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世界的日本人在中国丢失自行车

昨晚,看到一条微博:一个日本人骑自行车环游世界,走过了十几个国家,结果在武汉丢了自行车!

第一秒觉得非常搞笑,第二秒觉得有些脸红,第三秒就转发了,目的是想让更多的人意识到中国人的问题。

随后,发现此事专门开了个微话题,便点了进去,知道了事情的全程:

日本人河源啓一郎骑自行车环游世界,三个星期前到达武汉。前天,他将车停在汉街入口处,因超出了约定的停车时间,看车的大爷下班了,而他的车也没有站架,因此靠墙停放,没有停在指定地方,然后不见了。他希望能找到他的自行车。据悉,这辆自行车经过了改装,价值13000元人民币左右,已经伴随他走过了十几个国家。

2月20日 23:52 新浪湖北:

2月21日 00:07 平安武汉:

日本来汉游客河源啓一郎被盗自行车找到了。17日晚,河源啓一郎自驾的自行车在汉街入口处被盗,武昌公安分局连夜组织开展侦查。20日晚11时,办案民警在武昌南湖附近将被盗自行车追回,并连夜发还给河源啓一郎。河源啓一郎对警方及时为其找回爱车表示感谢。此案还在进一步办理中。

看完整个事件,意外自行车居然找回来了,看来互联网的力量的确很强大,还让我意外的是关于“日本人环游世界单车被偷,你怎么看?”的投票结果。

这是一个2项选择题,于是就一厢情愿地以为绝大多数人都会有选“不好意思,让国际友人笑话了”,结果也不过一半多一点。

这事件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对于国民素质的羞愧,当然再细想下才觉得不至于那么严重。这样的投票不会关及是非上的选择,每一个选项都只是一个合理的表态。唯一可以看到的就是,当问题发生时,我们首先会站在什么角度去思考问题。

随后,我看了看网友们的评论,自已的思考面慢慢地给打开,有些还很有意思。

网友A:

这是普通的盗窃事件,在全世界都不可避免,不需要大惊小怪!

网友B:

不要以为这个事情很稀松平常,它毕竟暴露了我们城市的治安问题。如果他的自行车丢在其他国家,我们会不会笑话那个国家呢?

网友C:

哪个国家还不能有点贼啊?盗车的可不看你是不是国际友人,基本的交通工具都照看不好,想环游世界,还欠功力啊。

网友D:

人家日本人准备环游世界的自行车,骑了一年半,走了十几个国家都没有丢,怎么才来到武汉,那还有自行车收费员看着的,就丢了呢?难道要让以后的国外旅游手册上都要加注一条提醒,中国有风险,入境须谨慎。

网友E:

据多家媒体报道:河源启一郎是一位日本人,他有一个愿望,就是能骑自行车环游世界。到现在为止,他已经骑着自行车走过了十几个国家。骑着自行车走了十几个国家都没出问题,途径武汉时却仅仅只用了两个小时,日本旅行者的自行车就被偷走了。中国小偷的效率竟然如此之高,不去申请世界纪录实在有点屈才。

网友F:

这本来是一起再平常不过的事件,但武昌警方却把它变成了新闻!一个千万人的城市,丢一辆自行车算什么呢?日本人的怎么了,美国人的又怎么了,能算是丢人的事吗?真正丢人的是武昌警方(或者说中国人)对待自己人和日本人的不同态度——期内媚外!

网友G:

日本游客环游世界到武汉自行车被偷,这足够讽刺!全武汉警方一夜之间找回自行车,这更加讽刺!最讽刺的是:当日本名古屋市长否认南京大屠杀当时,南京官员沉默!最最讽刺的是:日本名古屋市长多次否认南京大屠杀,南京居然和名古屋是友好城市!而且还已经友好了34年~~~~

网友H:

有些人素质确实有待提高,国际友人丢车不仅不帮忙还幸灾乐祸,还咒骂,还扯历史,确实给世界闹了笑话。

网友I:

1937年7月7日夜,卢沟桥的日军称有一名日军士兵于演习时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此为全面侵华导火索的七七事变。 2012年2月,武汉的日本人河源啓一郎声称自己的自行车在城内丢失。机智勇敢的武汉警方连夜找回了自行车,挫败了日本人的阴谋!

网友J:

丢了吧~大家喊丢人丢到日本去了~日本人丢了车,武汉丢了人~好吧~为了不那么太丢人~全城戒备给人家找自行车~嘿~找着了~大家又受不鸟了~说国人丢自行车的话~没这待遇~那你说是给人家找到好呢?还是不找到好呢?其实根本原因在于~从自行车丢了的那一刻~我们就彻底丢了人了~

网友K:

说明中国人没日本人命好。

鸡爷:

如果他再不走,底裤也会被偷掉。

这样的事件,舆论是最自由的,因为它是是非非,无法辨认。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五毛,水军。而我看到的大部分是评论指责警方选择性执法,其次是自嘲式表达对国民素质和治安现状的无奈。然后则是表示是偶然事件,不必大惊小怪。少量的强调日本人没有按时取车导致丢失,这个态度是我最为鄙视的。

我的态度

警方选择性执法?

