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香港

香港的毕业典礼回来已经三个星期了,不是没有什么可记的,真的只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所有自己想折腾的东西都在很缓慢地进行着。

这个周末在香港读研的 Hello kitty 姐到华南理工大学参加一个关于国际政策与和平的研讨会,于是我们俩相隔半个多月后又见面了,上次在 HKBU 匆忙一别,这个周末终于可以好好地聊聊了。听她说她们班的同学有多 Colorful, 有律师,有老师,还有一个近退休公务员。听她说香港的生活压力有多大,揾钱有几难,现在她租的一个两房一室里的普通单间就要 4000 HKD 一个月,而在 HK 毕业生的普通工资水平只有 2.5W  HKD。(注,Hello kitty 姐还说这个数字理想化了,事实住得还要贵一点,工资还要再低一点)其实一直都知道HK的生活压力比大陆还大,但依然向往去那深造,依然非常喜欢那个城市,这些喜欢都来自我的香港的情怀

对香港的情怀是从港剧开始的,从我会看电视开始就和TVB和本港台扯上了,就算现在我也常常追看当下收视点高的港剧。对港人最初的认识都来自港剧,而港剧所传播的文化也深深地影响着我,那些好的不太正常港人,那些永远非常公正和英勇的警察,那些乐观和亲和小市民,都深深地存在我的脑海里。当然,说到香港电视台,除了港剧,它们的公益广告也是我非常喜欢的。华仔那句“今时今日甘噶服务态度系不得咯”,下雨天足球少年在足球场上躺着讲的那句“希望在明天”,时兴隆零食广告背景音乐,还有登山提醒你要带指南针、地图、通讯工具等,还有火足时的逃生注意事项……一个地区电视台看了十多年,影响不可谓不深。
阅读全文

快要期中考了,需要复习的科目真的很多,但想写的东西也真的很多,觉得写博的时间比挤乳沟还要难,而我又真心想分享很多。这是一篇关于上周末澳门行的杂谈文章。

【一】赌

澳门到处都是赌场。我觉得有条件的话去到澳门是一定要赌一把的,不管数额多少。可惜,我是个没有条件的人,上学期和这学期去澳门都没有赌。但有一个赌技是教我们经济预测的汤哥教的,我一直记着,因为我觉得非常地sensible and viable,特意分享并记录此小技巧。

这个赌技是关于买大小的,除去围骰(即三个骰子都一样,这样会大小通知,但出现的概率是很低的,6/(6*6*6)=2.78%),我们假设出大和出小的概率约为50%(不指游戏机,因为概率不知是否给修改)。

第一局,买100。
输了,第二局买200
输了,第三局买400
输了,第四局买800
输了,第五局买1600
输了,第六局买3200

如此类推,如果上一局是输的,下一局买的金额是上一局的一倍。(一般赌场对一局买大小的金额是有上限的,具体是多少不清楚,不过,估计是大于3200的)

假如上一局是赢的,下一局就重新开始,买100,即:

第一局,买100
赢了,第二局买100
赢了,第三局还买100
输了,第四局买200
输了,第五局买400
赢了,第五局买100

解释:

尽管每一次开大开小都是独立事件,但根据大数定律(即在试验不变的条件下,重复试验多次,随机事件的频率近似于它的概率),独立事件连续发生的相同结果的可能性还是会低的,例如:当连续开了几次大后,理论上下一次开小的可能性会高一些。

那么,连输5局的概率为(50%)的5次方,即1/32(如果都霉成这样了,建议赢到100就好走了),32这个基数可看做是由 1与31构成。我们有31次可赢100元的机会,也有1次可以输掉3200的可能。赢钱的机会越多,每次赢的钱(相对于投入资金)就越少。

这种方法必胜的前提是我们要以大博小,尽管我们有31次赢钱机会(每次都只是100块),但我们总共要求赢的钱数一定要少于我们的本金,少得越多,可能性就越高。例如,你用12800赢得1000的可能性是一定比用6400赢得1000的可能性要高的。

另外,每次赢后重新再投入的100元已经不能算是你的本金了,即使把上一局赢得的100输了也不会觉得亏。用正确的心态对待赢来的钱,小胜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唯一要注意的是,一定要有一个赌额和期望值,而期望值一定要小于本金,小得越多,赢的可能性就越高。假如你有100万,要去赢个10万也是没有问题的(现在的赌场也是认识到这个问题,对下注额都有限定,好像是小于万元的)在本金没有高过赌场的情况下,无休止地赌下去,是必输无疑的。再说,我们还是务实点好,总不能靠赌生存生活吧。

