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3 > 五月

Opencart是什么? 看这里

关于Opencart 的中文使用文档资料不多,关于在Nginx 下设置Rewrite 的资料也不多,有些有用,有些没用,或者说不够全,自己根据网上的两份整合成了一份,亲测有效。


location / {
			if (!-f $request_filename){
			set $rule_0 1$rule_0;
		}
			if (!-d $request_filename){
			set $rule_0 2$rule_0;
		}
			if ($rule_0 = "21")
		{
			rewrite ^/min/([a-z]=.*) /min/index.php?$1 last; 
			rewrite ^/([^?]*) /index.php?_route_=$1 last;
		}
		if ($host != 'www.example.com') {
            rewrite ^/(.*)$ http://www.example.com/$1 permanent;
		}
			try_files $uri @opencart;
               }
		
		location @opencart {
			rewrite ^/(.+)$ /index.php?_route_=$1 last;
		}

		 location /admin/ {
			index index.php;
		}

		location ~* (.(tpl|ini))$ {
			deny all;
		}

先把”www.example.com”换成你的域名。

把这段代码放在 conf 文件

 location ~ .*.(php|php5)?$ 

之前。

上传更新后,记得要重启或重载NGINX。

这代码亲测是有效的,但实验效果的前提必须是在后台对商品管理,分类目录,所有有“SEO关键词” 的地方设上关键字,否则无用

个人觉得 Opencart 的SEO 设置方面还有很多需要调整的东西,之后有收获再分享出来了。

两份代码来源:

http://www.x-note.co.uk/nginx-rewrite-rule-for-opencart/

http://ntcn.net/blog/?p=346

最后,分享一下“Convert apache htaccess nginx rewrite” 不知转换地准不准,没试用过,但先记下来。

正如所有认识我的人的印象——我是个很坚强的人,从来不哭,至少不在大家面前哭或者从来不大哭又或者当大家大哭时我也只会含泪。这样的印象不刻板,就是这样的,我讨厌哭。讽刺的是我从小到大的乳名是一个与哭叫有关的名词,也许是小时候无厘头地哭太多了,把长大后的份额都用完了,以至于现在好像不足够难过的理由都不能哭一样。

“哭”在我看来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是能不能的问题。哭泣一点用都没,只会越哭越难过;哭泣还会让看到的人更难受,而自己只会更感性;“哭泣”是个很矫情的行为和词,而我从不让自己矫情,这种像是博取同情,装可怜的行为总会在我发生前先命令自己不准要;父亲不喜欢哭,他总会问,你到底哭什么?于是,我在内心千百句地问自己,我哭泣的理由合理么?足够么?有用么?父亲还会很直接地说,不要哭着(应该叫抽泣更合适)和他讲话,于是,我不知道哪来的能耐在十来秒内止泪止抽,奈何我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

哭真是没用和懦弱的表现,例如在那一刻根本思考不到自己要做什么,几乎什么都看不进听不进;例如挂掉三通朋友的来电,回个信息问什么事,忙,不方便接电话。虽然常和朋友说,难过哭泣时可以打电话给自己,理由是虽然我未必真能那么感同深受,但至少可让对方知道有朋友的陪伴会少点难受和孤独感,事实我自己从来不这么做,甚至拒绝接听,是自己把自己埋得太深,也是我明白其实任何人的难过都是一个人过的,过完也许就会好的了。

我不知道哭是不是真的有助于发泄情绪,它只会让我懊恼自己居然忍不了,每一次哭又都极度难受,而它一旦开始,又真的很难止住。对于不常哭的人来说,只是多流了几滴就有颇重的物理伤害,半夜都睡不着觉,看不进书也做不着事,只得蹑手蹑脚地进冲凉房用很烫的水弄湿毛巾一遍又一遍地敷眼,倒不是为了第二天不那么难看,只是因为真的很痛,痛到睡不着。

在上一年三月,我把主机换成了美国的Brust主机。今年的三月,我把主机续费了,续费时是350RMB/year。512M内存,40G硬盘,2个独立IP,流量暂说不限吧,至少从来没超出过。

Brust是出了名的性价高,前两天,代理商发来邮件,Brust降价了,要逆天了!

价格表如下:

no images were found

阅读全文

上一年父亲节的时候尝试亲手做蛋糕给爸爸吃,结果蛋糕做得有点失败。今年母亲节的时候,就没再打算做蛋糕,还是买个蛋糕来得好和快。

蛋糕我在9号就订好了,星期天考完试,母亲过来接我回家。本来以为她会吃完饭再慢慢过来的,但大约也是想和我一起庆祝一下,在没被通知的情况下,她就到党校找我了,但其实我在财政局考。

见到母亲那下,我什么表示都没有,想先买几朵花的,可惜沿路都没看到花店。其实嘛,女人都是爱花的,收到花的那刻都会感到很幸福的。

下午吃完饭,逛了一下街就准备回家,我把车开到一个巷子路口,下车说要去拿点东西。一分钟后,我手里便提着个蛋糕回来。我把蛋糕传给母亲,说,你女儿那么醒目,怎么可能母亲节无所表示呢。

母亲貌似有点惊讶,我问,是不是很惊喜咧? 她说,嗯。
阅读全文

雅安地震的时候有一条新闻报道了李总理在灾区早上吃榨菜伴白粥,然后就有很多人评论说报这新闻的媒体有国人历史遗留的奴性,因为不就吃个榨菜嘛。刚看这新闻时,我也觉得有点不太正常,是奴性?有点,但好像不只是。

榨菜本身就是很普通的美食,就像泡菜在韩国。我觉得95%的国人都有吃过这玩意儿,更何况出生在60年代的李总理,说不定他还很喜欢呢,就像有人就是喜欢吃鸡屁股一样。尽管榨菜身贱,但不管谁吃它都是自然之事。媒体这样一播总会让人轻易认为总理不能吃“贱”菜,要吃地“富贵”一些。其实并不是我们总理介意吃“贱”菜,只是官员习惯被俸禄,当他们不接受被俸时,媒体弄得好像感激涕零样,这种奴性要不得的,想来这也是一些过度腐败现象所致。又或者说别人媒体根本并别无它意,只是形式般地把我们总理每天吃什么做什么告诉大家而己,只是大家想多了,神女有意襄王无心。
阅读全文

昨晚农夫山泉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在各种大V的讨论下,我终于去了解了这个事,得出的结论是——我之前被忽悠了,忽悠我的不仅是京华时报,也是我自己。

之前知道这事是我看到一个媒体的大字标题——“农夫山泉不如自来水”,然后非常惊讶地告诉我母亲大人,带着中国食品都是不靠谱和商家为利盈可以无恶不作的刻板印象我潜意识地相信了,母亲大人更是坚信不疑。在接下来的近一个月,我外出都不再买农夫山泉了,最近都改喝景田,要知道我个巨能喝水的人,要外出干点什么没带水的话都需要买矿泉水喝的,而我一直是农夫山泉的小铁消费者,因为感觉口感是好一点,是有点甜的样子,而它其中的一个厂地在河源万绿湖,是我去过两次的一个好水好山的地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