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3 > 四月

上一年购书时 因特价买了一本韩松落的 《上帝是个不合格的药剂师》,这是一个娱评人的散文集,买这书不是为了满足八卦心理,只是根据我读杂志的经验通常时评文都有小事件大视角的特性,当然也因特价书可选的非常有限。这本书一点都没让我这个会看八卦新闻的人失望,而其中有一篇文章,在这个时候分享出来似乎非常合适。

大大方方爱上爱的表象
韩松落

阅读全文

今大早就到县城办点以为要排队办很久的事,没想到事情很顺利且很快地解决了,更没想到的是下午开车回来时车胎没气了。

车胎没气倒很快给我发现了,因为车子有点不一样的声音(我对这些还算敏感,不是个大条的人)。于是立马停到路边人家门前的大空地上检查,结果是很显眼的。一阵窃喜一阵忧,窃喜的是这是很小的事,我觉得我应该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回去还能得意地说我自个儿在路边把车胎换好了;忧的是我今天的着装实在不太宜换胎,今天为了赶出门,直套了个长裙,长发像往常一样散着,而且也没有意识到要带橡筋。于是要趴下着为千斤顶找位置的时候,我就各种扭捏状,一方面不想头发扫地弄脏,一方面不想裙子弄脏,一方面也不想膝盖直接亲吻大地,因为沙石会弄痛。
阅读全文

最近知道了一位诗人——顾城,也许你会很陌生他的名字,但你一定不会陌生一句话——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其实,这是一首诗,《一代人》。

静静地读着顾城的诗,心一下就深深地坠了,灵魂忍不住地悸动,久久不能开放,文字引导着自己看到那个童话般地自己,幼稚,单纯而无厘头。

当然,如果你不爱诗,如果你不带天真,如果压抑你的感性,如果你不够童真,大抵是很难懂那种共鸣的心境。

我算是个爱诗的人,上了高中后就非一般地爱上席慕容的诗,常常在雨天的语文写作课上思绪纷飞,写文章前总要先扯一首就算只有四五句的短诗,而且都是仿席风格的诗。貌似还听过这么一名话“读席慕容的诗读懂青春”,我自己是很认同的,就算现在觉得已不在那个年代了,重读还是有各种感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