关于这个赌技,我搜了一下,网上也有这个说法,但非常少。唯有三篇博文()关于买大小的讲得非常系统和理性,但不具备简单地想要小赢投机性,还是看我写的这个吧。

据汤哥说,他用这方法十多次,每次都能达到目标而归,不管是在拉斯维加斯还是澳门。 如果你是个有条件的人,真的可以试试这个赌法。我想未来还有很多机会来这个地方的,我一定会设一定的赌额和期望值,把这个方法实践一次,到时再写一篇验证文章。

 

【二】吃

这次去澳门就是吃的,Hello Kitty姐在网上买了一个威尼斯人枫竹自助餐的特别时段(下午1:30到3:00)优惠券,每人RMB100。民以食为天,在澳门这个小地方,除了赌和嫖外,美食就是其一大旅游特色。一个发达的城市,食物的价格一定是高的(而且也理应高),在吃个拉面都要五六十的澳门,这个价就算是素食自助都是划算的!(何况,事实是有好多的肉)

在出境的时候,Hello Kitty姐带领我们每人交十块,报团快速地过了关。等到在去澳门入关时就不再有这样的办法了,所以说在中国有钱好办事。

第一站依然是威尼斯人,那个我在上一次澳门游中说过的我目前见过的最豪华的酒店。到站后,离午餐还有五十分钟,刚好可以带没有去过的熊和小希到处逛逛。尽管威尼斯人已经成了一个景点,游客都络绎不绝的,尽管显得不够高雅,但却丝毫掩饰不了它的气慨。对于它的赞美,同学们都我像个托一样,没办法,对于高价值与美的东西我一般都有放大的双眼,可能是因为家里经商或是我学经济的原因。我都会简单地把一根雕花的大理石柱或一盏璀璨的吊灯大约地换算回人民币,然后狠狠地感叹一次——建这个酒店要多少钱啊!!关键是还真的很漂亮和有韵味,拱形的天主教绘顶就可让人驻足三分钟。文字和图片都是浮云,这东西还是需要亲身感受的。

中午的自助餐不可谓便宜,那是超值。听Hello Kitty姐说之所以那么便宜是因为枫竹直属于威尼斯人酒店的,那就难怪那么豪爽了。

如果是喜欢吃三文鱼等刺身的人,一定会很欢乐,因为有很多这些高档日本料理吃。可惜我不是一个喜欢吃刺身三文鱼的人,随大众地拿了一碟刺身后,只吃了两块三文鱼,两个海螺(话说螺还不错),就把一盘子的东西分给了她们,实在吃不下去,欣赏不了它们的美味。

 

分完这个,我去拿了半颗卤蛋,几块烧鹅,几片水煮鱼,一碗骨头汤。同学都说我俗啊,这样吃很傻很亏,而且这些还最长肉了,但我还是欢快地吃完了。

整个自助餐最好吃的其实是水果和甜品,特别是它的雪糕,非常有范儿。比较悲剧地是,我吃了不少,有些罪恶,但非常地满足!

像所有的自助餐一样,最后我们都吃得非常饱!

 

【三】购

威尼斯人出来后,我们去了新八佰伴,大三巴,for shopping。澳门是个没什么工厂生产的地方,吃的几乎都是进口的,在新八佰伴看到的食物几乎都是日本的,受价格的吸引,买了几排巧克力(实在不懂为什么国内的巧克力贵那么多)。

女生还会买的东西自然是护肤品之类的,港澳的护扶品真的都比较便宜而且很少假货。女生总是有很多护肤品,看到新产品的推广总是很吸引,但只有那么一张脸,根本用不完。

在大三巴是一个很值得买特产的地方,经过与大陆的对比,我发现价格也是很实惠的!这次也买了一大袋回来。大三巴街的试吃是出了名的,那些店员都超大方的,总是不停地让你吃,尽管你真的只是围观一下。如果没吃中午饭,逛逛那条街,也是能把人吃得撑的!这次去的时候,下着小雨,天灰蒙灰蒙的,路上的行人少了很多,初上华灯,别有一番风味!

