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同学到珠海

周末的时候和菲,淑恩,我的两位初中同学一起去了澳门。

这是一件和菲计划了很久的事,后来在初中群里聊天时,无意提起,恩也感兴趣,便说一起去。和菲算是常见,因为都在珠海念书。而淑恩则要从惠州过来的,25号下午在农行前的椅子上微风中等了好几个小时,在感冒之际终于见着到了她,几年未见,依然未变。晚餐是和荟,佩雯一群在珠海读书的初中同学一起吃的,说话直爽的恩说了很多八卦和搞笑的事给我们听,晚饭就在熙熙熙攘攘中度过。

吃过晚饭,还见了帅哥老邵,大家一起在饭堂喝啤聊天。长大了,聊的话题都多是初中同学的发展动向,初中读的学校被喻为贵族学校,不少的同学继成父业,读书的也还在读书,而工作的同学也大都稳定下来了,除去已经结婚的几个,大家都看好的一对同班同学,现在已经准备结婚了,让我惊讶的是旧舍友丹和泽文也是,而Lucy不仅在微博秀过婚纱照,现在也怀上了,在为每一个生命的精彩鼓掌的同时,也发现结婚这档事离我也不是很远了。而恩问我什么时候会再开同学会(年初时,我组织开过一次初中同学会,恩说因为不好意思没有去成,而老邵则是因为意外没有通知到),我笑着说等我结婚那天,一定请齐全班同学,再开一次,我没有在开玩笑,不过估计要等好久了,现在感情都还一片空白。

不知是不是因为初中第一次离家住宿学校,还是在初中快乐地做了三年班长的原因,还是伯乐Miss Yu对我的关爱,对于904,我总怀着一份特别的感情。904的很多同学之间我知道都是有私下联系的,像我和东娥,彩婷和琳。而在珠海的一群同学都偶尔也会约出来一起吃饭,即使是多年未见,见面依然如故,相识在最纯真的年代,共同拥有过美好回忆,不会因为时间久了就漠然了。就像东娥微博说的那样,“我觉得904这个团体,有一种不会随时间变化而产生尴尬的温暖,感谢在那个“小时候”能遇到这么一班非一般同学情分的同学,久未见面而不尴尬是一种很难能的模式,我想,因为看到彼此过的好,而有感动欣慰的情绪,因为听到谁谁很幸福,而为他她感到开心,这是幸运的吧。”

晚上恩在我宿舍睡,睡前聊了很多关于朋友的事情。她说我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好,那么单纯,那么重感情,一点都不计较。但其实也有很多变化,至少头发长了,哈哈。其实重要的变化是在价值观和世界观上,这样的变化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完的。如果一点都没有变化,还真是挺好的,感觉初中的我相当活沷开朗和积极,像钠一样,做事一个劲,执着得像头牛。她叫我不要太重感情,因为易受伤。重感情,对人好,不计较,其实只是胸怀的问题,只是我度量朋友和自己能付出的度比较宽裕而已,不巧的是重感情这特性,估计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改变。庆幸的是,到现在为止我还没遇到过像她口中那样的坏人,更无受伤可言。至于单纯,让我感到羞涩的赞美。像我说过,单纯的原因是因为看到自己在意的最本质,而选择最简单的回应。在大家的IQ和EQ都差不多的情况下,我也不知是不是单纯,也不好意思承认单纯,又或者这词在我心中实在太美好了。

毕罢,下一篇写澳门行!

加入对话

4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