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政治

雅安地震的时候有一条新闻报道了李总理在灾区早上吃榨菜伴白粥,然后就有很多人评论说报这新闻的媒体有国人历史遗留的奴性,因为不就吃个榨菜嘛。刚看这新闻时,我也觉得有点不太正常,是奴性?有点,但好像不只是。

榨菜本身就是很普通的美食,就像泡菜在韩国。我觉得95%的国人都有吃过这玩意儿,更何况出生在60年代的李总理,说不定他还很喜欢呢,就像有人就是喜欢吃鸡屁股一样。尽管榨菜身贱,但不管谁吃它都是自然之事。媒体这样一播总会让人轻易认为总理不能吃“贱”菜,要吃地“富贵”一些。其实并不是我们总理介意吃“贱”菜,只是官员习惯被俸禄,当他们不接受被俸时,媒体弄得好像感激涕零样,这种奴性要不得的,想来这也是一些过度腐败现象所致。又或者说别人媒体根本并别无它意,只是形式般地把我们总理每天吃什么做什么告诉大家而己,只是大家想多了,神女有意襄王无心。
阅读全文

昨晚农夫山泉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在各种大V的讨论下,我终于去了解了这个事,得出的结论是——我之前被忽悠了,忽悠我的不仅是京华时报,也是我自己。

之前知道这事是我看到一个媒体的大字标题——“农夫山泉不如自来水”,然后非常惊讶地告诉我母亲大人,带着中国食品都是不靠谱和商家为利盈可以无恶不作的刻板印象我潜意识地相信了,母亲大人更是坚信不疑。在接下来的近一个月,我外出都不再买农夫山泉了,最近都改喝景田,要知道我个巨能喝水的人,要外出干点什么没带水的话都需要买矿泉水喝的,而我一直是农夫山泉的小铁消费者,因为感觉口感是好一点,是有点甜的样子,而它其中的一个厂地在河源万绿湖,是我去过两次的一个好水好山的地方。
阅读全文

上一年购书时 因特价买了一本韩松落的 《上帝是个不合格的药剂师》,这是一个娱评人的散文集,买这书不是为了满足八卦心理,只是根据我读杂志的经验通常时评文都有小事件大视角的特性,当然也因特价书可选的非常有限。这本书一点都没让我这个会看八卦新闻的人失望,而其中有一篇文章,在这个时候分享出来似乎非常合适。

大大方方爱上爱的表象
韩松落

阅读全文

要讲的就是前一阵闹的非常火热的香港在中央的建议下打算推行国民教育的事,当然现在风头已经彻底给钓鱼岛事件抢了。

我想广东人对这事的关注度应远超其它省,不仅因为地理上的亲近,还因为我们还能收看到香港电视台,例如TVB。正常人都会猜到港人对这东西肯定要挣扎一下的,只是没想到民众的挣扎不只是扭捏一下,他们可是拍着桌子跳起来大声吼道,操,你妈的,搞毛啊,搞什么也不要搞我们下一代。

看到这样威猛凛然的反抗,不少大陆人都唏嘘不已。有人说这是中国仅存的两块圣土之一,要反的,为民主精神,为自由思想。也有人说,有必要吗,不就多学点东西,香港你他妈的还不是中国的。也有人唏嘘我们怎么那么苦逼,不仅不能操不能靠不能反抗,还要让我们下一代倒着也要背出“中国是个地大物博,多民族融合的国家,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主权就没有人权”,当然最好能在这些话题的写作上能拿个第一。

对于这些感叹,我全都有。
阅读全文

近日,在微博上看到同学发了一个这样的微博:

 

然后就和同学讨论这事的真假和该怎么办。

因为有图有真相,发微博的也只是一位普通的同学,没有必要捏造事实,想到中国每年都产那么多的地沟油,再想到饭堂如此大的需求以及毫不吝啬的用量。我们更加肯定——我们应该在吃着地沟油!(可惜我们没有认识食堂的采购人员,无法确凿事实)

那么假设我们就在吃着地沟油。我就和同学说,其实我们中国人骨子里就是少了些清澈的坚定,理性的反思和勇敢的反抗,也就是传说中的奴性。当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能判断出我们在吃着地沟油时,我们却都选择了沉默地接受。是因为觉得无商不奸,商家这样可以降低成本,更是因为大家都在吃。
阅读全文

 

