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

对于哲学爱好者来说,大学没有学习马克思主义算得上是遗憾,不过也没什么,上了大学以后都是自学的了。而最近读了马列主义思想,觉得快要给它收服了。唯物和唯心就只是两种论调,没有谁对谁错的,常听其它学校的学生吐槽这门课,现在看来其实不错的。当然暂时还撼动不了心中的“二元论”地位,还是中国的《中庸》和《易经》神马一些,黑与白在不改变自身的情况下,还能揉成一团。至于“孔孟之道”,实在不敢多看,不是去不去除糟粕的问题,而放在21世纪的中国,满眼看上去到处都是糟粕。

一个国民素质参次不齐,知识层次比世界任何一个国都要多的国家在努力建立法治制度;一个有着2000多年封建历史的国家在努力想走人民民主路线;一个13亿人的泱泱大国还解决了粮食问题;一个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暴乱。

不要和我说这是全国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太滥竽充数了。这只是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全国人民在努力的只是活得好,大部分人的任务都只是想尽所能,甚至无视一切地为了活得更好,但一个人活得好不能代表世界和平和发展。社会的和平与发展一直都只是由一小部分的人在推动的。中国现在的和平与发展是哪一小部分人的功劳,不言而喻。

一直以为自己很理性,不是所谓的愤青,因为从心到行都在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把我国建议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但我发现原来我是愤青,因为大家都这么说。

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个理想主义者,满心装的都是铜臭和快活,但瞻前顾后地望望身边的人,发现自己还算是个理想主义者,不是现实太骨感,只是人性太真实。

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个有个性的人,不非主流,不染发,不卷发,不齐B,不摇滚,当然也不同志,但不少人说我有个性,因为对于不喜欢的事我说出来了,虽然只是嘟囔。

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个偏激的人,不仅同意世界并非黑即白,而且灰占的比例应还高达99%,但发现原来我还是偏激,因为我无法把黑说成灰,把白也说成灰。我知道每个人定议黑和白的RGB都不同,理解却无法原谅。

一直以为自己忍耐力不错,在自虐训练下5公里也能一口气跑完,但却发现原来我还是不能忍着无视一切,然后风花雪月,只好承认自己三八。记得《大太监》里祥仔说过一句话:仇恨的力量不是最强大的,忍辱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是的,忍辱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而我,一点都不强大。

一直觉得自己知识浅薄,不仅什么都只懂点皮毛,而且知道的东西太少了,但发现我知道的东西还是太多了。因为别人都一问三不知的,家事国事天下事。嗯,无知真的是一种幸福。我只是还无法装无知。

一直以为自己不会道德绑架别人,喜恶憎恨由人,但我发现我会!我反驳以假乱真,我抵抗善被践踏,我批评美给抹黑,最重要是,我还难受别人不要真善美!就算我理解世界没有对错,不分黑白,没有是非,却无法原谅。这一切让我想起了在Lafirel豆瓣上看到一句话:“当你有了任何是非善恶的价值观,你就被利用了。” 不是被利用,用输了会更合适,因为之所以会道德绑架只是内心卑微的乞求——不想觉得太孤独。

一直认为自己不是个文艺的人,不伤感春悲秋,不吟诗作对,不故作高深,也不无病呻吟,但我发现我还是文艺的,因为会经常做一样只有用文艺范才能做的事:忧国忧民。

所有判断的失误只缘于我高估了大部分人对一些天性的尊重,又低估了大部分人对某些力量的忍辱。归根结底,是因为我涉世未深,没见过世面,也不够多元(圆)。现在,唯一自我判断正确的只有一样——不够自私。对我评价真正准确的也只有两个人,弟和母亲大人,他们说我“幼稚”,但我还欢乐得像个2B似的。

还是毛爷厉害,弄出三大灵魂: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前提条件还要认清时势,认清时势,认清时势,认清时势,请清时势…….(真难,好难)想起某偶像微博的一句话:象我这样的人,在这样的时代和环境 ,没有饿死已算万幸。我也要把它写下来放进我的钱包了。

我不单纯,只是很天真。

最后,分享近来看过的一些话:

—–不要相信你的眼睛,因为事实已被拼贴。不要听信你的耳朵,因为声音已被遮蔽。不要吶喊你的不公,因为公平需要奇迹。不要质问真相,因为真相面目模糊。(不要信赖道德,因为道德千疮百孔)

