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梦想

这个梦想清单 ,是三个月前参与柳亚《收集1000份梦想清单》时写的。当时参加是因为觉得她要收集1000份好多,会有些难,既然知道了就举手之劳吧,因为我并不觉得把它们写下来会给我希望,给我力量,让我怀念。罗列的9条想法是我灵魂的一部分,并不需以外力的形式驱动我。

柳亚的列表上只列了30多份,大约知道的人,热血的人很少吧,如果你也想说说梦想,不要吝啬敲几个字给个Email 。想来柳亚的 女博联盟 给我带来了不少访问量,现在算是回报一下吧。除此之外,今天把它挖出来,不是想解释一下我的梦想(他们清晰而简单),而是想顺藤摸瓜,好好地梦想我即将迎接的 Start, from June。
阅读全文

不喜欢熬夜,因为对皮肤不好。我是一位很女生的女生,身材,外貌,养生,仪态,女性的方方面面都很在意,虽然都没有做得很好,但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努力的脚步,只是偶尔会觉得很累很累。今天,就有点累。真的,只是有“一点累”。我说过,现在这样的生活不能说很累,因为如果轻易地说累,下次遇到更辛苦的日子时,我该怎么过。All in all, 其实想说的只是,我在半夜写着这篇博文。

不需要提醒,我知道自己很久没有更新博文了,也很久没有探访博友了。只是这一阵把网站放一边去了,但从没放下。不更新只是因为不想发些无病呻吟的文章,刚建博客的时候,写自己的网站定位是,当别人有问题搜索信息时,我的网站能提供一些相关信息。这也是互联网的其本功能,信息共享。

有人问我,为什么最近都没更新了。我说,因为写博客的人很多,看看别人说的,发现我要表达的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喜欢看别人的博客,常常感叹张三说出了我的心情,李四也和我一样发生过类似的事。

虽然也会对一些人和事有想法,但看到别人写的时评时,总觉得自己的语言笨拙且凌乱,于是便宁愿选择沉默。有时有些生活琐事,但又不想变得唠叨和碎碎念,便也选择了谏言。也许,这都只是借口吧,既然有一块自留地,我应该为我的读者负责,应该多记录,好的不好的,我都愿因承担,因为是我的。我,如此地矛盾!

太久没有更新了,一旦更新起来便大腹便便的。十月,第一次整理我的友链,私人了一些无法打开的网站,如果你曾是我的友链,重新开独立博客的话或有问题的话,请联系我(联系方法见About Page)。十月,参加了两个婚礼,情不自禁地开始想以后要有个怎样的Wedding,这就是长大吧,已经开始憧憬生命中另一个阶段的开端,尽管它对于我来说还很远。十月,Steven Jobs 走了,看着一颗科技的巨星陨落的同时感叹着生命的华丽与脆弱。十月,申研的工作在不紧不慢的地进行着,心却还没定下来,而迎面来的是很多的Mid-term Tests。十月,家里的啊姨打算辞职,而她已经在我家工作了6年了,听了很是失落,验证着一句话,生命就是经历各种的悲欢离合。十月,开学后一个人住的第二个月,很Free,但慢慢也开始想有一位舍友了,只是因为不想那么孤单。十月,我在等待冬天的到来。

(虽然有一部相机,但最近都很少照相,为了让这博文不至于那么单调,上两张单身宿舍的照片吧。宿舍,一个充满温暖和个性的地方。)

(我的书很多,把两边储物格都挤满了,为了迎接随时会出现的舍友,最近给重新收拾,腾出一份位。无比地热爱读书,读课外书和杂志,哲学,物理,经济学,散文,网络小说。最近有在读《小就是大》,《中国股市惊奇》(香港购,话说最近是入市的好时期,我准备买几手了,如果你有闲钱,不妨投资。),《来生不做中国人》(香港购),《公正》,《蔡康永的说话之道》,《佣兵天下》…… 不说了,Ipad里还有一堆的书,虽然都没看完,但看着那么多的书就有强烈的满足感。)

开学了很久了,我的英文博客会开始更新,为记录一些有意思或重要的学科知识,并打算用刚学的HTML+CSS,弄个简单的CV 页面。这一年,我失去了很多,包括自信,我也知道我还很不优秀,我知道还有很多要努力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需要在乎的东西,我会一点一点地拾起能属于我的一切,并强烈地珍惜属于我的一切!