“粉丝”一词来源于追星族。正常情况下,一位演员的粉丝是因为欣赏其精湛的演技,一位歌星的粉丝是因为欣赏其美妙的歌喉,一位企业家的粉丝是因为欣赏其智慧和踏实,一位作家的粉丝是因为欣赏其才华和思想。身为一位韩粉,我欣赏的是其幽默的文笔、批判的理性思考,还有文章表现出来的谦虚和体现出来的价值观。

我个人从来不排斥“粉丝”这一词,因为总有那么一些人你是想以其为榜样,追随其学习的。就像很多科学家想成为爱因斯坦,很多哲学家想成为黑格尔,很多歌星想成为Michael Jackson, 很多演员想成为玛莉莲梦露,很多作家想成为鲁迅。只是,只是这些偶像那么地遥远,死亡原谅了一切,遗留下来被学习的都是其成就的光芒,只是,只是这些偶像那么地闪耀,辉煌泯灭了所有的妒忌,就像星星永远不会和太阳比亮。

在很多人的传统认知里,粉丝的地位不仅低人一等,且带着粉字,就意味不管是非,盲目地追随。我不否认这样的追星粉丝很多,例如喜欢一位演员,从而认为其本人就如戏中的角色一样十全十美,喜欢一位科学家,从而认为其EQ如IQ一般高,喜欢韩寒,觉得其放的屁都是香的。就是那么一部分的盲目追随者给这个群体戴上了一顶无知的帽子。

我常在方舟子的微博或一些倒韩的文章中看到他们统一对所以支持韩寒称为“韩粉”并冠与盲目追随的帽子。我不禁觉得可笑,像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狐狸。我相信所有能成为韩粉的人,都是因为欣赏其理性的批判的思维及追求真善的品质,显然有理性的批判思维的人与“不论是非,盲目追随”就是两个截然相反的判断。如果非要把挺韩的韩粉们都判定为无知或盲目追随或不论是非,那我是不是可以间接地推出喜欢韩寒的文章会导致无知或盲目追随?这就是正确的是与非?
阅读全文

昨晚,看到一条微博:一个日本人骑自行车环游世界,走过了十几个国家,结果在武汉丢了自行车!

第一秒觉得非常搞笑,第二秒觉得有些脸红,第三秒就转发了,目的是想让更多的人意识到中国人的问题。

随后,发现此事专门开了个微话题,便点了进去,知道了事情的全程:

日本人河源啓一郎骑自行车环游世界,三个星期前到达武汉。前天,他将车停在汉街入口处,因超出了约定的停车时间,看车的大爷下班了,而他的车也没有站架,因此靠墙停放,没有停在指定地方,然后不见了。他希望能找到他的自行车。据悉,这辆自行车经过了改装,价值13000元人民币左右,已经伴随他走过了十几个国家。

2月20日 23:52 新浪湖北:

2月21日 00:07 平安武汉:

日本来汉游客河源啓一郎被盗自行车找到了。17日晚,河源啓一郎自驾的自行车在汉街入口处被盗,武昌公安分局连夜组织开展侦查。20日晚11时,办案民警在武昌南湖附近将被盗自行车追回,并连夜发还给河源啓一郎。河源啓一郎对警方及时为其找回爱车表示感谢。此案还在进一步办理中。

看完整个事件,意外自行车居然找回来了,看来互联网的力量的确很强大,还让我意外的是关于“日本人环游世界单车被偷,你怎么看?”的投票结果。

这是一个2项选择题,于是就一厢情愿地以为绝大多数人都会有选“不好意思,让国际友人笑话了”,结果也不过一半多一点。

这事件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对于国民素质的羞愧,当然再细想下才觉得不至于那么严重。这样的投票不会关及是非上的选择,每一个选项都只是一个合理的表态。唯一可以看到的就是,当问题发生时,我们首先会站在什么角度去思考问题。

随后,我看了看网友们的评论,自已的思考面慢慢地给打开,有些还很有意思。

网友A:

这是普通的盗窃事件,在全世界都不可避免,不需要大惊小怪!

网友B:

不要以为这个事情很稀松平常,它毕竟暴露了我们城市的治安问题。如果他的自行车丢在其他国家,我们会不会笑话那个国家呢?