中国的警方会选择性执法吗?这是勿用质疑的!但是,这件事并不具代表性。

刚看到结果的时候,我也意外警方居然可以那么快破案,但认真看了看事件的经过(第一个图),便知道真相:车子流入黑市,用1000元买了车子的市民看到新闻,想还回给河源君,但因为联系不上,于是报案了。于是,警方在不费吹灰之力下就破案了。然后再经过媒体放大般地传播“警方迅速侦破,一夜破案”,对比效果就出来了,就显得警方选择性执法。

引用《好大一辆车好大一张脸》

警方对于网民的质疑也提出自己的依据,一者该车的价值已经达到立案的标准;二者舆论的广泛发动、市民的积极参与;才有了破案的神速与物主还主的基础。换而言之,有群众的基础才是该案破获的真正关键。这话看起来真的无可辩驳,如果国人在丢失万把元东西的情况下,能够引发媒体的积极参与,归还之日也是指日可待的。

这件事,可以明显地看到主流媒体的向导作用,假如结果是写市民主动还车,就不会有那么大的舆论了。跳过市民报案的环节,是意外的忽略?还是为了为彰显中国警方的高效?

依我看,这事能得到获得群众的基础,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互联网!

选择性执法就错?

想象一下:

  1. 河源君去报案,警察问:你车多少钱?河源君说:1.3万人民币左右。警察说:一部自行车值不了那么多钱,立不了案。
  2. 河源君去报案,警察问:你车多少钱?河源君说:1.3万人民币左右。警察又问:你车有牌或钢号不?河源君说,没有。警察说:什么都没有,我们查不到的啊,你下次小心点吧。
  3. 河源君去报案,河源君去报案,警察问:你车多少钱?河源君说:1.3万人民币左右。警察又问:你车有牌或钢号不?河源君说,有。警察说,好了,回去等消息吧。河源君也许等到死也等不到。

要是真的发生这个情况,你就不会骂么?本来就丢人的事,我们不想一丢再丢吧?也许我们还要庆幸他们居然选择性执法了,如果他们对什么案件都像对我们丢失自行车一样,我们才无地自容。

其实我们是希望会有选择性执法,例如,惠州一公交乘务员因喝止小偷作案,被团伙拖下公车恶打一分钟,此事一报案,不同地方警察联合破案,抓到犯罪人。再例如,清贫的清洁工,辛苦大半生积攒到的钱给骗子骗去时,警方迅速成立破案队伍,抓到骗子。美德需要给扩散,正义需要给重复,邪恶应该给严惩。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如果不是因为警方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为钱,为权选择性执法时,我们也不会忘了原来选择性执法可以不是贬义词。

我承认很卑微,很弱小,我不指责警方选择性执法,只怕警方不执法。

相关阅读:

《人民日报评日本人武汉丢车事件:普通市民难享VIP待遇》

《“日本人丢车案告破”何以引质疑》

关及国际形象?

首先,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如果只是日本人的自行车被偷,那么一定没有人理,不巧,这不是一部普通的自行车,这是一部走过十三个国家都还安全的自行车。很自然地就升级成为国与国的之间比较了,关乎国际形象,难怪警方会重视,谁都爱面子吧?就算是真的不好,我们也不想给别人知道?我也无法想象一个民族已经发展到不介意示丑的境地。

有评论说:

中国总是虚伪地为不在国际友人面前失面子,而忘记了面子以下对同胞也要地道一点,可怕而又可怜的自尊。

其实有些无奈,这个世界是分种族,分地区,分宗教的,在各种分类和竞争下,必然有歧视。而一个正常的国家都是统一对外,然后却又无法避免内部战争。就像中国8年抗日接后3年内战。就像一个正常的母亲在总想在外人前展示自己孩子的好,纵然孩子调皮至极。就像我们的母校,心中骂他千万遍,却不欢喜外人批评一句。

反应中国人素质?

