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沟油猜想开去

近日,在微博上看到同学发了一个这样的微博:

 

然后就和同学讨论这事的真假和该怎么办。

因为有图有真相,发微博的也只是一位普通的同学,没有必要捏造事实,想到中国每年都产那么多的地沟油,再想到饭堂如此大的需求以及毫不吝啬的用量。我们更加肯定——我们应该在吃着地沟油!(可惜我们没有认识食堂的采购人员,无法确凿事实)

那么假设我们就在吃着地沟油。我就和同学说,其实我们中国人骨子里就是少了些清澈的坚定,理性的反思和勇敢的反抗,也就是传说中的奴性。当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能判断出我们在吃着地沟油时,我们却都选择了沉默地接受。是因为觉得无商不奸,商家这样可以降低成本,更是因为大家都在吃。

其实我想我们是不介意商家提升5毛至1块来谢绝使用地沟油的,说到底,还是因为大家都在吃。当作弊泛滥时,作弊也不可耻;当死亡是大家一起死时,世界末日也不恐怖;当商家知道大家都是这么做时,犯罪也不可怕,良心亦无遣责。

这样的结果又觉得好可笑,就我们珠海大学城这个圈子里,同学们知道在吃地沟油但不反抗的原因是大家都在吃。那同学和我说,这有什么办法?我思考设想了一下说,这时候应该要出现一个勇士,英雄或正义的组织,收集资料,传播意识,组织同学们来一次反抗,然后再和商家协商和协议。我甚至有想过,这要是怎样的抗议,如果可以团结起来让同学们一到两天和饭堂说不,我想这样抗议的力量是非常地大的。当然,不是让同学们绝食,同学们可以到周边的饭馆(周边的饭馆也是会用地沟油的,但之后也可对其使用同样的抗议办法),超市的速食,宿舍内煮食或组织供食。

我想像了一下,这样的抗议还是非常好的,即不偏激,也不造成破坏,也并不真的很影响同学们的生活。我和同学说,如果有这样的抗议我一定参加,我觉得只是一个简单的举动,却可换来巨大的效益,我相信百分之80的同学都会乐于参加的,如果成功的话,我们还能成为先河!然后同学打击我说,你以为而已,她觉得大家不会这么想的,也不会有很多人参加的!

我再想想,的确是我一厢情愿了。从我了解到的中国人的共性去分析,也许真的不会有很大反响。假设这个活动已给宣传开来,尽管这事关及同学们的切身利益,还是会有很多人因为以下几种原因而不会响应的:

1、一直都在吃地沟油了,也没吃死,无所谓。(典型的奴性,当然还有不怕死的精神)

2、觉得这样的活动并不能产生什么影响,商家依然会我行我素,美好的结果只是组织者的一厢情愿。(没有意识到团结的力量,对于腐败的现象有一种潜意识的默许)

3、觉得可能没有多少人会参加,成不了型。就算有很多人参加,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为了不影响自己正常生活,照常去饭堂吃饭,内心却希望大家都参与活动并能成功和商家协商。(比较奸诈,只想得到好处却又不愿付出)

4、怕麻烦,不想付出自己的利益换取大众利益(很自私,也目光短浅,不会看到大众利益中也有自己的获利,却会放大大众损失中的自我利益伤害)

除去这几种情况的话,我想真正会参与抗议活动的人也就剩下30%左右。这样的抗议对饭堂毫无杀伤力,组织者和参与活动的同学受挫,隔岸观火的同学们表示失望,然后侥幸和自喜自己的判断能力和选择。

于是,这样积极而有力的举措,在顺利地发生后,光荣地失败了!我也就更加明白,革命这东西的前提是素质。更何况不会有那么顺利的革命,首先,谁来做这样的英雄或这样的组织呢?所谓枪打出头鸟,这样的维权组织不是类似于“保护地球”这样大义凌然的活动,必有利益受损方,自身安全和利益受损是很大的,没有人义务要做英雄,也没有人好意思要求别人做勇士。而且说出这样的想法和推广革命时,冷水及不同的声音会直如瀑布地让人清醒,没有良好的成长环境,我更相信英雄还没长成大学生之前,已经淹死在现实的口水。

好吧,再假设有这样大无畏的勇士,但一个人的力量绝对是渺小的,是不是也有那么好几个次英雄会参与到这样的抗议组织?有的话,能聚到一起吗?其次,勇士和能力是没有关系的,蛮劲和冲劲只有在做苦力活时才是最有用的。

就算无畏的勇士是位有能力的人物,但是会有客观条件的支持么?他的家庭背景会让他可以有那么一点资金可贡献于这个活动?如果不小心威胁到是否能继续读书时,他是不是有后备选择了?如果以上都有,那么他的课表是不是有很多空余的时间让他可组织这样的抗议?

