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教育

要讲的就是前一阵闹的非常火热的香港在中央的建议下打算推行国民教育的事,当然现在风头已经彻底给钓鱼岛事件抢了。

我想广东人对这事的关注度应远超其它省,不仅因为地理上的亲近,还因为我们还能收看到香港电视台,例如TVB。正常人都会猜到港人对这东西肯定要挣扎一下的,只是没想到民众的挣扎不只是扭捏一下,他们可是拍着桌子跳起来大声吼道,操,你妈的,搞毛啊,搞什么也不要搞我们下一代。

看到这样威猛凛然的反抗,不少大陆人都唏嘘不已。有人说这是中国仅存的两块圣土之一,要反的,为民主精神,为自由思想。也有人说,有必要吗,不就多学点东西,香港你他妈的还不是中国的。也有人唏嘘我们怎么那么苦逼,不仅不能操不能靠不能反抗,还要让我们下一代倒着也要背出“中国是个地大物博,多民族融合的国家,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主权就没有人权”,当然最好能在这些话题的写作上能拿个第一。

对于这些感叹,我全都有。

最初知道这新闻时,我说了一句话,真悲剧,香港也逃不过红色的洗脑。心里就想着,港人一定要努力反抗,为民主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为大陆人民做个好榜样。但后来与珊姐(我一香港朋友)通电话,我发现自己偏激了。珊姐是这样和我说的,“我觉得他们(游行示威者)太过偏激和冲动了,其实国民教育是很正常的,哪个国家的人不需要对自己国家了解的,就算我在加拿大读书时不是加拿大人,我们也要上国民教育课,还是必修的。香港人对中国了解太少了,历史,地理,人文,什么都不懂。”

像我这种头脑简单的人,一般别人说得有理,我便俯首称臣,连忙颔首说对对对。想来也是真的,港人对中国了解太少了。中国有哪些山,哪里沙漠,哪里有矿,哪里盛产什么,特别的文化习俗,他们大多一无所知,说什么也是中国人吧。当然,中国有黑奴,我们喝地沟油,吃毒胶囊,他们全都知,而且还非常清楚。一个连哪个歌星和多少官员有过艳史都能找到书的地区,我想不需要再告诉他们点什么不好的了。于是,很容易就猜到他们对中国的认识大多是偏颇的。

再说说我和一些港人的接触,他们不仅不了解中国,还有很多以为我们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印象还是八九十年代的中国。至少有到过大陆的港人和我说过,从没想过广州,深圳,惠州是那么繁华的,也告诉我说中国其实还好,比想像中好太多了。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来的发展也不是盖的啊,同为中国人,应该要对我们国家有多一些的了解和认识,不管是面积大小,气候冷暖,还是共产党的历史,中国国情。

正当我觉得香港民众没必要那么激烈地游行示威时,hello kitty姐(我一在香港读研的朋友)微信告诉我,她参加了香港的反国民教育的游行静坐,非常地多人,高达13万,场面非常震憾,市民情绪非常激抗。不知为什么,我听到那一下也颇为热血沸腾的,大约是因国内除“抗日”之类的爱国游行外,我再也找不到别的可能游行示威的活动。我和她说,香港人民会感谢你为他们自由之精神出一份力的,如果有机会,我也想,你要保护好自己,别中暑。

我没有三心两意,只是港人强烈的反抗精神让我突然惊醒,当一种文化或一种有意识的精神入侵时,我们要保持足够的清醒。记得在刘喻书中看过一句话,对于一个将宪政和法治视为灵魂的社会来说,面对灵魂的杂质,小题大做,大惊小怪,吹毛求疵,可以说是一种美德。就像就算你知道大家都会同意某样选举的,还是要走足程序,一样也不能落;就像你知道一些条例是对大多数人有益的,但就算有一部分人不同意,还是要因此而重审或搁置。

更何况,国民教育这东西太具争议性了,有点不靠谱。地球人都知道中国的教育缺少理性,缺少客观,缺少辩论。如果中国的这方面的教育能像瑞士的酒店管理,西方哲学这么优秀的话,港人也不会那么排斥。那些看到国旗就流泪,看到日本人就想打,看到日货就砸的爱国,只会让人后怕。