网友C:

哪个国家还不能有点贼啊?盗车的可不看你是不是国际友人,基本的交通工具都照看不好,想环游世界,还欠功力啊。

网友D:

人家日本人准备环游世界的自行车,骑了一年半,走了十几个国家都没有丢,怎么才来到武汉,那还有自行车收费员看着的,就丢了呢?难道要让以后的国外旅游手册上都要加注一条提醒,中国有风险,入境须谨慎。

网友E:

据多家媒体报道:河源启一郎是一位日本人,他有一个愿望,就是能骑自行车环游世界。到现在为止,他已经骑着自行车走过了十几个国家。骑着自行车走了十几个国家都没出问题,途径武汉时却仅仅只用了两个小时,日本旅行者的自行车就被偷走了。中国小偷的效率竟然如此之高,不去申请世界纪录实在有点屈才。

网友F:

这本来是一起再平常不过的事件,但武昌警方却把它变成了新闻!一个千万人的城市,丢一辆自行车算什么呢?日本人的怎么了,美国人的又怎么了,能算是丢人的事吗?真正丢人的是武昌警方(或者说中国人)对待自己人和日本人的不同态度——期内媚外!

网友G:

日本游客环游世界到武汉自行车被偷,这足够讽刺!全武汉警方一夜之间找回自行车,这更加讽刺!最讽刺的是:当日本名古屋市长否认南京大屠杀当时,南京官员沉默!最最讽刺的是:日本名古屋市长多次否认南京大屠杀,南京居然和名古屋是友好城市!而且还已经友好了34年~~~~

网友H:

有些人素质确实有待提高,国际友人丢车不仅不帮忙还幸灾乐祸,还咒骂,还扯历史,确实给世界闹了笑话。

网友I:

1937年7月7日夜,卢沟桥的日军称有一名日军士兵于演习时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此为全面侵华导火索的七七事变。 2012年2月,武汉的日本人河源啓一郎声称自己的自行车在城内丢失。机智勇敢的武汉警方连夜找回了自行车,挫败了日本人的阴谋!

网友J:

丢了吧~大家喊丢人丢到日本去了~日本人丢了车,武汉丢了人~好吧~为了不那么太丢人~全城戒备给人家找自行车~嘿~找着了~大家又受不鸟了~说国人丢自行车的话~没这待遇~那你说是给人家找到好呢?还是不找到好呢?其实根本原因在于~从自行车丢了的那一刻~我们就彻底丢了人了~

网友K:

说明中国人没日本人命好。

鸡爷:

如果他再不走,底裤也会被偷掉。

这样的事件,舆论是最自由的,因为它是是非非,无法辨认。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五毛,水军。而我看到的大部分是评论指责警方选择性执法,其次是自嘲式表达对国民素质和治安现状的无奈。然后则是表示是偶然事件,不必大惊小怪。少量的强调日本人没有按时取车导致丢失,这个态度是我最为鄙视的。

我的态度

警方选择性执法?

中国的警方会选择性执法吗?这是勿用质疑的!但是,这件事并不具代表性。

刚看到结果的时候,我也意外警方居然可以那么快破案,但认真看了看事件的经过(第一个图),便知道真相:车子流入黑市,用1000元买了车子的市民看到新闻,想还回给河源君,但因为联系不上,于是报案了。于是,警方在不费吹灰之力下就破案了。然后再经过媒体放大般地传播“警方迅速侦破,一夜破案”,对比效果就出来了,就显得警方选择性执法。

引用《好大一辆车好大一张脸》

警方对于网民的质疑也提出自己的依据,一者该车的价值已经达到立案的标准;二者舆论的广泛发动、市民的积极参与;才有了破案的神速与物主还主的基础。换而言之,有群众的基础才是该案破获的真正关键。这话看起来真的无可辩驳,如果国人在丢失万把元东西的情况下,能够引发媒体的积极参与,归还之日也是指日可待的。

这件事,可以明显地看到主流媒体的向导作用,假如结果是写市民主动还车,就不会有那么大的舆论了。跳过市民报案的环节,是意外的忽略?还是为了为彰显中国警方的高效?

依我看,这事能得到获得群众的基础,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互联网!

选择性执法就错?

