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6 > 六月

当第一次闹钟响起时,想到是周末,我迅速地把它off了。当我意识到要起床时,已经快8点了,像条虾一样马上从床上弹起来,洗漱换衣服,然后跑回了公司。不是加班,是这个周末报名参加了公司的志愿者活动,主题是“粽情夏日,爱与相伴”,内容是去探望某村的12个五保户

我不是个爱心泛滥的人,但对一些老无所依的困境会特别容易感觉心酸,所以报名的时候也就义无反顾了。当车子驶向村委时,一点也联想不到贫穷一词。后面发现这个是在不同地点都分布有村民的村子,而我们要探访的五保户就在另外一些点了。

没有山路十八弯才抵达,相反,离镇中心非常短和顺的路。只是真的非常地穷,家徒四壁,一点也不夸张,而且还是传统的泥土房,瓦顶。像安排地那样,我们送了粽子,油,电风扇。本来计划还要帮他们打扫的,后面发现他们的房子土的不需打扫,而且有些五保户是依靠拾破烂为生,除了一张床外,堆满了废品。

带我们去看的村委说,五保户每月都有700元的生活金,而且过年过节都有人各种志愿者去看他们,温饱不是问题。整个探访虽有很多令人心酸的地方,但当我在想他们过得开不开心,快不快乐时,答案是不确定的。去探访五保户,我们带去的只是物质,帮助解决基本温饱,送去温暖。

以前母亲就说过一个道理,人一辈子,吃多少穿多少是整定的,好吃的一顿,不好吃的也一顿,睡的也就那么几平米,连时间都是差不多的。越长大,就觉得越有道理。只要温饱问题被解决,那些贫困村,不等于不快乐,那些留守儿童,不等于不快乐,那些养老院的老人,不等于不快乐。他们只是现状与普世价值追求有点不同。

农村里那些经济收入不稳的人群,依然每天笑意迎迎地打麻将,我相信他们是过得真舒坦。那些和老人一起住,父母在外打工的孩子,我相信他们依然无忧无虑过着每一天。在每一个人的脑子里,世界都是不一样的。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世界,也有一千个快乐的原因。

在人组成的社会里,大家的世界不断地相交,被融合,被排斥。有些人是活在别的人眼光里,以他人的认同感而立足,也有些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自己的认同感而生活,但更多的应该是在两者间不断地做选择,调整,纠结,产生各种喜怒哀乐。不管是融入普世价值,还是坚持特立独行,我想都是没有关系的,只要开心就好。用经济学的话来说:市场会告诉你答案。

在某次聊天Mango和我说,她最近在想赚那么多钱来干嘛,那么努力地赚钱又是为什么。然后她发现,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候是和家人一起出去玩,以后要多和家人活动。我表示非常认同和赞赏。快乐和幸福不需要很多条件,只要一个人的温饱被解决,就值得思考幸福和快乐的问题,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它来自哪里?

人生的追求是快乐么?如果是的话,其实这世界并没什么贫富差距。

快乐,别人不能给予,幸福,别人不能分享和剥夺。幸福和快乐与否,只是个人能力问题。然而这个能力与学历,与智商,与情商,与金钱都没有关系。在温饱不是问题的情况下,其实它只与欲望和追求有关。我们唯一要做只是让我们的能力匹配我们的欲望而已,能力与欲望能不能匹配,市场会告诉你答案。强求便痛苦。所以佛学中贪是万恶之源,大约也是这个道理。

生活的世界,能力,欲望,在这个三角公式里,我们竟掌握着两个变量,就不必悲伤和害怕。相信,人与人之间的财富比较,不是只有金钱,还有思想,你的思想高度决定你的灵魂在哪里,你看到的世界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