人善被人欺,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欺善怕恶的。我觉得港人需要国民教育,但我更觉得港人在这事上应有力地反抗,以防止流氓般地思想调戏,精神信仰这东西比什么都可怕。只有在强烈地反抗和拉锯中,人民才有更多的时间去辩证思考这事该怎么做。

不像在国内,港人的努力是比较成正比的,最后国民教育的结果是,任由学校自己决定开不开设这个课程,政府会提供相应的教材,不开设此课程,政府也不会有任何的干涉。感觉这样的结果挺皆大欢喜的,记得在城市论坛里看过一个香港的公务员说了一句话,“香港的老师们要有良心啊!”讲得特别语重心肠。像我这种头脑简单的人,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了,我只会连忙颔首说嗯嗯嗯。我相信,老师怎么一个态度影响的就是整个班的态度,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是讲笑的。当然,我觉得这句话不适用于国内的老师,因为他们大都已经被同化,大多观点已和书中一致的了,就算不一致也和考试的结果一致。

在微博上,我曾看过有人曾从国民教育这事上说港人不爱国。我笑了,这么多年,内地灾难,无论自然还是不自然的,港人哪次没有援手?而且每次的捐款都不少。在国外,港人与国人相遇都会惺惺相惜,他们一样为我们奥运夺金而喝彩,为国人受到不公正待遇而愤怒,为争夺钓鱼岛而冒险登岛,在文革时期收留被迫害的学生,然后出资中国学生到国外学习,只是他们没有主权至上(本来人权与主权利益方向上应是一致的),不歧视日本人,不抵制日货,不砸日货。

港人不是不爱国,只是他们知道得太多了,特别是黑暗的。在一个不受CCAV毒害的地方,他们不必每天都看全国人民都生活得如何幸福美满,领导人多忙碌。我相信大部分港人是爱国的,只是大家对“爱国”定义不同,不要动不动把港人和殖民史连在一起的,殖民的历史本身很被动,但它却让香港有了多元的文化,也有了稳定的发展,这为后来打造成国际化大都市垫下了基础。

聪明的犹太人非常重视教育,因为他们知道民族复兴就是靠那些早上八九点的太阳。国民教育,要的,但要为真理的而教,为未来的强大而育。 而爱国,这是一个沉重的词,不要轻易地否认他人身上的这一特质。

加入对话

28条评论

    1. 看是什么教育吧,科普教育还是思想教育。

      就算是科普还是可以掺杂个人性感的,所以我倒觉得影响可以很大。

      1. 话虽如此,可是很少有人这么干(加入多好的情感).至于我所经过的教育,掺杂的个人情感多为消极工作,应付了事,至于某某观或是某某主义见都没见过,谈何影响.在中国搞思想教育,就是应付了事.

  1. 1. 以前有一个段子说:在中国,幸好有一个香港和台湾,让我们知道大陆现在这副德性并不是因为人种的问题。这话讲的特别尖刻,但似乎并不无道理。

    2. 国民教育,非常有必要,我表示支持(但方式可以讨论);

  2. 这次的示威最后发展到要占领ZF总部,确实是有些情绪化,让人意想不到的。
    为什么大部分港人会起来响应由中学生发起的反国民教育呢,显然是港府在咨询民众,听取民意上没有做足功夫。要开设国民教育,熟悉祖国的人文地理制度,这个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如果硬要把内容偏颇,价值取向有问题的也夹杂其中,那就难怪民众要走上街头了。

    1. 这事估计也不好做民调,反应几乎是能预料的,所以才直接实施的。
      至于内容是否偏颇,大约是因为看大陆教育的一些盲目而引起港人的警惕。

  3. 不是你思想动摇,而是你很佩服他们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
    其实我也羡慕,国内社会已经很久没有观点独立的代表人物出现了。韩寒算吗?

  4. 公民游行是公民的权利,我就怕游行会蒙蔽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理智固然重要,还是自己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对于国民教育,我不知该怎么说,是好是坏,一对比自然明了。国民教育的投入真叫人寒酸…

  5. 好在香港人只是排斥红色文化而不是排斥中国文化。这回的教科书最让港人受不了的就是它美化中国模式,并贬低西方模式,这就有混淆视听的嫌疑了。作为教材理应公正客观,至于价值判断则由学生自己去思考。

留下评论

程琳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