想象一下:

  1. 河源君去报案,警察问:你车多少钱?河源君说:1.3万人民币左右。警察说:一部自行车值不了那么多钱,立不了案。
  2. 河源君去报案,警察问:你车多少钱?河源君说:1.3万人民币左右。警察又问:你车有牌或钢号不?河源君说,没有。警察说:什么都没有,我们查不到的啊,你下次小心点吧。
  3. 河源君去报案,河源君去报案,警察问:你车多少钱?河源君说:1.3万人民币左右。警察又问:你车有牌或钢号不?河源君说,有。警察说,好了,回去等消息吧。河源君也许等到死也等不到。

要是真的发生这个情况,你就不会骂么?本来就丢人的事,我们不想一丢再丢吧?也许我们还要庆幸他们居然选择性执法了,如果他们对什么案件都像对我们丢失自行车一样,我们才无地自容。

其实我们是希望会有选择性执法,例如,惠州一公交乘务员因喝止小偷作案,被团伙拖下公车恶打一分钟,此事一报案,不同地方警察联合破案,抓到犯罪人。再例如,清贫的清洁工,辛苦大半生积攒到的钱给骗子骗去时,警方迅速成立破案队伍,抓到骗子。美德需要给扩散,正义需要给重复,邪恶应该给严惩。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如果不是因为警方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为钱,为权选择性执法时,我们也不会忘了原来选择性执法可以不是贬义词。

我承认很卑微,很弱小,我不指责警方选择性执法,只怕警方不执法。

相关阅读:

《人民日报评日本人武汉丢车事件:普通市民难享VIP待遇》

《“日本人丢车案告破”何以引质疑》

关及国际形象?

首先,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如果只是日本人的自行车被偷,那么一定没有人理,不巧,这不是一部普通的自行车,这是一部走过十三个国家都还安全的自行车。很自然地就升级成为国与国的之间比较了,关乎国际形象,难怪警方会重视,谁都爱面子吧?就算是真的不好,我们也不想给别人知道?我也无法想象一个民族已经发展到不介意示丑的境地。

有评论说:

中国总是虚伪地为不在国际友人面前失面子,而忘记了面子以下对同胞也要地道一点,可怕而又可怜的自尊。

其实有些无奈,这个世界是分种族,分地区,分宗教的,在各种分类和竞争下,必然有歧视。而一个正常的国家都是统一对外,然后却又无法避免内部战争。就像中国8年抗日接后3年内战。就像一个正常的母亲在总想在外人前展示自己孩子的好,纵然孩子调皮至极。就像我们的母校,心中骂他千万遍,却不欢喜外人批评一句。

反应中国人素质?

盗窃每个国家都有,区别只在事件对于他们来说是不是个别的偶然的。我没有出过国,自然不能从常识上去判断。常看报纸却知道中国人的整体素质是不够高的,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自嘲式的评论。即使不看报纸,我们也能从身边的事情知道,坐公车时,我们需要时时夹住手提包,按住口袋中的手机;坐长途车时,家人总都会提醒要照顾好自己的财物;去异地求学或求职时,家人和朋友都叮嘱带眼识人,不要给人骗;我的朋友有4个买了自行车的,有3个人的丢了;我身边的人大多都有过被盗或骗的经历。

我觉得丢人,因为这并不个别和偶然,它是常态,反应了我们的丑陋,传播了我们不想给宣扬的国情。

如果这事发生在一个整体素质很高的国家,也许他们会不屑于去理会,因为大家都知道,那真的只是个特例。而对于这事造成不实的影响,大多数的评论都会是指责小偷,谁也不想让一颗老鼠屎祸害一锅粥。

我们辨解,只是乞求不要一竹竿打翻一船人。而我们又不会特别地揪出小偷进行批评,小偷那么多,他只是不幸地偷错了车,所谓罪不责众。责怪小偷,显得不公,但当我们舆论都不责怪小偷时,是否在默认地接受这种事?最该自我反思的小偷却无法意识到错误,这样的社会是畸形的,是我们要悲哀的。所以不要批评那些责怪小偷的人,他们的素质往往是最高的,指责小偷看似最幼稚,最不理性,却又是最正确的。

事实,评论中几乎没有责怪小偷的(估计会责怪小偷的人只有在小学生了)。这也是中国道德发展的现状,正义可以得到申张,罪恶却无法得到严惩。罪恶无法严惩的原因是它在侵蚀着大众,建立着它的群众基础,纠正这样情况,我们差一个深刻的反思与大胆的开始。