明天10点,有Business CommunicationTest,不管,睡觉!晚安,全世界!

                                      2011.10.17   218 a.m

 

我是上一年开始才学会思考人生问题,以前根本不会思考那些曾经认为虚幻且高深的问题(以前甚至觉得很扯淡),我把这个转变归结于阅历增多(多读了几本书,多看了几部电影,多走了一点路,多见了一些人)和智力开发(多想了一点)的共同结晶。但这样的转变并不在我意料之中的,只是在很多前人的意料之中,因为我知道这样的变化被叫成长也叫成熟。

我不知道现在就会思考这样的问题是显得过于成熟还是过于幼稚,当然我也不能确切地肯定我在思考的问题是大家所理解的“人生问题”,因为我没有参照物。一般人思考这类问题的时候都不会告诉别人,即使是那些善于表达的大文豪们也不会常常直抒心意,只是点到即止,他们经常的做法是写写散文,记记事或弄个长篇或短篇小说,你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们想表达些东西,却又肯定不到,如果什么都感觉不到时,我们则会合上他的文章。即使当面对问时,答案通常也都是模凌两可的。可能是由于这类问题本身很难被表达出来吧。

大部分人会和我说你很会想问题,比同龄人成熟。对于这个判断我表示怀疑,因为这世界大部分的人都喜欢低估别人的智商,认为他们自己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别人就一定不会知道,自己的感受别人也一定不能懂。我有可能只是比别人坦荡一些或者更会表达一些。

我不喜欢给别人说过于成熟,这会让我有要历经桑田而要处乱不惊的压力,关键是这让人觉得我很老气,事实我还年轻,也有一张娃娃脸。悲剧的是连我自己也否认不了比别人成熟,因为我只能够通俗地看表象。事实是,我的确开始思考自认为的“人生问题”了,例如,理想与梦想。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有多少的梦想。近日觉得我的标题起错了,叫那些理想和梦想们会更好些,还是只是我比较迟钝地现在才发现理想和梦想这两个词能有的不同?

理想要现实点好,梦想要脱俗点好。理想可以让人伟大,梦想可以让人超然。慢慢地实现理想,如果发现实现不了时,便迅速地拥抱梦想。

从小到大,真的会有很多很多的理想。

我想,如果做不了太空人就做科学家;如果做不成科学家就做画家;如果做不成画家就做作家;做不成作家就做个商人;成不了商人就做医生;成不了医生会甘愿做个快乐的小白领;如果如果我连快乐的小白领也做不到时,那么我会选择放弃所有的理想,投奔我的梦想。

如果理想足够伟大,就不会羞于让人知道或恐惧别人知道后自己却无法实现。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当这样的理想脱口而出时,别人已经当成了笑话,更不会计较于你无法实现了。而且你还会落得一个“单纯”的美好称号,我们更可以坦荡荡!只要愿意接爱转变,理想便可很勇敢地和现实碰撞。

说到我的梦想,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个,自认为很是脱俗。它们也并不是这两天兴起的,只是这两天才给归类的,和我最亲密的朋友几乎都曾给告知过。一是到北极圈内有爱斯基摩人居住几年,有雪狼犬,有极光,有鲨鱼肉,可以冰面钓鱼…….

另外的一个梦想则是到阿拉拍地区的撒哈拉沙漠生活,不否认这个梦想是因看三毛的书所憧憬起来的。而在学校选修西班牙课程也真的只是想为梦想铺个垫,虽然学得不多,只会说句Hola问个价,但我相信面对生存的时候,语言绝对不会是一个问题。看《向世界出发时》时,就清楚地去的就有一个很喜欢摩洛哥城,就很是喜欢,没有都市,没有大房子,没有中央空调,不挑食的我一定不会饿死,习惯喝仙人掌汁后我会学习种植仙人掌,更好的是我可以开一个中国小餐馆,也会享受背靠沙丘看落阳。现在只差一位荷西。

梦想是用来冲击现实的, 实现梦想只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加一鼓冲劲,在一个物质资源匮乏的地方,万恶的金钱和人欲都会显得很无力。

听起来的确是很美好,但学会转变和适应转变才是难的,这就要看每个人生命的弹性系数了,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严寒或酷暑,也不是每个人都不挑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和陌生人交谈。当能适应从理想到梦想的转变时,一般都能实现最低满意足度的理想了吧。但如果要选择梦想时,则不要用所谓的责任来束缚自己了。学会爱自己才会爱别人,如果自己都负责不起自己的时候,如何负担起别人呢?