思考到这里,我就更明白搞革命的不容易!你可能会觉得我思考得很多很全面了。但还有一种很悲剧的情况,让人启齿地耻辱,你以为推广这样的抗议活动时,就算大家不积极参加都会被醍醐灌顶,给于精神上的支持,但也许连要不要吃地沟油这样的事,都是需要胸怀去达成共识的。

就像大家都在吃屎,其实心中都知道屎是不能吃的,但由于被迫和趋同心理,都在吃。突然有一天,皇帝新衣里的小孩跳出来了,说“那是屎,不能吃的”。你以为大家都会尊崇赞美你说实话吗?但总有那么一部分人会反跳说你高高在上,连屎都吃不下去。总有那么一部分人不服你的直白,不happy你的优秀,不like你的与众不同,他们觉得这个“不能吃”这个事实,他们也是知道的,只是不说不反而已。

这就是说,就算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有错误时,带头指正错误的人很可能会先遭到一番不愿认错,强词夺理的质疑和鄙视。正如人们往往接受不了比自己优秀太多的人(但却可以接受比自己差很多的人),就像哥白尼提出挑战社会的日心说时,会给活活的烧死。勇士真的是需要很勇的,但同时也可能是很可怜的,他可能还来不及勇,就死了。

猜想了一场抗议活动,都是解决已存在的问题,治标不治本的。如果要根治地沟油的使用,应是从源头抓起的,商家必须是要有道德的,有法律意识的,其实还是素质为本。其次,经济学假设人都是理性的,法律和制度必须完善,通过提高犯罪成本去抑制罪恶的产生,维护正义与道德。最后,消费者不要贪小便宜,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所付出的金钱与得到的质量大多时候是成正比的,用一块钱吃到十块钱的饭菜是不靠谱的!人们常抱怨中国的CPI不断上涨,但同时又惊悚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我个人认为,想要很好地解决食品安全问题,CPI上涨是必要的,要知道中国的饮食物价太低也是造成食品安全的一个因素。

地沟油的猜想已经结束了,但这是一个可以扩展的模型,从地沟油抗议活动猜想开去,你应该可以联想到更多。你是不是也常常沉默于各种腐败和无奈?你是不是也认为我们需要一场革命,而不响应的原因又道中了你的内心?有没有想过其实自己也是非正义的推手之一?你在批评非正义时,是否有想过其根源?你在批评各种转国籍时,是否会想到中国的有些改变需要非中国国籍的人?愿做勇士,却被各种困难羁绊?我想,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加入对话

47条评论

  1. v字仇杀队很好的描述了革命的过程。其实一切都可以归根于gongfei的不作为,如果所谓的质检,所谓的公益机关能执行自己的职责,自然不会有这么多的人游走在刀锋上。

  2. 监督,监督,监督;从最高层到最底层,需要监督的地方都没有监督,这就是问题存在并不能得以解决的根本。

  3. 你的思想太危险了,如果你到30岁以后还是这么想的话,我只能说你无可救药了。话也许难听,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多方面的想一下,甚至你从没想到过的也可以用想象力想像一下。这就是我在前几篇文章中说到过的关于“愤青”的话题,遇事不要走极端,因为有些事情你觉得所有的证据都证明它是真的了,根本没可能是假的时候,有那么一条你不知道的证据却完全能证明它就是假的,只是你不可能去发现这一条证据。
    最后说一句吧,在你无力去改变什么的时候,沉默是最好的选择。也许这种想法会被骂成胆小如鼠,也许这种想法会被骂成懦夫、小人,无所谓,能够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

  4. @一苇
    正是所有人的沉默才成就了现在zf的猖狂和无所顾忌。要么在沉默中爆发,要么在沉默中灭亡,但是如果按照你的这个思想都想沉默到最后,那么这永远不可能会笑到最后。