盗窃每个国家都有,区别只在事件对于他们来说是不是个别的偶然的。我没有出过国,自然不能从常识上去判断。常看报纸却知道中国人的整体素质是不够高的,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自嘲式的评论。即使不看报纸,我们也能从身边的事情知道,坐公车时,我们需要时时夹住手提包,按住口袋中的手机;坐长途车时,家人总都会提醒要照顾好自己的财物;去异地求学或求职时,家人和朋友都叮嘱带眼识人,不要给人骗;我的朋友有4个买了自行车的,有3个人的丢了;我身边的人大多都有过被盗或骗的经历。

我觉得丢人,因为这并不个别和偶然,它是常态,反应了我们的丑陋,传播了我们不想给宣扬的国情。

如果这事发生在一个整体素质很高的国家,也许他们会不屑于去理会,因为大家都知道,那真的只是个特例。而对于这事造成不实的影响,大多数的评论都会是指责小偷,谁也不想让一颗老鼠屎祸害一锅粥。

我们辨解,只是乞求不要一竹竿打翻一船人。而我们又不会特别地揪出小偷进行批评,小偷那么多,他只是不幸地偷错了车,所谓罪不责众。责怪小偷,显得不公,但当我们舆论都不责怪小偷时,是否在默认地接受这种事?最该自我反思的小偷却无法意识到错误,这样的社会是畸形的,是我们要悲哀的。所以不要批评那些责怪小偷的人,他们的素质往往是最高的,指责小偷看似最幼稚,最不理性,却又是最正确的。

事实,评论中几乎没有责怪小偷的(估计会责怪小偷的人只有在小学生了)。这也是中国道德发展的现状,正义可以得到申张,罪恶却无法得到严惩。罪恶无法严惩的原因是它在侵蚀着大众,建立着它的群众基础,纠正这样情况,我们差一个深刻的反思与大胆的开始。

很多自嘲式的评论显示出我们的无奈。保管好自己的财物,加强治安管理都是在应对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说中国有13亿人,基数大,相应地小偷也会多一些,其实都只是自我安慰。

有很多客观的条件导致了小偷的形成,贫富差距,资源分配不均,制度腐败,生存环境恶化……在我看来,对于一个已经解决温饱问题的国家,这些都只因道德缺失。莲出淤泥而不染是天性,孟母三迁告诉我们,我们是受环境影响的动物,如何阻止道德缺失才是解决之道。

犹太人的智慧中,有一个小故事:

犹太学者想见守卫城镇的人,有事想调查一下。城镇的镇长出来了,但学者说:“不,不对。我想见的是守卫这个城镇的人。”接着守卫队队长出来了。学者说:“我们想见的既不是镇长也不是守卫队队长,而是学校的老师。真正守卫城镇的是教师。”

犹太人认为没有学校的城镇不能住人,教师比自己的父亲还重要。我们尊敬一位老师,不在乎他学位和地位有多高,而因为他塑造了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悲剧的是,中国的教育在乎的是学位,也许能认出所有的字,解出所有数学题,但却不一定真的懂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人格教育无比重要,但却没有得到强调。即使我们是知道所有的美德的,我们是喜善厌恶的。但在坚守我们价值观,在不被环境污染的过程中,我们缺少一个信仰,一个使我们可以坚持的理由和源动力。

相关阅读:

《找回单车不等于找回了道德与良心》

《日本人骑单车环游世界到武汉车被偷谁该反思

六 我的思考

每个国家都有贼是真的,中国人素质不高也是真的。这是件偶然地放大中国人丑陋的小事,幸运地是,我们没有无动于衷。

一个会自省的民族才会进步,一个可以用精神抵抗物质贫瘠的民族才是强大的。我们不够好,但我们想要好。社会发展的路上我们会迷茫,但我们会思考如果要进步,应该要朝着一个怎样的方向去思考。

理想国虽然很遥远,但我想走在路上。

加入对话

13条评论

  1. 至于执法那个自然是理所当然,如果不作为那么真的就不是什么好事了。我所希望的是都能够作为,公平的对待。善待自己的国人,我还是坚信那句话一个连自己的子民都不重视的国家不配做别人的敌人。就这么简单。如果那天不会因为所谓的国际友人单独开绿灯,那么这样公平执法也就不远了。

  2. 万恶窃为首,为什么法律对盗窃罪不是那么严格,如果盗窃个自行车被抓的话也会被判个10年8年的还会这样子吗,听了这个消息实在是觉得丢国人的脸。接下来说说条子吧,就因为他是日本人才会这样子办案的吧,如果是普通人呢,肯定是做完笔录你就回家等着吧,然后从此杳无音讯…还记得去年朋友手机(iphone 4)被偷,报了案了,也仔细的描述了是谁偷的,是一群新疆小偷,警察却告知他们有艾滋病你们最好别和他们搏斗,要报警…从录完笔录到现在我的朋友也没收到任何音讯。为什么不狠一点呢!?

  3. 我还是坚持认为是媒体太过小题大做,本不应该强调车在别的地方都安全,来到中国才会被偷这个概念。有车的地方就有偷车的江湖,我这里的荷兰也不例外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