很多自嘲式的评论显示出我们的无奈。保管好自己的财物,加强治安管理都是在应对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说中国有13亿人,基数大,相应地小偷也会多一些,其实都只是自我安慰。

有很多客观的条件导致了小偷的形成,贫富差距,资源分配不均,制度腐败,生存环境恶化……在我看来,对于一个已经解决温饱问题的国家,这些都只因道德缺失。莲出淤泥而不染是天性,孟母三迁告诉我们,我们是受环境影响的动物,如何阻止道德缺失才是解决之道。

犹太人的智慧中,有一个小故事:

犹太学者想见守卫城镇的人,有事想调查一下。城镇的镇长出来了,但学者说:“不,不对。我想见的是守卫这个城镇的人。”接着守卫队队长出来了。学者说:“我们想见的既不是镇长也不是守卫队队长,而是学校的老师。真正守卫城镇的是教师。”

犹太人认为没有学校的城镇不能住人,教师比自己的父亲还重要。我们尊敬一位老师,不在乎他学位和地位有多高,而因为他塑造了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悲剧的是,中国的教育在乎的是学位,也许能认出所有的字,解出所有数学题,但却不一定真的懂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人格教育无比重要,但却没有得到强调。即使我们是知道所有的美德的,我们是喜善厌恶的。但在坚守我们价值观,在不被环境污染的过程中,我们缺少一个信仰,一个使我们可以坚持的理由和源动力。

相关阅读:

《找回单车不等于找回了道德与良心》

《日本人骑单车环游世界到武汉车被偷谁该反思

六 我的思考

每个国家都有贼是真的,中国人素质不高也是真的。这是件偶然地放大中国人丑陋的小事,幸运地是,我们没有无动于衷。

一个会自省的民族才会进步,一个可以用精神抵抗物质贫瘠的民族才是强大的。我们不够好,但我们想要好。社会发展的路上我们会迷茫,但我们会思考如果要进步,应该要朝着一个怎样的方向去思考。

理想国虽然很遥远,但我想走在路上。

昨晚和一位网友聊天,意外地聊到了淘宝(意外到我连作业也没做完,囧),对上一年淘宝商城加价事件,淘宝建立淘宝商城是否道德提出了完全不同的看法。我们的聊天很是激烈,谁也没说服谁,当然也没有恶骂。我们最后的争议点就在他认为淘宝网到淘宝商城的建立是缺少道德的,而我却认为合理也合情。聊到最后,我们只达成了一个共识,我们不在同一个的世界,当然他也觉得我幼稚,思考东西不够成熟以及知道的东西太少。虽然我不认同,但这不是用言语或一下子可以反搏的东西。

至于观点的对错,我倒不在乎,重在得出结论的过程。倾听他说那么多,只是想辩证一些,看看不一样的思维角度。尽管我是愿意给说服的,但今天在花了一些时间,查阅了淘宝的历史,重新回顾事件的过程,看了很多评论后,仍未能让我认为淘宝网转成淘宝商城存在道德问题。而在重新看这件事时,却有了一些更深地感悟。

事件回放:

“2011年10月10日,淘宝商城官方发布了公告,表明技术服务年费从每年6000元提高到5万 元和10万元两档,保证金从1万元提高到5万、10万、15万三档。年费和保证金的大幅提高使得许多淘宝商城的小卖家无力承担,不得不选择从商城退回到淘宝网。

部分没有经济和品牌实力的小卖家对此不满,他们在YY频道几天内组织聚集了数万人,对淘宝商城某些知名大卖家实施集中攻击,借此向淘宝官方阿里巴巴施压和发泄不满。”

看到了一篇评论《合法不合情 新规拷问淘宝商业道德》,大约和网友的意见是比较符合的。

摘取了文章中一些关键性的段落:

“淘宝提供交易平台,大小卖家借地生财。生意做好了,平台的价值上升了,就好像租了路边的商铺做生意,地段活络了,那么商铺也涨价了。在商言商天经地义,然而这事情在淘宝手中做出来,却颇有几分卸磨杀驴之感。

淘宝网平台大成,却突然提高门槛,飞起一脚将草根卖家踢出商城。这就好比一家公司,员工在公司打工二十年,公司发展了上市了成了气候,却将老了的员工一脚踢出公司,边踢还边振振有辞——你在我公司工作了二十年,我可是给了你工资的。如今你老了干不动了,不雇你了,有啥不行的呢?是,道理上说这没啥不行,但是谁都会觉得这公司刻薄寡恩。谁又愿意在这样的公司挣点工资,然后再被他一脚踢走?这无关法律,却没有了最基本的商业道德。