  5. @obaby 看你在上个回复中连fei都用上了,就知道你不是一般的愤,呵呵。确实,这个词我们在生活中经常会用到,以此来表达自己对社会的不满。但是在严谨的讨论过程中,用到这个词,我只能说你太冲动了。其实现在的社会是什么样的社会,大家都心知肚明,该怎么去对待也不是靠嘴皮子能够做到的。为什么会选择沉默?因为苹果还没有烂透,啃上几口是没问题的,因为苹果就去找卖苹果的打官司,玩命,得不偿失。所以我说人做事不要冲动,看着什么事不爽了,你可以叫上亲朋好友用各种方式去发泄一下,当然也可以包括武力,但是事先你一定要考虑清楚:最后你能得到什么,最后的结果值不值得你去这样做。

  6. @一苇
    的确,我一向以fei来称呼的。呵呵。其实我个人认为这些东西远比一个烂苹果严重,买到烂苹果那只能怪自己没有好好挑选,这个自己有一定的责任。而地沟油之类的东西却是无处不在,不管自己怎么挑选最终吃掉的还是地沟油。这个已经和选择没有关系了。而至于怎么发泄我没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于是我就只能用自己卑微的声音在网络上呐喊,希望能引起一些人的反应,不要再因为事不关己而麻木不仁,也不要再因为丑陋成了社会氛围的主旋律就选择沉默。遇到不平的东西就该喊出来,不怕别人听不听到,只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知道去争取自己的权利。

  7. @一苇
    谢谢你善意的建议。只是我很有可能30岁也还是这么想的或很大很大了也还是这么想的。

    你的想法,可能是很多人的想法。但大多数人的想法未必是对的或者说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去追求,更喜欢接爱,尽管可能是不喜欢的。

    这个东西就像屠杀犹太人的那个典故一样,都感觉事不关己,等事情真正到了自己头上就不会有人会替你说话了。

    你让我用力想像的东西,思考问题,你看我能写出想到那么多的文章,会没有想到你所想到的那些黑暗的阻力的东西?

    所有社会的黑暗性,我觉得大多数人都会知道的,照现在所有的情况,社会正义的阻力,大多数人也都是知道的了。处在黑暗还要再幻想社会怎么地黑,再思考如果做好事有多好不好。那只能越活越黑。我们内心有光明的指示牌,只是我不强调我们处得多黑(事实我文中也把这些黑暗说出来的)。我只是强调了一下有光明存在,然后就被理解成不现实。那是不是永远地接受黑暗才现实?

    至于愤不愤青,极不极端,我和你理解的是不一样的。也许你会认为所有反腐败和维权活动都会很愤表很极端的,但在我理解里都是正常的,只是可不可操作的问题。什么样的的抗争才不偏激呢?只有捍卫民族国家利益和尊严重时再偏激也不会给阻挠。偏激只是关于做法合不合理的问题。现阶段,我认为的愤青是一味提民主,反集权。极端则是反人类,反党,反政府,反国家的。

    当所有的证据都显示一件事的错误时,不是寻找解决的办法,而不断地寻找错误的原因,试图将其合理化,我是我不能接受的。这文章也还不是要鼓动大家去做点什么事,这文章只是把有些东西明说出来了,可让我们先思考和反省,如果这样也接受不了,就更难想像我们要如何进步。

    社会腐败是有底线的,在不要超越他的底线的前提,一点点地让底线退步,而不是无休止地接受底线提高。

    有些人只要活着,哭一辈子也没关系。有些人只要活着,就想着要笑,有想人活着,只要有点哭的,就宁可死了。我也不理解,照你的想法,如何笑到最后?是通过比较大家都哭,然后自己哭得没那么悲剧来成就笑的理由?还是乐于接受这样的大环境?

  8. 电影中的沈佳宜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不是看不起你不读书,我看不起的是自己不努力读书,却看不起努力读书的人。如果自己选择明哲保身,也不应该对敢于说出不同观点的人另眼相看。有兴趣的可以看看俄国革命历史,虽然在中国是不可能的。

  9. @obaby 关于地沟油,关于毒奶粉,还有现在的什么转基因,我的看法和你和小白都是一致的,而且我也赞成民众能够站出来揭发、抵制这样的丧失人性的做法。我的观点只是针对小白的最后一段来说的,经济、人文都可以高谈阔论,我们甚至可以怀疑历史,但是做什么都要有个底线的,不该碰的话题千万不要尝试着去碰,否则结果就像我自己在博客里说的,博毁人亡了。

