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张声势的狼和跑不快的兔子   

昨晚农夫山泉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在各种大V的讨论下,我终于去了解了这个事,得出的结论是——我之前被忽悠了,忽悠我的不仅是京华时报,也是我自己。

之前知道这事是我看到一个媒体的大字标题——“农夫山泉不如自来水”,然后非常惊讶地告诉我母亲大人,带着中国食品都是不靠谱和商家为利盈可以无恶不作的刻板印象我潜意识地相信了,母亲大人更是坚信不疑。在接下来的近一个月,我外出都不再买农夫山泉了,最近都改喝景田,要知道我个巨能喝水的人,要外出干点什么没带水的话都需要买矿泉水喝的,而我一直是农夫山泉的小铁消费者,因为感觉口感是好一点,是有点甜的样子,而它其中的一个厂地在河源万绿湖,是我去过两次的一个好水好山的地方。
继续阅读“虚张声势的狼和跑不快的兔子   ”

假戏亦有真情

上一年购书时 因特价买了一本韩松落的 《上帝是个不合格的药剂师》,这是一个娱评人的散文集,买这书不是为了满足八卦心理,只是根据我读杂志的经验通常时评文都有小事件大视角的特性,当然也因特价书可选的非常有限。这本书一点都没让我这个会看八卦新闻的人失望,而其中有一篇文章,在这个时候分享出来似乎非常合适。

大大方方爱上爱的表象
韩松落

继续阅读“假戏亦有真情”

第一次换车胎记

今大早就到县城办点以为要排队办很久的事,没想到事情很顺利且很快地解决了,更没想到的是下午开车回来时车胎没气了。

车胎没气倒很快给我发现了,因为车子有点不一样的声音(我对这些还算敏感,不是个大条的人)。于是立马停到路边人家门前的大空地上检查,结果是很显眼的。一阵窃喜一阵忧,窃喜的是这是很小的事,我觉得我应该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回去还能得意地说我自个儿在路边把车胎换好了;忧的是我今天的着装实在不太宜换胎,今天为了赶出门,直套了个长裙,长发像往常一样散着,而且也没有意识到要带橡筋。于是要趴下着为千斤顶找位置的时候,我就各种扭捏状,一方面不想头发扫地弄脏,一方面不想裙子弄脏,一方面也不想膝盖直接亲吻大地,因为沙石会弄痛。
继续阅读“第一次换车胎记”

高贵的童话与爱的奴隶

最近知道了一位诗人——顾城,也许你会很陌生他的名字,但你一定不会陌生一句话——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其实,这是一首诗,《一代人》。

静静地读着顾城的诗,心一下就深深地坠了,灵魂忍不住地悸动,久久不能开放,文字引导着自己看到那个童话般地自己,幼稚,单纯而无厘头。

当然,如果你不爱诗,如果你不带天真,如果压抑你的感性,如果你不够童真,大抵是很难懂那种共鸣的心境。

我算是个爱诗的人,上了高中后就非一般地爱上席慕容的诗,常常在雨天的语文写作课上思绪纷飞,写文章前总要先扯一首就算只有四五句的短诗,而且都是仿席风格的诗。貌似还听过这么一名话“读席慕容的诗读懂青春”,我自己是很认同的,就算现在觉得已不在那个年代了,重读还是有各种感动。
继续阅读“高贵的童话与爱的奴隶”

博客三年

也许这文章应该要出现在更早前,如春节的前后。因为根据我博客的第一篇文章(慎点!慎点!我觉得弱爆了,那个排版我不会想看第二次,明明老得像只龟我居然敢自称萝莉,呃…),那才是我博客建立的时间或者应该还要早半个月,因为折腾了网站好久我才开始第一篇文章的更新。

就这么样,我的独立博客之路走了三年多。虽然我说过偶尔回望自己写过东西别有一番滋味,但其实我很少回看自己走过的路,也不愿,因为常常会觉得不堪入目。记得又在坛子博客看过一句话意思大约是说,我希望我的博文在多年后仍有可读性。不是说自己的旧文就没有可读性了,只是回看以前的文章,可读性的确比较有限,而且总有种很幼稚的感受。我也说过一句话,只要是我的,不管好的和坏的,我都愿承受。所以在不伤及他人利益的情况下,博客里是不会有删文的,这又让我莫名地想起 2011 年丢失的一些文章,虽是现在的我不愿公开的,但还是一阵心痛。会不会每年写周年记我都要拿这事来提提,来缅怀一下。
继续阅读“博客三年”

浅谈QR Code 二维码

写这文章是因为我发现二维码正在以很快的速度被应用开来,当然这也得益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如果你不知道二维码是什么,那么看看我博客的侧边栏,那些黑白图案(现在给我改成彩色的了,美翻了!)就叫二维码(QR code)。

先看一下整理的简介:

历史:

1994年由日本DENSO WAVE公司发明。QR来自英文Quick Response的缩写,即快速反应,因为发明者希望QR码可以让其内容快速被解码。

作用:

储存汉字及图像等多种信息,且容量大、可靠性高、保密防伪性强。

种类:

堆叠式

堆叠式条码的sample

继续阅读“浅谈QR Code 二维码”

自制杨桃采集器

前两个月,家里的杨桃盛产得夸张,几乎亲朋好友到我家都会送其一大袋回家。杨桃丰收是好事,但我也说过,水果丰收易,但采摘是一件很烦的事,觉得家里因懒得摘而浪费的水果不少。

心痛家里杨桃,我一直思量着怎么做个采集器,在年后,陆陆续续花了两天的时间,我自制了一个杨桃采集器。

先说准备材料,有废弃的衣架(头做钩子),竹子、刀,剪刀,线、一件旧的短袖T恤,布带,还有泡沫。

no images were found


继续阅读“自制杨桃采集器”

若思考不自由,则结论无意义

在坛子的博客看过这么一句话: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他写的是南周事件,虽然自己一直也有关注那事,但越看越感凄凉,卒罢。我把原话改了改——若思考不自由,则结论无意义,要写的是白宫请愿。

1月25号,在美国白宫的网站上出现了一封信,原文如下:(翻译就免了,懂的就继续看)

WE PETITION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TO:

People who help internet censorship, builders of Great Firewall in China for example, should be denied entry to the U.S.

People work o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lways need to communicate and exchange knowledges between countries. If some of them use their skills and technology for blocking people to use internet for certain governments, all the other countries should boycott such behavior.

If they apply to enter U.S., for example to attendant technology conference, as a responsible government has always valued freedom, it reasonable to deny it.

Here is a list of scholars who are working on the GFW in China.

https://gist.github.com/4635732

Created: Jan 25, 2013

Issues: Foreign Policy, Technology and Telecommunications

继续阅读“若思考不自由,则结论无意义”

新成员——“马丁”

年前母亲从菜市场买回了一条小狗。

从我有记忆以来家里就有养狗的习惯,自从上一只狗离去到现在已有一段时间了,这其间一直没再养的原因我猜是因为我和弟弟都不在家,而现在和接下来的较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会在家。

那天清晨,出门倒垃圾的我突然就这么看到一只小狗了!非常地惊喜,它胖嘟嘟的,矮矮的,超级萌,瞬间把我秒杀了!
继续阅读“新成员——“马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