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2 > 四月

今晚给人骗钱了,刚接到Mango电话的那一刻心给悚了几秒,然后着急地先打电话问客服是否是立即转帐的,再打电话报警说这样的情况怎么办。当我打回电话给Mango时,我竟然哭了,不是为了哭诉,只是不想那么强大。

挂了电话,我打给了妈妈,事情是一定要告诉父母的,而且我的难受已经找不到支点,心像冻结了一样,而父母永远都是我的温暖源。妈妈一直问我怎么了,我却停止不了的哭了半分钟,当然当她知道情况后很淡定地说这没什么事,然后不断地安慰我。讲了一个多小时,挂了电话几分钟后,妈妈又来电了,电话那头是爸爸的声音,他说我怎么为这样的事哭得那么伤心,这样成长的成本又不是付不起。我知道是因为我最爱的你们,我才有比别人高的生活底本。

父母的话让我懂得了很多,但妈妈不懂我为什么哭那么难过,她说以前我心爱的电脑给人偷了后我还不那么难过。其实在我的价值观里,如果仅是那些钱的话真还不值得我哭那么伤心。但是因为那不仅仅是钱…….
阅读全文

4月14日

早上7点多就接到Sam的Morning call,收拾好一切后,司机已在酒店楼下等着。今天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乳源大峡谷

司机说带我们去他们这里比较好的奇华饼家买面包当早餐。刚听到奇华饼家时,我们都有点诧异,奇华饼家是香港的连锁饼店,珠海都没有,韶关怎么会有。当看到店铺时,我们就释然了,只是同名的山寨饼家。中国有很多山寨货,重点是有很多人是分不清山寨和正版的。我们经常会听说一些大公司的商品出问题了,但其实那些出问题的商品是不是真的是其生产的,这也是个问题。

从韶关驱车到乳源大峡谷约3个多小时,我们在大峡谷附近的一个镇上解决了中餐。

没想到丰盛的中餐是为接下来的艰苦作准备的。
阅读全文

 前记:Mango一直想和系里好的几个朋友去旅行,某日在大家乐遇见Steven说到这个相法就一拍即合,经过四五天的折腾,从讨论自驾游还是报团,海南还是桂林,550的团还是428的团,10人还是15人,但最后的决定是我们8个人(,Yandy,Sam,Steven, George,Mango, 校东,),来个短途的韶关之旅。

 注:韶关是粤北的一个市,接壤江西和湖南,比较欠发展,旅游景点均是山水和民俗。

 413

大家说好7点在小镇门口集中,但闹铃居然没响,我傻乎乎地睡到接近7点,接到Mango电话的那刻我电击般地起身,在内心翻滚的自责中完成了洗漱,在715分的时候跑到了小镇的门口,看到了他们等待的身影,真是罪过。幸好前一天晚上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而我极少在重要时刻睡过头的,这事告诉我,对于重要的事,一个闹钟是不够的,特别是我的那部还会自动关机的N73

包车到珠海北只买到830分到广州南的票,于是我们毅然地偷溜上了745分的车,一群不安份的孩子。

广州南转高铁到韶关北。好了,以下尽量看图说话。


阅读全文

近日,在微博上看到同学发了一个这样的微博:

 

然后就和同学讨论这事的真假和该怎么办。

因为有图有真相,发微博的也只是一位普通的同学,没有必要捏造事实,想到中国每年都产那么多的地沟油,再想到饭堂如此大的需求以及毫不吝啬的用量。我们更加肯定——我们应该在吃着地沟油!(可惜我们没有认识食堂的采购人员,无法确凿事实)

那么假设我们就在吃着地沟油。我就和同学说,其实我们中国人骨子里就是少了些清澈的坚定,理性的反思和勇敢的反抗,也就是传说中的奴性。当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能判断出我们在吃着地沟油时,我们却都选择了沉默地接受。是因为觉得无商不奸,商家这样可以降低成本,更是因为大家都在吃。
阅读全文

 

“粉丝”一词来源于追星族。正常情况下,一位演员的粉丝是因为欣赏其精湛的演技,一位歌星的粉丝是因为欣赏其美妙的歌喉,一位企业家的粉丝是因为欣赏其智慧和踏实,一位作家的粉丝是因为欣赏其才华和思想。身为一位韩粉,我欣赏的是其幽默的文笔、批判的理性思考,还有文章表现出来的谦虚和体现出来的价值观。

我个人从来不排斥“粉丝”这一词,因为总有那么一些人你是想以其为榜样,追随其学习的。就像很多科学家想成为爱因斯坦,很多哲学家想成为黑格尔,很多歌星想成为Michael Jackson, 很多演员想成为玛莉莲梦露,很多作家想成为鲁迅。只是,只是这些偶像那么地遥远,死亡原谅了一切,遗留下来被学习的都是其成就的光芒,只是,只是这些偶像那么地闪耀,辉煌泯灭了所有的妒忌,就像星星永远不会和太阳比亮。

