开始相信过度谦虚是装B,相信不曾有多少的谦虚是内心深处的声音时,表达出的谦虚也就不会-是内心深处的了,信念的力量强大吧?正如一个骄傲的人会很难与一个谦虚的人做朋友。

信息本身与被接受后意思的不一样,就是信息不对称。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太多类似的约束,无形的手却像教条一样的鞭子指着我们去做事,而我们只管是否按制度走,常常忽略教条背后会带来信息不对称。而以退为进能成为三十六计之一也正因为此原因,大部分人都不会把退守当做进攻吧。

这点缺点在我身上好像表现得特别明显,即使我常常说信息要对称且表过到本质去。我极少地去否认过那些管理我行为的教条们。有时碰壁了,也还会坚持,因为还找不到更对的。有时知道错了,但却也难改,不仅是大环境让我难改,也是自身己经给潜移默化了。有时懂得有不对称了,但却又不一定会想去纠正信息,误解就误解罢。认知得那么清楚,也没想到什么解决办法,也还没有想要行动。不只是说和做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最委屈的事情不是做好事不能让人知道,而是发自内心地因顾及大局利益或考虑它人利益的影响性更大而选择让自我利益受损的决定时,不被认同和理解,还给落个给无视或别有用心的结论。

也正如我前面所说,现在大可不一定这样做了,因为自我利益受伤不一定会使总体利益最大化的。更悲剧的是不一定会给理解,必然没有权力去要求别人和自已一样。为了使得信息对称性些,只能以他人的理解度去表达自己的想法,虽然自己还是会辛苦了,但至少不是那样地委屈。

过于地追求显然也不会是最合大众口位的,比别人好太多的人,别人一般都受不了。也许,这一切会让人认为是退步的,怎样为进步?怎样为退步?从来没有过标准,只是适者生存,也没有听说过人类社会不灭。即使让你准确地遇测到了不幸的未来,但你也没有能改变社会的条件或达到最好的条件。

写这个文章之时,我只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没觉得自已是聪明的,写着写着像忘记了主题一样,我想一定会有一些强大的思维把你震撼到了,就连我自己都发自内心地觉得复杂,隐晦。我是绝对的想了很多东西,有的&没的,对的&错的!不过,也算是解决问题了。答案就是我不知道,也根本没有结论,我是矛盾的。如果我曾回答过是或者不是,那一定都是真心的。

最后,也许你会说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来给于我答案,但不幸的是,这个世界的真相只掌握在20%的人手上,兜兜转转,我们也只不过一起回到了原点!

加入对话

17条评论

  1. 世界不同情弱者,独善其身永远都不能也不应该被鄙视。赞同你说的集体利益最大化的过程其实与个人利益最大化不矛盾。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