又有人将淘宝此行比作租房子,房租贵了,租不起就别租,赶紧搬到便宜的地方去。这种“嫌贵你 别买,嫌坏就滚蛋”的言论,再也没有谁比我们的专家教授们更会用——“北京的房子贵,贵你别呆在北京啊。上海的房子贵,嫌贵你别来上海啊。”同样的是嫌贵 你别来,那为什么换到房子上专家教授就是砖家叫兽,换到了淘宝,这就成了以商言商你情我愿?

对淘宝草根商城卖家,淘宝商城就好比路边摆的红薯摊,再小也是人家的糊口之路。就这样一句出不起钱就掀了卖家的糊口摊子,还摆出一副出不起钱你可以去找别的活计的派头。这同样无关法律,同样令人心寒齿冷。”

没有淘宝前期大量投入,广大小卖家也没有机会“以很小的投资”发展全国范围内的网络个体经营;没有广大小卖家的拥护,淘宝也无法壮大,并在后期的相关项目获利;总而言之,卖家和淘宝是互益的,从开始就没有谁欠谁之说。

一个商业公司发现了一条有利润,对它商誉有保障的路可走,而这个步子会伤害到之前互助的伙伴。存在道德问题?

把上述例子换一种情景就不一样了,一家公司的老板发现了新的投资,前景和盈利率都比现在高,而你是旧投资方式的受益者,在要求老板顾及情义坚持旧的投资时,是否应该想想自己这么做是不是也伤害了他人的利益,这样又是道德的吗?

我们会感谢老一代给我们创造出现在的生活,但老一代也必须正视自身的局限性,从各个岗位退下,交由年轻一代去发展。也许这个例子并不够合适,但意思却是很明确:要对自己有正确的定位,而这个定位市场会告诉我们。当然,你还可以理解为需要自知之明,需要严于律已,以宽待人。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在要求别人对自己有情有义之前,应该先思考自己是否会如此对待他人。当我们的利盈受损时,先思考这样的受损是否合理,再从自身去找问题,而不是希望用需要同情来占领道德高地。

作为一种有感情的,有道德约束的动物,前进的路上会考虑很多,所以进步会是缓慢,迂回地。正如淘宝的发展,如何做到实现道德上的要求——富有同情心,达则兼济天下?人是群居动物,进步必然是发生在人类社会,不带人情味地做人做事,估计没有人会喜欢。在这里,我只能说,放缓前进的脚步,不要和大部分的人拉开地太远,等一等吧。正如,我在《矛盾》一文曾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低于社会个人平均利益的个体终究也理应给淘汰!纵然有同情,有可怜,但同情和可怜的办法不是自我牺牲,分享个人利益于弱者,而是影响弱者去前进,去提升个人利益。”

很多评论说,让“马宗师”走下神坛。所谓的在神坛之上,很大一部份都只是群众一厢情愿地认为,为何不能公平地意识到马云不是神,他是一个商人,至于是否成功,是否诚信,是否伟大,是否虚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事实,大多数卖家也都是理性的,《淘宝商城攻击事件的孰是孰非》“这次淘宝商城的所谓“中小商户”攻击,据淘宝称很大部分来自于淘宝曾严厉打击过的“刷钻”和“恶意差评”机构,这些人以前都从事过炒作信用的违规行为,只有一半是来自真正的淘宝商户。”《淘宝商城被撞腰的背后》“那些向淘宝抗议的人中,有不少是淘宝的竞争对手,也有售卖伪品依靠欺骗为生的商家,也有部分安分守己的中小商家,真正的小卖家跟普通用户,是完全没有这样的动力去抗议,他们受到的影响是最小的。”

而淘宝也并非无情无义,也没有断人糊口之路,不升级淘宝商城依然是可以在淘宝网上免费开店,继续免费使用平台。而在事后马云也因为新政向老客户做出了道歉,并将淘宝商城新政延期至明年9月30日执行,新客户则从明年1月1日开始。马云誓言所有商家2012年的保证金减半,阿里集团追加10亿元进入消费者保障基金,为商家缴纳另一半保证金。