在很多人的传统认知里,粉丝的地位不仅低人一等,且带着粉字,就意味不管是非,盲目地追随。我不否认这样的追星粉丝很多,例如喜欢一位演员,从而认为其本人就如戏中的角色一样十全十美,喜欢一位科学家,从而认为其EQ如IQ一般高,喜欢韩寒,觉得其放的屁都是香的。就是那么一部分的盲目追随者给这个群体戴上了一顶无知的帽子。

我常在方舟子的微博或一些倒韩的文章中看到他们统一对所以支持韩寒称为“韩粉”并冠与盲目追随的帽子。我不禁觉得可笑,像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狐狸。我相信所有能成为韩粉的人,都是因为欣赏其理性的批判的思维及追求真善的品质,显然有理性的批判思维的人与“不论是非,盲目追随”就是两个截然相反的判断。如果非要把挺韩的韩粉们都判定为无知或盲目追随或不论是非,那我是不是可以间接地推出喜欢韩寒的文章会导致无知或盲目追随?这就是正确的是与非?
阅读全文

感受着从窗外透射进来懒慵的阳光,我决定闲扯一下最近的生活,写这样的文章最不用动脑了。

星期五晚上宿舍断网了,因为没有交钱,我平静地去洗澡睡觉了。

今天是复活节,连着星期六日,一共有三天的假期,所以舍友回家了。真不明白为什么不把上星期三的清明节连在一起放,这样我们就有四天的假期,然后我也会回家去。

昨晚和老妈聊天电话,说到吃水果,我突然想起家里的枇杷树,连忙问收成如何。老妈说收成不错,不过因为没打虫,有很多虫子。听得我乳都酸了,如果说收成不好,没得吃好像也比较应该,但收成好了,没得吃就怪可怜的。不管吃不吃得上,我还是希望收成好的,想来上一年在医院的时候,老爸都不忘要摘给我吃。

断网的日子,让我有了非常充足地睡眠。前一阵每天都折腾这折腾那到很晚,几乎都是两三点才睡,这让我很是罪恶。幸运的是,舍友是个酷爱动漫的人,她也常常看动漫看到很晚,这样我也就不怕太晚睡会打扰到她。这两天晚上12点样就上床睡觉了,但问题又出来了,平时躺到床上三分钟便能入睡,但经过两三个星期的晚睡,身体好像已经适应了,这两晚入睡时间都变长了。

最近的确对自己不太好,不仅晚睡,而且每天只吃一顿饭。只吃一顿是因为不饿,而且麻烦,其实我内心上还是自喜的,如果以后每天都只需要吃一顿的话,我的饭钱可以省一半,从能量摄入和输出去看的话,长期摄入小于输出,那一定会瘦一些的,哈哈,这就是一箭双雕嘛!
阅读全文

关于这个问题,我是从来没有思考过的,因为还没到那个度,还没那功力。但是看了看书,觉得他们的辨证挺有意思,所以记录分享一下。

上帝在教义中被刻画为是全知全能全在、至真至美、至善至爱的,这与有史以为自然界与人类社会中大量存在的罪恶形成尖锐的矛盾。引用休谟的话说,“上帝愿意阻止罪恶但不能够吗?如果是的话,那他是无能的。他能够但却不愿意吗?如果是的话,那他是恶意的;他能够并愿意吗?那么罪恶来于何处呢?”

——《宇宙与创造主》 (英)大卫 弗格森著

 

题外话,说说休谟这人,是18世纪英国哲学家,提出每一个理论都必须建立在实验基础之上这一命题而闻名。他指出,实验的核心是可重复性。除非实验可以在不同地点和不同时间多次得到重复,并且得到同样结果,否则理论就是不可靠的。

创世不是一个可重复的事件,所以休谟得出结论,证明任何创世理论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声称学能回答除创世之外的关于宇宙的几乎所有问题,创世是唯一一个不能被重复的实验。

现代前沿的物理学依旧面临这个问题:重新产生创世所需的能量,超过了地球上任何可利用的能源。但现在已经有好几种间接处理这个问题的办法,最后理的处理方法是,指望超导超级对撞机(简称SSC)将找到一些亚原子粒子,这些亚原子粒子显示超弦特殊的特征,如超对称性。间接证明超弦理论(解释物质存在的形式)的正确性,从而解开宇宙的真相。

以上,也间接说明前沿物理学与神学不可分割的关系。

回到上帝是好人还是坏人的主题。
阅读全文

弗格森指出,进化论可以解释基因突变和自然选择在物种进化中的作用,但它却无力解释为什么自发而混乱盲目的进化是朝着更复杂、更高级的方向发展,而不是相反?物种基因变化的内外条件都是偶然的、随机的,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的。它同物种向更高级和更复杂的水平及方向的进化之前不存在必然之关联。这种为经验科学所根本无法探测的引导物种向前“进”化而不是向后“退”化的力量,。