  10. @杜小白 在对obaby的回复中,我也说到了,在对社会中的一些现象的认知上,其实大部分人都是基本一样的。而社会中的各种现象也是分很多的层次,比如经济和一些政治话题,你所提到的那些“黑暗”,人人皆知,在某个层次上来说,我赞成更多的人能站出来去揭露这些黑暗(我也曾经写过这样的文章,我也曾经发泄过),这些“黑暗”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大家也心知肚明,但是这个层次的话题就不能用一种冲动的思想去考虑,去解决
    ,原因就在我在上篇回复中说过的,有很多的因素和内在问题不是我们能够知晓和理解的。在与obaby的对话中,我就提起过一个苹果,但是他们能理解,我只能再说一句:那个苹果为什么会烂?因为他从内部就已经腐败了,但是人们还是不愿丢弃它,因为它还没有烂透,没有让人绝望。你在我博客里也留言说看不懂,我就归结为一句话:冲动是魔鬼。对待事情不仅需要感性的认识,更需要理性的对待。
    来个问答题作为结束吧,话说菲律宾最近得瑟的不轻,知道最根本的原因在哪么?

  11. 下午过来的时候发现整个站都打不开.
    看了看文章评论, 吐个槽:
    很多人看到受害者受迫害都选择了沉默, 但等到自己被迫害的时候, 已经没人愿意帮自己说话了.
    我的观点是, 若不满, 必出声.

  12. 我们学校食堂侧面就经常有人在捞些东西,不像是地沟油,因为是和剩菜剩饭一起拉走的。应该是泔水之类的。我们学校曾经多次组织对学校食堂涨价行为的抗议活动,基本形式就是暂时不去食堂吃饭。都是以学生胜利而告终。当然,食堂最终还是以减量或分批次分步涨价的形式涨价了。
    @obaby , @一苇 看评论的时间超过了看文章本身。

  13. 文章确实都挺长,我看了你的关于页面1/3,下次再来接着看。

    玩独立博客的女生不容易,有需要的话小生愿提供技术支持。

  14. 我住的附近就有地沟油加工厂,举报也没用,人家有证,那个挖油的车每天早晚就在路上跑,车身上写着“生活废弃油再回收”云云。一点儿办法没有。

  15. @杜小白
    不知道我们的生存环境就是这么差,还是我们的网民太能挖,为嘛没听说墙外有这么多事儿呢。生于天朝,终将卒于天朝了。

  16. 你完全可以站在更高的一个层次来写这一篇文章,只要把语气稍作修改然后将其余70%的人直接无视,这样比了怒骂和感叹更起作用,因为他们已经成了”行尸走肉”。

  17. @obaby
    网上的呐喊、宣泄有多大实际用途呢,无非是心理上的宣泄!
    看似很多人赞同,一片共鸣,但实际上都是宣泄完了就完了,对事情没有起到任何正面的作用。

  18. @杜小白
    关于屠杀犹太人的典故和如今的现状,我是这么理解的。
    那个典故应该说的是要有所行动,而不是动动嘴皮子。即便只是站出来说话,也是要站到纳粹的枪口前去说话的,不说躲在家里喃喃自语就行的。
    在网上的各种吐槽,跟躲在家里喃喃自语有多大区别?如果换到二战的背景,估计也就是一帮人躲在酒吧或者某个地方,一起抱怨,一起咒骂。纳粹一来,全都闭嘴,一窝蜂的散开。

  19. 秦大少 :
    关键是到底是不是地沟油,你们没法证实!
    我想如果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地沟油,那食堂早被学生掀掉了!

    我文章说了假如我们吃的都是地沟油这一事实上。至于我个人感受,80%的可能性,只是没有去调查。当然其实这事最难的地方就是确凿的证明,采购人员又不是学生。

  20. 秦大少 :
    @obaby
    网上的呐喊、宣泄有多大实际用途呢,无非是心理上的宣泄!
    看似很多人赞同,一片共鸣,但实际上都是宣泄完了就完了,对事情没有起到任何正面的作用。

    你这些的话似乎都在告诉我,要不反,要不沉默,是这样么?
    对于你说的没有任何正面的作用我是不同意的,难道沉默对事情就有正面作用?
    有些东西不是一说一建议,大家就要蜂涌而上什么的,也不是大多数人赞同就代表可操作,原因我文中也列了不少。
    网上吐嘈与在家中喃喃自语唯一的不同就是有了互相的交流,这可以知道是不是只是自己的臆想。至于你说要站到纳粹的枪口前去说话,这太极端了,别人也不会要求需要生命贡献的帮助吧,但声音的传达是一种最起码的,最底层的帮助。连最底层的都不去考虑,而直接想着就要两肋相助这才不现实。而大家都不是只有一根筋的。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