这件事在我眼中看来,并没有传统上的道德问题,只是正常人与人之间的利盈冲突。也因为我们都是有受道德约束的,事情很少会极端地发展,折中一下便是一个进步了!小卖家学会自我反思和升级,淘宝学会在新政前和小商家们有足够的商议,尽量降低受损的商户,选一个让大家较为满意的加价。而整个电子商务的发展也朝着一个更加诚信,公正,优质产品的方向发展。这个事件,非零和博奕

看到有些文章说商家们的活动是为了防止行业垄断。淘宝网的电子商务在行业中的确有寡头的倾向,而个人的认为,商业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是一样的,都是从分到合,再由合到分的过程。尽管是寡头企业,也是从自由竞争市场走过去的。关键是,没必要考虑那么远,活在当下,存在必有理。

相关阅读:

《淘宝遭数千小卖家”砸场” 专家:商业道德待规范》

《淘宝商城的最佳选择 :马云应放弃道德神坛》

《淘宝商城攻击事件的孰是孰非》

《淘宝商城被撞腰的背后》

《淘宝商城的最佳选择 :马云应放弃道德神坛》

《官与匪:我观淘宝商城与部分小卖家之冲突》

   前一阵,台湾塑化剂食品安全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向来都不爱喝奶茶,冲泡的果汁,但因为这事,我更坚决以后要少喝垃圾饮料。事实我的厌恶情绪是很无力的,在如果查的是中国饮料产品,倒的可能就是千万家了,吃饭有地沟油,毒大米,喝奶有三聚腈胺,西瓜有膨化剂,什么时候喝矿泉水也可能微量元素超标,前一阵看新闻说中国的牛奶合格标准最低,想想不对,中国吃的合格标准都很低,当然这可以纠结于人口基数大,却永远纠结不到食品审查机制上。食品安全一直是个问题,却也一直给忽略着。

最近网络多了一名红人——郭美美,前两年知道红十字会对于捐款会收取大量的手续费,现在郭美美事件坚定了我捐款不选红十字会。虽然没有事实说明郭美美的红十字会关系,但郭美眉与红十字会不血浓于水也是一衣带水的关系了,八九不离十。芙蓉和凤姐的红火是靠抄作,郭美眉的的红火不知能不能称知为愚昧或虚荣?

这两天达芬奇家具造假也闹得很大,但这纯属商业诈骗,除了管理机制的漏洞外,更需要反省的是人民过度崇洋媚外的的心理,国内制造取名国外的进口品多多不少,化妆品,衣服,连大名鼎鼎的APPLE产品也有70%~80%来自国内的富士康。

CPI连创新高,肉贵,上百万买套房,总人有能花几十万买个家具,却也不见银行提高准备金率,但印刷钱的脚步却从未停止。有钱了还是移民到一个藏富于民的国家好。

最后很不懂的是江泽民病逝一事,新闻为什么要屏蔽,为什么要封锁消息?当然我的确不清楚这消息能造成多少的负面影响,但在一个讲求法制和民主的国家,这消息给封锁了,就很负面。不过从一个GFW便知我们被封锁的新闻不少了,见多了,便不怪了。

最后,奉上一篇最近看过的文章,写得很有才,充满现实与讽刺。

 

主席总理你们好!    

    据国家有关当局统计,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升值最快的是住房、墓地、乌纱帽、月饼和二奶。 

    贬值最快的是职称、文凭、道德、诚信和人民币。

    中国已初步建设成为一个由月光族、啃老族、打工族、蜗居族、蚁族、牢骚族、抱怨族、行骗族、逐利族和隐婚族组成的多民族国家。 

    这是一个给力的一年,这是一个杯具的一年,这也是一个纠结的一年。 

    这一年,江西的一个钉子户用最无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死证明不了有关部门的野蛮与无耻,只能证明汽油一点就着。 

    这一年,8名香港游客死在了菲律宾警察的枪口下,让香港人知道菲律宾除了有“菲佣”,还有“菲警”。 

    这一年,一个卖汽车的和一个卖运动鞋的在关于谁“给力”和谁“不给力”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从而引发了“3Q大战”,最后“狗日的腾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末了才知道这俩孙子何止是“坑爹”,简直就是“坑爹”。  

