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神论

关于这个问题,我是从来没有思考过的,因为还没到那个度,还没那功力。但是看了看书,觉得他们的辨证挺有意思,所以记录分享一下。

上帝在教义中被刻画为是全知全能全在、至真至美、至善至爱的,这与有史以为自然界与人类社会中大量存在的罪恶形成尖锐的矛盾。引用休谟的话说,“上帝愿意阻止罪恶但不能够吗?如果是的话,那他是无能的。他能够但却不愿意吗?如果是的话,那他是恶意的;他能够并愿意吗?那么罪恶来于何处呢?”

——《宇宙与创造主》 (英)大卫 弗格森著

 

题外话,说说休谟这人,是18世纪英国哲学家,提出每一个理论都必须建立在实验基础之上这一命题而闻名。他指出,实验的核心是可重复性。除非实验可以在不同地点和不同时间多次得到重复,并且得到同样结果,否则理论就是不可靠的。

创世不是一个可重复的事件,所以休谟得出结论,证明任何创世理论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声称学能回答除创世之外的关于宇宙的几乎所有问题,创世是唯一一个不能被重复的实验。

现代前沿的物理学依旧面临这个问题:重新产生创世所需的能量,超过了地球上任何可利用的能源。但现在已经有好几种间接处理这个问题的办法,最后理的处理方法是,指望超导超级对撞机(简称SSC)将找到一些亚原子粒子,这些亚原子粒子显示超弦特殊的特征,如超对称性。间接证明超弦理论(解释物质存在的形式)的正确性,从而解开宇宙的真相。

以上,也间接说明前沿物理学与神学不可分割的关系。

回到上帝是好人还是坏人的主题。
阅读全文

弗格森指出,进化论可以解释基因突变和自然选择在物种进化中的作用,但它却无力解释为什么自发而混乱盲目的进化是朝着更复杂、更高级的方向发展,而不是相反?物种基因变化的内外条件都是偶然的、随机的,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的。它同物种向更高级和更复杂的水平及方向的进化之前不存在必然之关联。这种为经验科学所根本无法探测的引导物种向前“进”化而不是向后“退”化的力量,。

像“开门”这样简单的动作的解释,就要求不仅要根据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而且还要根据人的目的和生命的社会形式方能作出。也就是说,“开门”虽然表现为物理的、化学的和生物的运动,但人的意识中的目的及人所生活于其中的社会历史处境,则是引发与“开门”相关的物理及化学等运动的最终原因。与此相似,如果离开了上帝的意图和目的,为什么世界能有条不紊地由低到高演化,并最终直抵有意识的人类之出现,是无法解释的。因为在逻辑上不能够用较低级的东西去解释较高级的东西,不能以前者作为后者的原因。

——《宇宙与创造主》 (英)大卫 弗格森著

 

对于达尔文的进化论,我以前也说过它的局限性(文章丢失了····T_T提出的问题是一样的),至于我所理解到的进化论,等以后有机会我再系统地有条理地写下来。

上面一段话,就是问为什么社会要是螺旋式上升的?为什么人是由猿人演变过来,而不能由人演变成猿人?苹果往下掉是因为有地心引力,那为什么会有地心引力?这些,就是造物主设定东西。
阅读全文

科学与神学所处理的是不同层面的问题:前者只就既定事实提问题,只对世界的个别方面提问,是“形而下”的;后者所问的则是何以世界竟然存在,问的是关乎世界整体的问题,是“形而上”的。因此,即使霍金在科学上是对的,即使在宇宙的形成上上帝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但世界怎么而来,从何而来的问题仍没有解决,仍没有往前进步一点。因科学宇宙学所讨论的仍仅仅是“就是论事”而已,至于为什么会有此“事”摆在那里供科学去“论”,科学无法回答。

弗格森就霍金对大爆炸说的评论最后写道:“霍金所做的尝试或许有重大的科学意义,但在神学上却没有多少重要性。他的宇宙学不会将我们带回到亚里士多德的永恒宇宙说或稳态理论。即便能够如此,它也不会使宇宙或者有一个解释,或者仅仅是个无道理的事实这一问题成为多余”

科学、哲学与神学三者之间的界限常遭混淆,经验问题(科学)、先验问题(哲学)、超验问题(神学)经常未能到明确的区分,这是许多无谓争论的起因。

——《宇宙与创造主》 (英)大卫 弗格森著

 