像“开门”这样简单的动作的解释,就要求不仅要根据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而且还要根据人的目的和生命的社会形式方能作出。也就是说,“开门”虽然表现为物理的、化学的和生物的运动,但人的意识中的目的及人所生活于其中的社会历史处境,则是引发与“开门”相关的物理及化学等运动的最终原因。与此相似,如果离开了上帝的意图和目的,为什么世界能有条不紊地由低到高演化,并最终直抵有意识的人类之出现,是无法解释的。因为在逻辑上不能够用较低级的东西去解释较高级的东西,不能以前者作为后者的原因。

——《宇宙与创造主》 (英)大卫 弗格森著

 

对于达尔文的进化论,我以前也说过它的局限性(文章丢失了····T_T提出的问题是一样的),至于我所理解到的进化论,等以后有机会我再系统地有条理地写下来。

上面一段话,就是问为什么社会要是螺旋式上升的?为什么人是由猿人演变过来,而不能由人演变成猿人?苹果往下掉是因为有地心引力,那为什么会有地心引力?这些,就是造物主设定东西。
阅读全文

科学与神学所处理的是不同层面的问题:前者只就既定事实提问题,只对世界的个别方面提问,是“形而下”的;后者所问的则是何以世界竟然存在,问的是关乎世界整体的问题,是“形而上”的。因此,即使霍金在科学上是对的,即使在宇宙的形成上上帝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但世界怎么而来,从何而来的问题仍没有解决,仍没有往前进步一点。因科学宇宙学所讨论的仍仅仅是“就是论事”而已,至于为什么会有此“事”摆在那里供科学去“论”,科学无法回答。

弗格森就霍金对大爆炸说的评论最后写道:“霍金所做的尝试或许有重大的科学意义,但在神学上却没有多少重要性。他的宇宙学不会将我们带回到亚里士多德的永恒宇宙说或稳态理论。即便能够如此,它也不会使宇宙或者有一个解释,或者仅仅是个无道理的事实这一问题成为多余”

科学、哲学与神学三者之间的界限常遭混淆,经验问题(科学)、先验问题(哲学)、超验问题(神学)经常未能到明确的区分,这是许多无谓争论的起因。

——《宇宙与创造主》 (英)大卫 弗格森著

 

我不认可第二段,不知道弗格森所说的这个世界是不是凌架于最前沿物理学——超空间理论(亦为超弦理论)所认知到的世界。超空间理论所认知到的整个的世界是10维或26维的。我们现在所处的宇宙只在第四维,它会有一个奇点,连接第五维,而达到第五维空间需要把第四维扭曲。

假如弗格森所指的神是凌架于最前沿的物理学的话,那我会无话可说。但我心目中的神就只是凌架于第四维世界的造物者,我觉得当到达第五维时,足可以解释这个世界的一切。在还没能超越当前所在的宇宙之前,讨论创造整个10维或26维的神,会让我觉得是夸夸其谈,不切实际。

所以,是不能否认霍金探索宇宙开端的重大意义,他是推动我们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的神的动力之一(还有一个动力应该是生物技术),而如果我们所处的宇宙秘密能被解开,他将打破一个神的神话,而又开启一个新的神的神学。
阅读全文

豆大的雨滴,像战斗中的冲锋兵,急速地从天而降,锲而不舍,连绵不断地搏击着大地,在触碰水泥地上水层的那一刻旋即转化成点点跳跃的欢快水珠,我伏在宿舍的阳台,呆呆地望着水泥地板浅浅的水幕上的起伏和流动,耳边静静的,只有叮咚叮咚。

流动着的雨水,会在明天的烈日下重新回归到空气,人们会在习惯中,接受你从每一个潮湿的地方消退,而你是否都没想过在某处停留?会不会失落好不空易的沉积却在酷暑下迅间被打回原型?是否厌恨那翻来覆去的冷暖变幻?

抬头,我看到了雨滴的变型,一条条流动的针线编织成一张帘子,铺张在灰色的天幕布下,如泣如诉,是难过,还是喜极而泣?你如此矛盾,我该如何感受。

水在没有成云前,像雾一样飘渺而虚无的日子里,你有害怕过吗?因为压力你聚拢上升,那些高空中风轻云淡的日子是否让你怀念?你在欢呼雀跃汇成雨时,是否也在难过告别白云飘飘?你的落下,是使命,还是命运?

如果屏住呼吸,可以让你流转得慢些,你可以把沿途的风景看得更清些。那么,我愿意为你停止呼吸。你是用变幻自己来隐藏寂寞么?如果是的话,我想为你流一滴泪,然后在下一个明天,随你一并消退。

雨水云雾,你渗透了我的世界,我竟才意识到你的匆忙,却看不清你的欢乐与忧伤。你是否也觉得流转得太快?会累吗?会不会想问可不可以保持一个姿势,选择停留。如果可以,我想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就算为你泪流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