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号

终于回到了家,折腾了一天,很想记录下来。

今天没有搭到最早的班车回家,因为我很快地就把闹钟按了,继续睡。不是因为很累,因为的确还在深睡。

十点多,真的起床了,先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妈刚起床,要收拾回家了。于是,我利索地开始做各种事情,刷牙,煮水,收拾床铺,收拾衣服,收拾护肤品,吃早餐。

一切都是那么地顺利,当我收拾得七七八八后,便决定先把水电关了,免得最后忘了。关完电水后,我便想吃我的早餐苹果了,到洗手盘前想起我关了水阀。决定不吃,带回去吧。于是又去收拾其它东西。

二十分钟后,看到了最后的一段雪莲果,随手就拿起来,找到水果刀,走向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才想起,水阀给我关了。但是我不能这么算了,因为我的双手已经沾满了雪莲果上的一些土。

我望了水阀两秒,就开始纠结,因为宿舍的水阀一直有点问题,要关不难,要开时,有些难。但我没有了退路,周围没有人可以供我借水了。于是我花了二十多分钟,气得锤足钝胸,双手通红,终于“嘎哜”一下通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请勿忘关水电”一般都是写在最后。当然我也开心地吃上了雪莲果,一带把苹果也吃了,还洗了无数次手,走之前我还记得把它关上了。

这件事告诉我,不关水电,可能会引发灾难,但先关水电,也极有可能会有不测之风云。

在宿舍楼下登记离校时,和我熟烂了的阿姨告诉我,整栋楼只剩七八个人了,包括有补考和参加什么什么培圳的。为了记念段日子与这学期,我还让阿姨给我照了张相。小镇人去楼空,有点寂寥,走到小镇门口发现在打柏油路了,踩上去,有点热。

走去公车站的路上进了OK,拿了一瓶酸奶,4块。翻完整个钱包,只有3.2毛钱,我的确是要先去取了钱才回得到家。我还是幸运的,突然灵光一闪,取出公车卡,说用它付。付完后,服务员和我说只剩1.8块钱。无所谓,一共有4块零钱了,公车可以搭4次。冷清的提款处算是给力,取到了富有热情的200块。

远远就看公车站有零星的几个人,走到时,惊奇地发现还有高校联盟(其实就是来往广州与珠海的包车)!高校联盟很厚道没有受春运的影响,依旧35元/人。卖票的热情地问我要不要到广州,真是风水轮流转啊,以前要坐它的车,一定得提前打电话预订,取得票号才能上车,电话打晚了还常常订不到票。

我思考了很久,还是不要好,虽然广州天河客运站坐车会可能会便宜点,关键是能直接到家,这样弟就不用到市区接我。但一旦我爸问起怎么从广州回来时,跳进黄河水也洗不清了。不知是不是因为人少了,公交的发车频率好像也少了一样,直到高校联盟的车走后很久我才搭上了公车。

刷完公交1块钱,很快地到了最近的金鼎。卖票的告诉我,没有回惠州的车,以前有,现在不停这站了,叫我去唐家。走到公车站立马见到迎面而来的空调68,望了望牌,果断上车,再把全身的全部的零钱掏了出来,有多无少。还以为4块能坐四次,没想到2次就搞完了。但也还划算,因为今天的公车一点都不挤,我都有位坐,而且还很多,任君选择。

no images were found

到了唐家后,意外地发现有到河源的车。我刚好能在某高速路口下,比到市区接我近多了,到时提前让他们等等就好。又打了个电话给老妈,说明情况后,买了一张票150元。当大巴驶入中山那刻,我就叹气了,看来6点也到不了家了。前一晚忘了把MP3充满电,两个小时不到就歇菜了,想了一下,取出了我的超级无敌万能骄小轻质上网本,听歌顺便充充MP3。

就快睡着的时候老妈打了个电话来提醒我不要睡着,万一要下了也不知。我说好,再看了看电话,1个同学未接,2个咨询短信,2个汇款短信。重点是,我设好了闹钟。

没有意外,我没有睡过站。但天气黑了后,在车上,我无法看清高速路出口牌,于是无法准确判断还要多久到。这次收到的是老爸的电话,他说,等等下车后,不要乱走,就在原地等,往明亮的地方站。我说好。一个电话大嗓门的四句话,我却很感动。他是知道我不会乱走的,正如他知道我比能做很多事。我也曾和他说过,不管把我丢到世界的哪一个角落,我也能自己回家,即使身上没有一分钱。他不曾怀疑,但他依旧那么啰嗦。

