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烤)曰

这个星期过得很颓废,逃过几节课,去图书馆时又总想着看课外书,打开电脑时净看娱乐新闻和博客,阳光普照的日子却老想着睡觉。懒慵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让我无法掩饰,掩埋。这样的懒慵很靠近我梦想中的生活姿态,但梦想还很远,情绪却来得太早,让我束手无策。

这个月的16号考完了期中考的最后一科Economic Forecasting, 系里的同学在图书馆张弓拔弩的学习气氛记忆犹新,授课的老师很好,但还是没有认真的听,还是要像所有的大学课程一样——自学!看着无数的方程,变量,R方,AIC,SIC,很怀疑自己怎样才能把它弄懂,但到最后总是给答复了一整份卷子。

尽管上了大学,我们仍然避免不了传统的的考试,只是越发不明白上了大学的我们为什么还要闭卷考试。商业介绍,组织行为学,策略管理,商业伦理,商业调查方法,很多都只是需要我们阅读理解,但在盲目的教育体制下,我们还要死背出各种定义,各种步骤。继而引发了各式的作弊方案,想到这里,更是理解作弊同学,为了顺利毕业的GPA,群众作弊的大环境,风险远远小于效用,作弊也便理所当然的,道德根本无法作为判断的标尺,存在即有理。

遥想背下来的东西等以后不学了不用,肯定会给慢慢地忘记。以后万一需要再用上时,只要通过查阅和搜索也能找到答案的。难不成我们以后会生活在一个独孤的荒岛,所有的生存知识都只能用脑子回忆?难不成社会会倒退?学习是必要的,死背却很无用。这样的制度我算是深受其毒害,也不知什么时候闭卷考会给击毙,只愿我的下一代不用在学习上做这样的无用功!

19号参加了普通话考试,感觉良好。在没有参加培圳前觉得至少也能拿个二级,说什么也讲普通话七八年了,参加了培圳后,觉得自己就是广东地区典型的三级人员。不管怎么样,总算是顺利考完了,要能拿个二级乙等,便算是满足。至于参加培圳所学到的一些知识,等有空了,再唠叨一翻。

今天,有两门courses 结课了,一门是选修web application and development, 本以为Web app的课会上的很轻松,上了才发现课程很赶,编程作业很多,在一个星期三小时课,十二个星期,三十六个课时里,我们讲完了html,css,php,mysql的基本编程和基本应用,做了五六份作业,最后落下一份需要应用到以上所有语言的web project,不得不说是赶鸭子上架。而project 的proposal已出来了,惶惊惶恐,真的怀疑自己能不能顺利地交上作业。但我知道,最后还是会有一份作业出来的。所以说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以为不会的,逼一逼也就会了;以为过不去的,咬咬牙也就过去了;以为痛不欲生的,也还是这么活着。

另一门结课的是money and finance in China,没有书,只有一份份满眼尽是Chinglish的PPT。在全英教学的学校,不巧地选了一门应当由中文教学的专业选修,只好硬着头发用英语背下那些密密麻麻的中国金融历史。每当用google搜索翻译出来的不懂的名词时,深深地发觉自己是那么地爱中文,爱粤语,爱我的客家话。

尽管各个课程都陆续地结课了,但日子依旧过得那么紧凑,还有两个presentation, 一个marketing plan,一个web project, 两份personal statement,以及申研的细枝末节,忙完这一切,便是轰轰烈烈的final exam,一切为了赶在圣诞节之前放寒假。

在UIC的学习有很多的抱怨,无意义的呻吟只是略有缺失的体制压迫下的感性回匮,目的也只是想提醒自已这一系列齐步前进的真实的任务,好让懒庸无处遁形。可见,我的骨子里头除了娇媚的懒庸,还有谄媚的锐气。我都狠狠地拥抱着它们,像是拥抱着美好的未来一样。

睡罢,明天,与朋友澳门行。

 

 

 

加入对话

13条评论

  1. 说到考试至今运记得这样一句话: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想想当年我也算做弊高手呢。

  2. 呵呵···博主很激情呀,看到选课,貌似大学生活比较精彩····回想一下自己的大学生活···是那么的无力·····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