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出奇蛋所引发的回忆

还在学校的时候,我在《记几件开心的小事》中说买了两颗出奇蛋,买了两个出奇蛋,我和弟弟一人一个。还没等得及回去一起吃,我便把自己的那个给吃了!不吃还好,一吃就失望了!回不去不止只是出奇蛋,也是我的童年!

秦大少说想看看出奇蛋是怎么样的,前两天我便拿出自己收集的那些出奇蛋,十年了!!!这是贵价的零食,十年前就要5块多一个出奇蛋,十年后也还只是7块不到,可惜的是由于物价上涨,价格没涨太多,只能减料了,出奇蛋没有了蛋壳!!!

因为比较贵,这是我所有所有的出奇蛋了!!像蛋型状和里面是拼图的都是山寨版!

我最喜欢的一个出奇蛋,但每次塞进去都有点辛苦,蛋壳上面的白点都是我暴力的结果~~

现在所买到的出奇蛋,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

虽然和弟弟很不一样,但很多东西还是会习惯地留给他一份,像是习惯了一样。两个出奇蛋,两瓶益力多,两个音乐灯笼,两部四驱车,两个陀螺,两个玻璃弹珠……虽然大多玩具都很男性化,但他有一份时,我总有一份的,否则也没有人与他塞车,斗陀螺,弹珠子了。

也很奇怪,小时候给我们送礼物的大人们从来都是买中性或男性化的一样的礼物。以至于我女性的玩具很少很少。只有到大一些时,像是大家才发现这是个女孩啊,我们的礼物才渐渐地分起了性别。可惜的是,当我有两个洋娃娃了,也没有两个人与我一起玩过家家。

记得老妈曾给我们买过四轮滑鞋,因为太贵,她只肯买一双,于是我和弟弟就平分得一人一只地玩又或者我们会轮换着穿着玩,上演无数场哥斯拉与超人迪加。而一般穿着滑轮的都是扮演条件艰苦但伟大的迪加,大家的武器当然是一条小竹蔑,与电视剧最大的不同是每次都是哥斯拉大胜迪加,迪加慌忙逃跑。

写到这里我已经禁不住地大笑,自己的童年实在是太美好了。印象中除了在五,六年级时嫌弃过作业多外,几乎没有过生活和学习的烦恼。当然,这样的结果是我在小学阶段居然一张奖状也没拿到过,也不是老师口中经常表扬的优秀学生,虽然成绩也不错,但大约只是他们眼中的良好学生罢。在看到别人受表扬和拿奖奖时,小学时的我也曾有过一种类似于千里马常在,而难遇伯乐的难过。毕竟,后面上了初中后,我就拿了三年的奖学金外加无数的奖状。

还是要感谢生命有这些曾经搞怪、有趣、开心而美好的小事,我才幸福成长至今。除了具体的事物外,还要感谢命运,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有些唯心,总觉得自己的童年和别的同龄人的童年很不一样的。

16岁前的童年,在改革开放,经济大跃进的因素下几乎是平均地划分为三段:村,镇,市。而每一段之间的差别又是巨大的,从尿缸至厕所,从蹲厕到马桶;从悠悠走弯曲村路上学到被叮嘱靠近民居的街边上学,最后坐汽车往返家与校;从小溪敷水捕小鱼用碱水粽粘知了到跳绳、背石子(各种手法把玩五个或七个小石子)最后到唱K、逛街。家里亦从很穷很穷走到了小康,除了经济条件上的不同外,影响更多的是环境的不同。

这些经历让我深刻地觉得生命就像弹簧一样,只要不断裂,你是可以给拉得很长很长,也可以给挤得很短很短。不要忽略了你的弹性系数而让与生俱来的长度决定了你生命的高度,当你可以被拉得很长很长时,你也可以给压得很紧很紧。弹性系数会受温度影响也会因为外力不断地拉伸练习而改变物质密度从而增强性。

自离家后,因为生活模式和环境的改变,从接受甚为严格的大家闺秀教育(如,吃东西不能太大声,笑不过度,不露齿更好,客人来时不宜滔滔不绝……)以及传统的中国家诞式独裁到较为健全民主而自由的成长,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那么幸运地经历如此多环境和生活模式的具大变动。

时至今日,因为常常往来镇市之间,生活总有很多的不同让我去感受。不管是初高中还是大学,所呆在的城市里都没有什么亲戚朋友,除了游玩而走出校门外,便是回家。如果没有互联网,回到家后的生活完全可以是另一个模样。

如果阿姨不在,每天要做饭,拾鸡蛋,偶尔帮奶奶提水淋菜。无聊时,到后院看看有什么蔬果可摘,带小狗散步,踩一下自行车。偶尔和爸妈走进附近的大山,或驾车带奶奶到三十多公里外的观音阁拜拜神。当然,也会听爸妈说些乡间轶事,人间贫苦和镇市差异。想起有博友说过我的博客的东西很杂,这些经历和感受是一个原因吧加之这个个人博客在建立之前也没想太多,建好后便才开始想太多了。

加入对话

21条评论

  1. 才知道这个原来是零食,一直以为就是纯粹的玩具……
    难道这东西在湖南不流行?我活了30年都不知道有这个东西…… [兔13]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