 

 

这次到澳门还想买奶粉,是给自己喝的。我是个爱喝牛奶的人,每天早上都会喝一杯,如果几天没喝,心情好像就会不好(但都会去买,这样的情况也不曾出现)。牛奶不仅好喝,而且总觉得喝多了能长高,至少没那么易缺钙吧。逛了几家店,都没找到有脱脂的奶粉,也就没有买成了。现在喝的是伊利的脱脂奶,但总觉得国内的牛奶如果长期坚持喝下去是会出问题的,只能几个牌子交杂着喝或偶尔改喝豆浆。

在Hello Kitty姐带领下,我们都满足了吃和游的愿望,而游完三个地方我们都没有花过任何的车钱,实在是澳门的娱乐免费接送车太多太方便了。

 

【四】香港与澳门

严格来说,这是我第三次到澳门了,可以简单地说说我对它的认识了。

澳门这个地儿真的很小,开车两小时就能进行环岛游。走在它的大街小巷,那种味儿和香港是相似的,事实香港人也经常过大海到澳门。很多人都以为香港比澳门富有,其实澳门人是相当富有的,这个可以从他们的待遇和态度上看到,这个地小人少,有70多个国家免签或落地签的地区,是不允许投资移民的!

澳门与香港最大的不同应该是生活节奏了,香港是个交融的国际大都市,每天人来人往,忙来忙去。从早晨新闻的交通状况报道,公司电梯的上上落落,晚上街道霓虹闪烁,我们都只感受到时间紧迫,人们匆忙地为各自生活而努力,似乎今天不努力就无法度过明天。澳门给人的感受却是很坦然和淡定的,工作时并不懒庸。每天店铺都是悠悠地开门,然后很早地关闭,有些小吃店一天只经营四五个小时,甚者会在下午四点就打烊。澳门的晚上没有灯红酒绿的感受,有夜生活的人一般都在赌场,事实在赌场的澳门人大多都是为了工作。一切都那么稳稳当当,循序渐进,无危可乱。这些,都隐约地透出澳门人的富态,却又务实平静。

澳门非常藏富于民的,贫富差距小(或者说当大家都是比较富有时,就不会再在乎再多些或少些),它们的政府已经连续5年向永久居民派钱超过5000,人们的富有几乎成为一种常态,平凡不惊奇,低调不炫耀。这实在是由于它的旅游和赌博娱乐都非常发达,加上广东人都有具有务实精神(在一个公平的环境,勤劳是能至富的),再加上中国人的节省精神(相当一部分澳门人会经常到珠海消费),他们拥有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香港人口众多,就业压力大,贫富差距也很大,有很多人的生活是艰苦的,甚至需要拿综援。澳门则几乎没有失业率,每年都要引入大量劳务者(澳门日报有在我们学校招聘),澳门人生存竞争小,自然就不会有像我们被灌输的“脱离贫穷,读书是我们唯一的出路”类的观念。如果真不喜欢读书,大不了就到赌场发牌,到处都有工作,而且工资都不会很低!所以相于对香港或大陆,他们的读书和学术氛围都不浓,至少我没听过有哪些澳门大文豪或学术顶尖人物,而且澳门的书店也甚少有本地出版的书,这样的富足与稳定,游行和反动自然也是极少的。

国情真的可以决定很多东西(不要感慨我们的教材总拿国情来做档箭牌,怎么样改变国情才是我们要思考的吧),比较两样东西之前一定要看基本条件。总体来说,澳门和香港还是神似的,因为这是个大千世界,不一样的东西可以很不一样的,但再怎么的相似都是不一样。如果不是经常来往这两地,估计也是无法察觉的吧。以上,就供给大家参考,以后可以实地感受一下,看看是不是这样的。

 

第一次知道Bloomberg 是刚上大一的时候,教我们微观的Lanz老师介绍给我们知道的。从此之后,收藏夹中就多了一个网站:www.bloomberg.com 。这个暑假在香港修选修的是国际新闻(International news),教我们的是一个丹麦女人,July 。在她的广博的人际关系下,我有幸地参观了这个新星Media agency的香港Office。

Bloomberg中文名叫彭博社,这是一间主要靠卖商业新闻而迅猛发展的媒体。如果你不好爱金融,那么你没有听过这个网站也是正常的,即使爱好金融,也许也会因为语言问题而不了解。

