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对话

从图书馆回到宿舍后,瘫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那一刻, 我很想变成一只树懒,这样我会不会就不用收拾东西和打扫房间了?或者至少显得我做这一切都是很悠闲的。

感觉到手里的电话在震,没看就接了,电话另一头传来料想中的熟悉女声,“你是不是明天回家啊?”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会突然很想知道老妈想我了。“我有点想呆多两天学校,今天一个人占了一个阅览室。”我说。

另一头,“学校现在还有人么?没有就好回来啦。”。

“你是不是想我回去了,你想我回我就回啰。”我直接地说。

……,一阵沉默后,“你说你留在学校那么多天干嘛?不要老出去玩。”老爸接电话了。

“看看书啊,图书馆也还开门。”我的声音条件反射般地变弱了。

“都考完那么久了,学校都没人了,什么书都看完了。”是一个不带问号的质问。

……,一阵沉默,我脑子转过所有我能用的理由,但条件反射般地,我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

“明天就好回来,到站后叫你弟去接。”

“嗯。”

亏我英明一世,居然忽略前晚老妈突然问我是否拍拖这个小前奏。沉默的那一秒,我有想过说让他明天来接我,也告诉他宿舍楼下的阿姨和图书馆的保安每天都看着我进进出出。但想到来回接近7个小时的车程和好几百大洋的过路费,为的还是一个无的担忧,我无法说服自己开口,即使他会愿意。那一刻的我也开不了口,只懂得沉默。

这一刻,我很想变成一只乌龟,只要有个壳。

无法抑制,开始很想哭。

如果哭可以让我觉得不委屈,我愿哭光所有的眼泪;

如果哭可以换取多一点点信任,我想哭到你信我为止;

如果哭可以解决问题,我想哭到问题被解决;

只要不瞎,不近视,不远视,也不闪光,。

事实是,我忍住了所有所有的眼泪!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我根本没有委屈。在绝大多数人都回家了,还能忍着一个人呆在学校学习,是很难给理解的。就像知道我还在学校的同学也都会很难相信我不是要参加补考而一个人呆到现在。如果我是他们,也会这样认为,不是吗?没有意义的眼泪,我不愿流。

就连自己也很难设身处地理解自己,我能对别人高要求么?我无法对他生气。很远,他也会愿意来接我回家。没钱,叫他汇一千,他会汇两千,把我乐得像花。读书,他愿意大把大把钱地往我身上花。

隔着两个胸腔的距离远得可以把地球绕成了木乃伊。需要多少的默契?要怎么才能让一个人相信另一个人的赤裸裸?无法想像。如果不可以,我们各自都裹得紧一些厚一些吧,不能互相取暖,至少还能保暖。

没有信任的爱,很窒息。无法获取的信任,很伤心。无能改变的现状,很无奈。

我在想,回去会不会面对烤问?从来就无法改变老爸的权威地位,甚至只是否认错误。从小到今,老爸对我的态度都是说不要谈恋爱。但即使告诉他,虽然我有很想不听话,但事实是一直都很听话,一直都没有谈恋爱,他也不会相信吧?!!我知道他也不会像老妈或我一样担心我嫁不出,因为他会很乐意也很希望能掌控我的未来和婚姻。但如果我真的是无比无比地叛逆,会不会打算不要我了?现在也不只是在庆兴我是那么地听话么?

Mango总是和我说不要对每一个人都那么地好,不要太真实,不要太理性,也没有必要站在别人的角度让自己忍受委屈。我知道,我都知道。只是我无能改变别人,也无法轻易地改变自己,即然是我的选择,觉得委屈也不哭。如果我想哭,不是因为委屈,而是我想与你靠近些,却找不到可以拉近我们距离的方法。我无法剥开我的心告诉你,这是红色的。这是一种比委屈还要难受的孤独。

我只是开始后悔了,后悔为什么那么白痴,不直接说明天就回了,后悔为什么要呆在这里那么多天,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这么异类,sent me back to my planet !

加入对话

9条评论

  1. 奇怪了,个个放假都走了你还在学校?
    不觉得晚上宿舍恐怖麽? [洋葱头22]
    至于恋爱嘛,随缘啦·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