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白生活与厨艺

2008年,那年我19岁,开始做这个网站。今年已经2016年,网站还未倒,但已隔了许久未更新,像半死不活一样。

刚做博客的时候,我才大一,那时候不知时光珍贵,也不懂饥渴学习,也不知在UIC这样一个找不着组织的大学里要做些什么好,于是每天折腾这折腾那,变成了一个类似有点geek的小女生。印象那时候好想谈一场恋爱,但好像就真的只是想想,每天依然用着一种不咸不淡,不紧不慢,波澜不惊的态度生活。

现在,博客的草已经蔓延地看不着成长的轨迹。依然没懂时光珍贵,韶华易逝,我给自己的借口是:所谓的珍惜不过是一种情怀,时光不以个人意志而放缓,也就无所谓要怎样怎样,该怎样就怎样。近几个月也每天在折腾这折腾那,没有比以前更geek,但却比以前更如饥似渴地在学习和工作,所谓的如饥似渴不过是以前被动学习现在变成主动学习。学习能力和学历还真没什么关系,甚至和人生阶段都没什么关系,但也许有人生际遇有那么点关系。

不是为了怀念过去,只是觉得最近自己的生活状态很像大一的时候,然而却没有了青春的活力、无知、冲劲,不能像以前那样因为看书,玩电脑,看剧,再随意通宵,不能待自己狠狠,例如有兴趣去参加个十公里的马拉松,坚持连续跑两个月的步,就算晚上10点才走出宿舍。相像的就只有感情的状态,空白到让自己害怕,孤独地像在北极,无聊到让人长胡子。

今晚出来散的步,没有找到小伙伴,后面想打个电话闲聊个异性朋友,翻尽电话本,竟找不到一个目标,没有可想念的一个人,没有可想见的一个人,没有可幻想的一个人,无趣到自己都受不了。

Maybe I just want to have a walk with someone.

268311226878942340

一个月了,我的新工作上手了,住的房子也很好,朋友也在慢慢地结识中,感觉生活渐入佳境,有了新的生活节奏,也有了新的生活期待,一切似乎都在往幸福的方向走去。

 

新旧交替

结束了一段在家比较游手好闲的日子,也在想开了一些事后,我的工作、生活、感情似乎都有了新的开始,正如 Yandy 和我讲的——“神關起了一對門,也會為你留下一扇窗。”这扇窗是天窗,我看到了晴空万里和繁星闪烁。最近我深刻地认识了两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你永远不会知道生活的下一刻会有怎样的际遇;爱情是不期而遇的,有时它来得那么那么地突然和惊喜。
阅读全文

拿了几本书到县城,一个星期以来都闲得很,但书一页也没翻过,工作外最常做的事便是发呆。上网的时候倒看了很多的资料,搜了一些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了解或会有兴趣了解的东西。除了涨了知识外,剩下的便是淡淡的忧伤。

周末回到家打算写点东西。有很多想记的,却又不知如何敲打,反反复复地按着 backspace;还是有很多想问的问题,却没有了那样的契机,甚至是可能;还是有很多想说的话,但已经断了自己窃愿矫情的可能,也没有需要讲述的理由了;有很多想诉的苦,却开不了口也不愿开口。唯一能记记的就是此刻的心境,时不我待,是难过自己的难过,也难过这样的难过终将过去,是人,是物,是时光。
阅读全文

正如所有认识我的人的印象——我是个很坚强的人,从来不哭,至少不在大家面前哭或者从来不大哭又或者当大家大哭时我也只会含泪。这样的印象不刻板,就是这样的,我讨厌哭。讽刺的是我从小到大的乳名是一个与哭叫有关的名词,也许是小时候无厘头地哭太多了,把长大后的份额都用完了,以至于现在好像不足够难过的理由都不能哭一样。

“哭”在我看来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是能不能的问题。哭泣一点用都没,只会越哭越难过;哭泣还会让看到的人更难受,而自己只会更感性;“哭泣”是个很矫情的行为和词,而我从不让自己矫情,这种像是博取同情,装可怜的行为总会在我发生前先命令自己不准要;父亲不喜欢哭,他总会问,你到底哭什么?于是,我在内心千百句地问自己,我哭泣的理由合理么?足够么?有用么?父亲还会很直接地说,不要哭着(应该叫抽泣更合适)和他讲话,于是,我不知道哪来的能耐在十来秒内止泪止抽,奈何我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

哭真是没用和懦弱的表现,例如在那一刻根本思考不到自己要做什么,几乎什么都看不进听不进;例如挂掉三通朋友的来电,回个信息问什么事,忙,不方便接电话。虽然常和朋友说,难过哭泣时可以打电话给自己,理由是虽然我未必真能那么感同深受,但至少可让对方知道有朋友的陪伴会少点难受和孤独感,事实我自己从来不这么做,甚至拒绝接听,是自己把自己埋得太深,也是我明白其实任何人的难过都是一个人过的,过完也许就会好的了。