不管这是不是很阿Q的想法,只是觉得如果大家都像我这样想的话,生活是不是多一种选择了?这个世界是不是可以更精彩一些??这会比阿不阿Q更重要点吧???

这星期的EI课,是自我介绍。其间,我分享了我的梦想。

小时候,我梦想做一位科学家!请别笑,是科学家!是那些每天计算着各种物理公式,或长期呆在室验室,手里摇晃着化学试管或者到野外收集着各种样本,并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大人们总爱问小朋友有什么理想,而我每次都会大大声地说出我的这个想法,而一般人听了都会很开心,大约因为这是一个伟大且体面的职业。事实上,这样的想法是受大量卡通片影响的。这个理想大约从3年级持续到5、6年级。

5、6年级的时候,我的梦想改变了,是做宇航员!因为那时的我迷上了看《十万个为什么》、《世界未解之谜》之类的书籍,像大部分的孩子一样,最吸引我的是关于宇宙,关于太空的部分。但那时的我,只知道想做宇航员,却从来没想到做宇航员需要很多很多条件和训练。想想自己还是很可爱的,还没有出过省之前,我就想着冲出地球了。

但这个想法并没有持续很久,在上了初中后,我又变了,我想做一位画家。大约是因为有太多的梦,隐约知道都不好实现,只能想想,画画。也因为初中的学校很注重素质教育,每个星期都有两节美术课,而每个星期都要交一幅4K作品。于是,就养成了画画的习惯。虽然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但从那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摊开张4K纸,乱画乱画。

初三到高一,这两年是我电脑知识飞速增长的时期。通过论坛和杂志,我知道了许多电脑小技巧也知道了很多偏门的东西。就在那段时期,我想成为一名显骇的黑客。

上了高中,电脑与我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而没有了电脑,我居然是无比的习惯,大约是有一班好朋友吧,还有很多我想读的书,其中以小说,散文居多。小说的杂乱程度我已经无法一一道清了,只是我读的书没有多少是名著,都是一些新锐作家和现代作家的作品。但就这样的,我慢慢地爱上了文字,我想做一位作家!在很长后一段时间内,我都在计划着自己也要写一本书,一本小说。至到现在,这个想法都没有彻底地泯灭,只是我知道在很长很长地一段时间内,这个想法都还没法实现,也许,在我老的时候,我会戴在一幅老花镜,对着一部超级智能电脑,一句句地念着我要编写的故事,然后就自动给录入了。(呵呵,这个想像真是很没韵味,但事实真的会这样的)

高二分班时,我和老爸大战三百回合终于争取到了我的自由,选了我喜爱读的科目——生物。在那段岁月里,每天提的是DNA,是免疫系统,是生物工程,是进化,是体循环……我真的是热爱生物的,即使参加全国生物奥林匹克与获奖无缘。所以,我又变了,我也想做一位外科医生!比尔盖次也说过,生物工程是未来世界的热点,我表示无比赞同。

高三的时候,也不知怎样的,在学习生物的同时,也对金融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每天都会看学校要我们班定的党报“惠州日报”,也从网上订了一本股票启蒙书籍,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叫《赚到了10000点》,虽然现在的情况完全相反,但我至今仍认为这书对我有一定的指导作用以及参考价值。而在某一天,我就这样坐公车到证券所去开户,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还穿着一身校服。交了90块钱后,前台小姐突然和我说,你还差三个月才成年。我居然把这个给忘记了,于是拿着交了钱的单据回了学校。不过,在18岁的那一年,我的确成为了当时牛市中的一位小股民。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曾认为我很合适学金融的。而那一年,我的目标只是想考上清华或北大。

高考后,我争取不了到浙工大读生物工程,因为老爸不让我出省。但也算是选了一样我喜欢的经济学,在一所国际化的学校。

其实,最初的梦想不一定会到达,而很多梦想是会并存的。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因此说我贪心或是不懂得坚持,但暂时我无法停止梦想,无法停止让心变更大,梦想变更高。莺花犹怕春光老,岂可教人枉度春,如果年轻,更不要怕大声地说出自已的梦想,年轻是资本。而年龄不是由时间决定的,是由心态决定的。像相信有童语,有一生一世,即使不一定,但至少人间要有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