我不认可第二段,不知道弗格森所说的这个世界是不是凌架于最前沿物理学——超空间理论(亦为超弦理论)所认知到的世界。超空间理论所认知到的整个的世界是10维或26维的。我们现在所处的宇宙只在第四维,它会有一个奇点,连接第五维,而达到第五维空间需要把第四维扭曲。

假如弗格森所指的神是凌架于最前沿的物理学的话,那我会无话可说。但我心目中的神就只是凌架于第四维世界的造物者,我觉得当到达第五维时,足可以解释这个世界的一切。在还没能超越当前所在的宇宙之前,讨论创造整个10维或26维的神,会让我觉得是夸夸其谈,不切实际。

所以,是不能否认霍金探索宇宙开端的重大意义,他是推动我们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的神的动力之一(还有一个动力应该是生物技术),而如果我们所处的宇宙秘密能被解开,他将打破一个神的神话,而又开启一个新的神的神学。
阅读全文

 

在宿舍宅了一个星期技术后,这个周末开始到图书馆复习了。

晚上复习的是Industrial Organization,复习累了后,逛了逛旁边的图书,随手拿了本关于神学的书,居然看懂了,而且还有些意外的发现。

我在那本《宇宙与创造主》的书上看到了那些我丢失了博文的影子。上一年写出那些丢失了的博文时,我并没有看过任何的哲学,宗教与神学类的书籍,纯属思考进而提出对达尔文进化论的怀疑(我高中主修生物),对恐龙灭亡的猜想,对末日论的相信,对神的相信,接而引发我去看物理学上书,到后面我才意识到这些属于哲学里世界意识形态与宗教信仰的范畴。

那些不敢提起,害怕被异类而被自己沉积的东西,突然全都在别人的书中被提及,有一种感动,一种理解,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是因为曾经的难过,因为无助,因为懦弱,因为独孤。

我是个思考能力很强,思维跳跃很快的孩子,至少在很多人眼中看来是这样的。我的脑子像个编好的程序一样,都是些理性批判思维,很有条理,循序渐进,但我的文笔却不好,性子又急燥,常常无法一步步引导式地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于是在很多人看来我就是个爱胡思脑想,思维一团乱的人,而我却多么地想让你懂,我不是无理的。

关于神学的产生,我是真心理解的,而且这是一门科学!正因为有人类无法解释的物理(关于宇宙,时间,空间),有人类无穷的思考和创造能力,于是产生了凌架于万物客观物质的存在。而那书里还有一部分写“宗教替代论”的,这是我不懂的,我一直含糊宗教与道德,哲学的清晰关系。

我记得弟弟和我说过,他知道在西方国家很多人家里都有一本必备的书——《圣经》。我还没有信仰,拿不了《圣经》来做我生活的指示标。但有一本书,我觉得值得大多数中国人必备,不是《三字经》,不是《增广贤文》,它叫《时间简史》。正确地认识我们的存在之后会不会更好知道要怎么活着呢。这本书是科学理性的,却充满了未知,如果你本身就有思考人生,也许看了它后,就会开始寻找信仰。关于这本书,我是想认真地写一次大剧透,等有空吧。

我近年来才真正懂哲学这东西,才发现身边无处不哲学。如果有机会,学神学又如何?你会有歧视吗?有人说我唯心,我委屈地笑了。这的确属于唯心,但谁告诉我们唯心就错,唯物是对?唯物和唯心只是代表两个有些对立的理论,会不会是因为你太唯物了,眼中只有它?

 

如果父母知道我看这类书,一定是不开心的,在他们眼中,这些都只是些垃圾知识。我把图书馆随手拿起的两本书借回了宿舍,不知道有没时间能看完,我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去翻看关于认识这个世界未知的一切。而我又是个很庸俗的人,会很在乎别人的眼光,就像我在开博不久写过的“博客点名”里说过,如果哪天我不写博客大约是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或是被别人的眼光扼杀了。无法独立于群体而存在,也无法勇敢而自私地忽略每一个有我的世界,不希望特立独行,也不想异于常人,所以学会了与大众不同就沉默,甚至还会附和。

其实不思考创生,不思考哲学,生活也不会因此变得不好,也不会因而庸俗平凡。每个想法的诞生都有它的契机,无法避免,它如此不讨人喜欢,如此深奥,我如此地被动,于是,一句“我懂”于我如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