我不知道哭是不是真的有助于发泄情绪,它只会让我懊恼自己居然忍不了,每一次哭又都极度难受,而它一旦开始,又真的很难止住。对于不常哭的人来说,只是多流了几滴就有颇重的物理伤害,半夜都睡不着觉,看不进书也做不着事,只得蹑手蹑脚地进冲凉房用很烫的水弄湿毛巾一遍又一遍地敷眼,倒不是为了第二天不那么难看,只是因为真的很痛,痛到睡不着。

上一年父亲节的时候尝试亲手做蛋糕给爸爸吃,结果蛋糕做得有点失败。今年母亲节的时候,就没再打算做蛋糕,还是买个蛋糕来得好和快。

蛋糕我在9号就订好了,星期天考完试,母亲过来接我回家。本来以为她会吃完饭再慢慢过来的,但大约也是想和我一起庆祝一下,在没被通知的情况下,她就到党校找我了,但其实我在财政局考。

见到母亲那下,我什么表示都没有,想先买几朵花的,可惜沿路都没看到花店。其实嘛,女人都是爱花的,收到花的那刻都会感到很幸福的。

下午吃完饭,逛了一下街就准备回家,我把车开到一个巷子路口,下车说要去拿点东西。一分钟后,我手里便提着个蛋糕回来。我把蛋糕传给母亲,说,你女儿那么醒目,怎么可能母亲节无所表示呢。

母亲貌似有点惊讶,我问,是不是很惊喜咧? 她说,嗯。
阅读全文

今大早就到县城办点以为要排队办很久的事,没想到事情很顺利且很快地解决了,更没想到的是下午开车回来时车胎没气了。

车胎没气倒很快给我发现了,因为车子有点不一样的声音(我对这些还算敏感,不是个大条的人)。于是立马停到路边人家门前的大空地上检查,结果是很显眼的。一阵窃喜一阵忧,窃喜的是这是很小的事,我觉得我应该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回去还能得意地说我自个儿在路边把车胎换好了;忧的是我今天的着装实在不太宜换胎,今天为了赶出门,直套了个长裙,长发像往常一样散着,而且也没有意识到要带橡筋。于是要趴下着为千斤顶找位置的时候,我就各种扭捏状,一方面不想头发扫地弄脏,一方面不想裙子弄脏,一方面也不想膝盖直接亲吻大地,因为沙石会弄痛。
阅读全文

也许这文章应该要出现在更早前,如春节的前后。因为根据我博客的第一篇文章(慎点!慎点!我觉得弱爆了,那个排版我不会想看第二次,明明老得像只龟我居然敢自称萝莉,呃…),那才是我博客建立的时间或者应该还要早半个月,因为折腾了网站好久我才开始第一篇文章的更新。

就这么样,我的独立博客之路走了三年多。虽然我说过偶尔回望自己写过东西别有一番滋味,但其实我很少回看自己走过的路,也不愿,因为常常会觉得不堪入目。记得又在坛子博客看过一句话意思大约是说,我希望我的博文在多年后仍有可读性。不是说自己的旧文就没有可读性了,只是回看以前的文章,可读性的确比较有限,而且总有种很幼稚的感受。我也说过一句话,只要是我的,不管好的和坏的,我都愿承受。所以在不伤及他人利益的情况下,博客里是不会有删文的,这又让我莫名地想起 2011 年丢失的一些文章,虽是现在的我不愿公开的,但还是一阵心痛。会不会每年写周年记我都要拿这事来提提,来缅怀一下。
阅读全文

前两个月,家里的杨桃盛产得夸张,几乎亲朋好友到我家都会送其一大袋回家。杨桃丰收是好事,但我也说过,水果丰收易,但采摘是一件很烦的事,觉得家里因懒得摘而浪费的水果不少。

心痛家里杨桃,我一直思量着怎么做个采集器,在年后,陆陆续续花了两天的时间,我自制了一个杨桃采集器。

先说准备材料,有废弃的衣架(头做钩子),竹子、刀,剪刀,线、一件旧的短袖T恤,布带,还有泡沫。

no images were found


阅读全文

年前母亲从菜市场买回了一条小狗。

从我有记忆以来家里就有养狗的习惯,自从上一只狗离去到现在已有一段时间了,这其间一直没再养的原因我猜是因为我和弟弟都不在家,而现在和接下来的较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会在家。

那天清晨,出门倒垃圾的我突然就这么看到一只小狗了!非常地惊喜,它胖嘟嘟的,矮矮的,超级萌,瞬间把我秒杀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