—–被遮盖的眼依然能透迸光,被捂住的耳朵会因为安静而听的更细微,被缝合的嘴能学会语言之外的表达,被捆绑的双手会悟出自由,被掩埋的死亡将永远存活。

—–反对不是敌对,但良知知道,沉默的好人也许会变成邪恶的同盟。

—–胆小鬼才危险,才要提防。笨拙、胆小的人,最容易下手杀人。因为他们不知道也无法冷静地处理问题,除了抹杀别人,别无他法。

—–勇敢的人不是因为做的事情可怕,而是明明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害怕还去做事。

—–失败的结果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后的人心,落井下石,还可以成为正义行为的反面教材。

加入对话

32条评论

  1. 挺中肯的,不过,不过我们学的政治和你所看的哲学不是同一个东西好吧。学习哲学我并不反对,但初高中背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种问题…

    1.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嘛,我高中背的也是这些。
      不过,觉得这样说也没有什么大的错误,历史的确让共产党救了中国。
      只是现在看来有些偏颇了。

  2. 从当初关注科学松鼠会之类的微博开始,我在质疑同「理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认识到中华民族真的没有那么了不起,如你所说,只是一群「中庸」的求大同的人;做事做个大概就行,研究停留在感性层面,不爱刨根问底。无怪乎科学不起源于中华,亦不发达于中华。

    1. 我觉得我算是个爱刨根问底的人,但大环境让我越来越觉得这样不好。
      这样的大环境对于科学发展是不好,但独立个体觉得很无奈。

  3. 记得你问过我为什么“平生不识勺子哥”,对了,自已昌最不了解自已的了,不过在成长的过程中会越来越了解。。。

    1. 现在明白了,很明白。
      其实也不是我们不了解自己,只是我们自己会因为社会而变,我们要理解的只是社会。
      说不定哪天我也改个“平生不识小白姐” 哈哈

  4. “当世上所有人都把欲望当理想,把世故当成熟,把麻木当沉稳,把怯懦当稳健,把油滑当智慧,那只能说这个社会的底线已被击穿,所以你们没有资格说我的勇敢是莽撞 ,执着是偏激,求真是无知,激情是幼稚。。。”我考研那会读了点马克思主义哲学,也近乎被它收服,尽管周围大家都说它废话扯淡。。你以为事情该是如他本来的样子,但他总是没有,总是,总是,总是,于是我有时候会想,是不是我打出生就被骗了?

    1. 有时读哲学,会让人纠结,也不觉得会明智。
      毕竟哲学解决的就是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
      喜欢哲学,有时候,我也会控制自己想太多。
      至于世人怎么发展,是很无力的。

  5. 我就说说孔子儿,这个孔子儿在我的理解里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满口大话空话的假道学家。所谓的儒家蒙蔽了屁民数千年,如果没有孔子儿,现在可能会更好一些。

    1. 这个骂法,有点过分了。
      如果都不是好东西,我背的增广贤文是什么,坚信的真善美又是什么,这样算不算间接说自己不是好东西?不想自己打自己一巴掌。
      我也还无法同意没有孔子可能会更好一些。

        1. 我背增广时,处处都感受到孔儒思想的存在。

          增广讲的就是为人处事之道,而且是根据当时社会的道德标准去写的,更加坚定与孔儒思想的关系。

          另外,引用百科里的介绍:《增广贤文》虽以道家思想为主,但对儒家的说教并不排斥。文中强调了读书的重要、孝义的可贵。这些观点体现了正统的儒家精神,与全书所弥漫的道家思想有所不合。但也正是由于这种庞杂,不同思想的人都可以从中看到自己认可的格言,使之具有了广泛的代表性。

  6. 我没读过马克思的原著,但我学到的马克思主义却是很偏激的一种学说,在他们把形而上学贴上唯心主义的标签,然后依据唯心主义不科学来将其打倒,这本来就是很可笑的行为。另外关于儒家思想与所谓中国几千年封建帝制如何给中国带来灾难的问题,很多人都偏信教科书那一套了。我所知道的儒家思想与中国古代政治社会并没有那么黑暗。

    1. 嗯,的确是这样。

      我也不认为形而上学属于唯心,否则我也不会是泛神主义者了。

      我也不觉得封建历史,是孔儒之道成就的,它只是辅助而已,而且不管是怎样的社会形态也有它的必要性。

      儒学本来就不是为政治社会而产生的,所以根本没那么黑暗,被骂起来大约是因为被极端化了。

  7. 做”痛苦的苏格拉底“还是“快乐满足的猪”?”有些人活着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但还活着“。想到这两句话。

  8. 分享的话很是经典。
    反对不是敌对,但良知知道,沉默的好人也许会变成邪恶的同盟。这说的好精辟。感谢分享。继续关注

  9. 这篇文章写的实在。。哈哈,你对安卓感兴趣么 ?可以写些有关移动互联网的文章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