    这一年,李刚没有出名,李刚的儿子也没有出名,但是李刚的儿子的爸爸出名了。    

    最近,国家某部公布了一项统计数据,告诉人们:你要不是三大式人物(大款,大官,大腕)而想在北京买套100平方米总价300万的房,社会阶层所付出的代价请看: 农民:种三亩地每亩纯收入400元的话要从唐朝开始至今才能凑齐(还不能有灾年); 工人:每月工资1500元需从鸦片战争上班至今(双休日不能休); 白领:年薪6万,需从1960年上班就拿这么多钱至今不吃不喝(取消法定假日); 抢劫犯:连续作案2500次(必须事主是白领)约30年。 5:妓女:连续接客10000次,以每天都接一次客,需备战10000天,从18岁起按此频率接客到46岁(中间还不能来例假以上还不算装修、家具、家电等等费用。 

    中国的现状(经典) 1ATM取出假钱—>银行无责 2、网上银行被盗—>储户责任 3、银行多给了钱—>储户义务归还 4、银行少给了钱—>离开柜台概不负责 5ATM机出现故障少给钱—>用户负责 6ATM机出现故障多给钱—>用户盗窃 7、广东开平银行行长贪污4亿—>2年 8ATM多吐7万给老百姓许霆—>判无期 

   中国现状:生不起,剖腹一刀五千起;读不起,选个学校三万起;住不起,二万多元一平米;老婆不是娶不起,没房没车谁嫁你?养不起,父母下岗儿下地;病不起,药费利润十倍起;活不起,一月辛劳一千几;死不起,火化下葬三万几。 

    总结(八个大字):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教育:希望进去,绝望出来;  

房产:蜗居进去,房奴出来; 

演艺:玉女进去,小姐出来; 

信访:窦娥进去,疯子出来; 

官场:海瑞进去,和绅出来; 

煤窑:蹲着进去,躺着出来; 

大学:校花进去,残花出来! 

股市:杨百万进去,杨百劳出来,宝马进去,自行车出来,西装革履进去,三角裤出来。 

    老百姓在思考,为啥玩不过政府呢? 原因如下: 1、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 2、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制; 3、你和他讲法制,他和你讲政治; 4、你和他讲政治,他和你讲国情; 5、你和他讲国情,他和你讲接轨; 6、你和他讲接轨,他和你讲文化; 7、你和他讲文化,他和你讲孔子; 8、你和他讲孔子,他和你讲老子; 9、你和他讲老子,他给你装孙子

用奶粉灭掉00后,

用考试灭掉90后,

用房价灭掉80后,

用失业灭掉70后,

用城管灭掉60后,

用下岗灭掉50后,

用拆迁灭掉40后,

用医改灭掉30后,

……最后,活着且活得很好的人都去开两会。 

 

凤姐,真是一个神奇的人物。中国十三亿人,只有一位凤姐,她的自信无人能比。往前推300年,无人能超过。

我不是凤姐,我不能切确地知道凤姐的言语是不是内心的想法。但以我的认知,以我判断力,以我的接受力,我真不能想象凤姐对自己的认知是真实,出自内心的。所以,暂且我只能把凤姐这一系列的言语和行为称为抄作。

即然觉得别人是在抄作,而且从内心上讲也觉得恶心,但为什么还要说她呢?因为她成功了!

对于一个想成名的人来说,只要在有不违法,不违背他/她道德观的情况下,能最快地在最大范围内成名的就是一个最好的途径。

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就值得大书特书。

互联网是让凤姐红起来的一个重要平台。如果没有互联网,尽管凤姐再雷人,现在也许继续在重庆的某街头继续派着她的征婚传单,又或者说,如果没有互联网,凤姐还在以龟速在实现她发红发紫的梦想。

互联网的信息源为全体网民,互联网的传播速度远比传统媒体,互联网储存的信息量无比大。

互联网是一个平等的平台,不会嫌弃贫富丑美。

因为互联网强烈地促进了信息的流通,造就了红人,的确不算是一件多难的事。

互联网是网络红人的推手。牛人们,21世纪要善用互联网啊,这是一个无成本的平台。

一个时代,一段时期,一个圈子,总会有那么几个特别的人引起人们的眼球。

善用互联网,看看世界这个笼子到底有多大,世界上有多少事我们不知,世界上有多少人我们无法理解,而我们的心脏承受力又能是多少;善用互联网,你还能大声地呐喊。

PS:最近“门”事件很多,红的是女生,受伤的也是女生。感叹,女生要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