即使知道子女很精灵,也还是会很担心;即使是吃得不错,也还会担心你不饱;即使是还有钱,也还会担心不够用。这就是亲情的最大不同点,我常常还是会被感动。

刚打完电话说差不多到了,我就下了车。明显感觉家这边要寒冷很多,虽然我冷得直抖,但却精神饱满,目视远方。十多分钟后,我快要被冷得不精神时,我看到一部超级大货车停在了路灯前方昏暗,一分钟后,熟悉的身影从昏暗处走来,是老妈的身影,我有些惊讶,隔着几米,我妈过来想给我拉箱的样子,我拒绝了,大声问到,“怎么你去装货了?那么大的货车是谁的啊?”。

老妈说,车子在前面一点。我立马猜到是傻憨老弟来接我了,因为老爸不会让我走那么远。但是我一门后座便看到我的超级粉红大外套,意外了。

回到家后,一切如旧。我开始了以往的碟碟不休。

我们觉得自己长大了时,爸妈都不觉得。当爸妈觉得我们长大了时,我们才发现并不想长大。因为沉重,束缚不住的爱渐行渐远,只好慢慢地一点点地松开,直到放手。但我一定会他们一部3G电话, 让我永远能找得到且能看见。

吃完晚饭后,一定要上网了,还有一些关于聚会的东西要弄。上网本键盘坏了,旧电脑的键盘是圆型接口,没想到的是旧电脑也有点问题,只好修旧电脑了(每次回来都要撒撒娇)。但我不是很想弄,喊了两声老弟,他和老爸在客厅看电视,没鸟我。我只好走过去说,电话坏了。他说,自已弄。我气呼呼地走了。这不是女生该有的待遇!!

我还是要弄好它的,关了电源,脱下厚而暖和的大外套,轻轻一拖,满手灰,开始拧螺丝。唉······

显示是CD启动失败,且有些花屏。主板是当时老妈给人忽悠399的七彩虹什么剑,网上报价记得是299。1G内存,赛扬奔四处理器,感觉最大的问题是硬盘。因为主机中就它没换过,是十年前能买到的最大容量硬盘,40G,IDE接口(并口,没记得错的话)。肯定有坏扇的了。

老妈路过我房间时,说道,怎么又坏了?你要修好它,要不我平时上不到网。然后又走开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击一下她平时只会用鼠标看的那些垃圾网站。

打开机箱,找到上一部机子微星主板用不上双排线,先把硬盘和光驱的双排线换了。开机,算是顺利显示但 CD boot faild, 再把光驱排线接口拔下,进BIOSS改First boot 为 hard disk , 再开机,显示还是boot faild, 需放入系统盘。 找不到系统盘,问了一下弟弟有没有。他还是没有正视我,说没有。算了,也是没抱什么希望的问题。

我想到了以前学做的一些萝卜家园XP3的封装光盘,不过也是不抱希望的,因为我记得引导文件有点问题,要开机后运行光盘才出现WINPE. 又把双排线接上,启动,放入光盘,显示文件丢失。

还想到的最后一个折腾是,用usb做个系统启动看看。这样,可能不仅没弄好,也说不定会天亮。我和老妈说,才9点,我们出去买个键盘好不好,我要求很低,30来块的就行了。老妈说,你300块也买不到,现在全都关门了。想想也是,这是一个宁静的小镇。

叹息中,我终于问我弟了,你的无线键盘呢,有没带回来,借用一下。他还是说没有,但多了一句,没带回来。

我又纠结了一下,然后挑了个最小的橙子,走到弟面前,没有砸下去。我很温柔地说,xx哥哥,借你笔记本用一下好不好?一个小时就好。他还在看电视,也没看我一眼,说不好。我又加了个第二小的橙子说,半个小时就好了。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不是很好。

我立马换成了大个的,再伸手,他一推。我整袋橙子提给他了,他说我挡着了,我快速放下橙子,直接往楼上某窝跑,我真怀疑他电脑是不是开着看AV呢,某人后面紧跟着,看到他电脑那下,我才真的气爆了!

没有AV片,但有一副健盘!!大约是新买的双飞燕吧。我二话不说一边把他的键盘拆下,一边咒骂他所有的恶劣品行和小气人格。他对我的巨大反应有些意外,没栏我,估计也拦不住了,等看我把键盘装好,问了句,你键盘坏啦?我鸟也没鸟他了。

我是事后才想起从头到尾的确也都没有和他说过我键盘坏了。但不管怎么样,心里就是很气很堵。

这件事也告诉我,如果想要求助,先要示弱获取同情心。强者的悲剧不仅仅是求助时总让人感觉不真实,想要和能够得到的同情也是可怜且少的。

加入对话

14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