Bloomberg创立于1981年by Mike Bloomberg,一位债券交易员。Bloomberg虽然主要卖的是商业信息,财务新闻,但也有科技的其它新闻。Bloomberg与传统的媒体是有一些区别,最大的区别就是,它没有纸质的媒体,说白了就是一个Web出版商,所以它的发展与Internet的发展亦步亦趋。争取用户付费电子信息订阅是一件困难的事,在中国,假如一年365元的南都纸质订阅与300元的一年付费电子信息订阅,我想大多数人都还是会选回纸质订阅。Bloomberg卖的是专有终端和商务分析来连接他们的数据库,然后实时收到全球主要市场的金融信息。然而,背后是有上千个记者的同时工作。

就这么一个项目,Bloomberg的主要收入是惊人,如果你想得到这个资讯的话,那么每个月的资费是1700美元,没错,是dollar,折合成RMB的话大约就是11000这样。这个数目实在不小,但仍有大量的客户在持续地订阅着。那是当然的,对于一个操作着几百万美元的基金经理,或期货交易员来说,得到快而准确的信息远比1700美元值。

带我们参观和解释的是一个长得有阿拉伯风情的外国人,叫Ben,一位主编。像很多大学生问的问题一样,我们一般会问,记者们都已经是最快,知道信息的,且他们也能看到终端信息,那么他们是不是可以从中收盈很多,而又用什么去防止这些发生呢。Ben只说了一个单词,Ethic。而Ben又和我们说,Journalist是一个永远不会发达的职业,而这个职业的包容性很强。这些答案一点都不意外,当越接近源头的时候,人的行为都是靠价值观控制的。而记者的确很难发达,即使富有了也是靠智慧和辛勤的劳动得来的,毕竟他们不是信息的发布者和创造者,而要影响信息的源头,却要有多大的力气和勇气!

Bloomberg还有一些让我印象深刻的东西。电梯上面的电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做好的参观证,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刚进来那下,和黑人保安聊了两句,他就说不要乱走,不要乱照,公司有摄像头,总部随时可以调看全球的分部的工作情况。

no images were found

从香港回来了两天了,昏睡了半天并做了两天的厨娘。回到家了后也没有很有空,但在家里的忙和在学校的忙是两种不同的情绪。

回头看看,呆在香港一个月,才吐出了两篇博文,有点纳闷。毕竟在我刚建博时,我诚实地想每星期要更新两到三次,没想到更新单位居然变成月了。吾需自省也。

今天整理照片时,发现还是照的很少,虽然到香港的第一天就买了一部宾得相机,但我还是没有照很多的照片,也幸好我没把相机买得很好。以后应该要找个喜欢拍照的另一半,可以让他好好地照,我好好地玩,呵呵。

其实去了香港很多的地方,具有代表性的海洋公园,港人很相信的黄大仙庙,沙田赛马场,离岛长洲,香港的文化博物馆,历史馆,太空馆,还有香港一年一度的文化盛会——书展。现在只好,细细地回想,然后把一些可记录的,写下,仅当记念!

海洋公园,介绍就不用了,因为很多大型的游乐园都是差不多的。不知是不是因为是第二次去的缘故,还是我长大了,以前觉得挺大的水族馆,现在觉得挺小的了,很多东西,很快就能参观完了。海洋公园的机动游戏我也全玩了,我发现我对机动游戏已经有强大的免疫力了,似乎对机动游戏场已经失去了兴趣,以后应该会选择往一些安静有多景观的地方走走。让我比较心痛的是,我一天就喝水喝了接近100块。让我高兴的是,玩公园里面的抛球游戏中了一个最大的珍宝奖,详情请看About页面的照片,苹果外星人让我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

沙田赛马场,私人赛所,没有赛事,马儿们都放暑假了,所以没有进场,但看得出,很气派。值得记念的是,我买了赛马会的三张彩票,一共60元,不知是不是因为我是抱着中奖的希望去的,结果没有一张票有中过超过三个字的。看来,六合彩的确不是我的玩意儿。

香港的文化博物馆是一个有点闷的地方。唯一好玩的,我想就是做粤剧的脸谱了,这样一部小机器,我在它前面玩了二十分钟。

no images were found

最值得说一说得的是香港的书展,拿着港澳通行证,以10元的优惠价去了两次。香港的书好贵,但我还是买了几本的,否则就觉得对不起自己10元的入场费了,而且有些书,国内的确买不到,难得有的机会,不买心理总有些过不去。龙应台的《请用文明说服我》,《抑郁的文化政治》,还有一本有趣的金融书籍叫《中国股市惊奇》,仅当猎奇。买倒是买了,但接下来应该是要花些时间去阅读了。在书展上看到了很多关于博奕论和厚黑学的书,差点忍不住就买下来了,幸好,理性告诉我要先回去查查国内有没简体版的,便宜些,且看起来舒服些(香港的书都是打竖的,看起来很不习惯)。一些时尚杂志的出版商,送的礼品贵于杂志本身,不过大家都知道其实是给读者种下了无数的潜在消费的种子。

在书展上会经常看到有一些作家或明星搞签售。我去的两天里,就遇到了两三个了,但我都没有看到那些鲜光的作家或明星们,原因不是我不愿去跟随,只是因为跟随的人太多了,我挤不进去!!有一次听到Easion的呼声,就马上凑前去看了,猜测会不会是陈奕迅。但由于过道比较陕窄,跟随着挤了一小段路,结果只看见无数个黑乎乎的人头,我就决定放弃了,即使是我也挤不进去啊!唯一看到的明星是邝美云,一个老牌明星,可惜的是,当我见到她真人时,我还四处打听她叫什么名字,我只能说我见的美女不够多吧。话说,韩寒也到书展签售了,可惜的是,
他在的那天,我正好在上课。

梁文道曾说,香港书展就是一个商业活动(意思大约就是这样)。我也是表示同意的,饭不饱如何思淫欲?在我看来书展就是一个联盟的促销活动,只是这样的促销我在国内看不到,每本静躺着的书都是在呐喊的。社会的包容度是很强的,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都会有,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思想。所以,认真地看书展,是很精彩的。

每次去书展就是呆四五个小时以上,让人郁闷的是,没有位子坐。即使是去了贵价的小食区,都是要站着吃东西的。所以每次去看完书展回来都会觉得有点身心疲惫。

no images were found

暑假去贵州玩的时候,我就开玩笑地和同学说,贵州是出了名的贫困之省,我们应该要进大山里面到那些最贫困的地方去看看。然后我同学就开噼呖啪啦地和我说了很多那些贫困的地方有多么地落后,多么地贫困,路有多么远,多么地难走…… 说到最后的结论是,要对这样的地方搞发展是相当困难的,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叫他们出山!

后面同学又和我说她爸(曾在某贫困县当过高官)和她说过山区和城市的得文化差异太大了,让他们出山也不是人人都愿意出的,虽然有很多已经外出了,但也有很多甚至是不愿意的,不仅是一种归宿感,也因为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不一样,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时候他们想帮也帮不了。我细想一下,的确是有这样的情况的。

就像你认为很难吃的一道菜,于情于理你也会因为觉得难吃而不让它上桌,但情况是你的朋友很喜欢你认为难吃的那道菜。同样在贵州,我们昨天吃的一个普通自助餐要68元一位,晚上唱个K一个小时接近200块,这个消费水平在我看来已经超过惠州了。说是谁的错,没有谁的错,我只能把这简单的归各咎于文化差异。

解决文化差异问题的最根本的方法就是教育了。教育可以开扩人的视野,可以增长人的知识,但是教育水平的不均注定差异的存在,注定贫富差异在可见未来内无法消除。但这种不均也并不是拔不拔钱就能解决的了。

试想一下,要从几个大山里面拉个网线出来,只为提供几十个人上网,这样的成本显然是不划算的。还有,谁到大山里去任教?如果说有一个或几个人去支教,我们可以说他或他们是伟大的,但这成不了真实意义上的大伟人。而不愿意去的人,也是给社会所能理解的。

面对很多问题,人类还是很无奈的。

以上一段话是发表在上一个暑期后的事,看完后,很有感触地要写下第二段话。

这个暑期呆在的是香港,没来之前就在想着香港物价高,要省着点。但在刚来到的第一天,我就懂了一个道理:钱,在哪里都是像流水一样的。有时会觉得得香港的物价的确很高,但有时候却不以为然,即使是内地也是要那么贵的。

细想一下,价格差异,应该是这么分的,在高档品前,香港的物品是比内地便宜的;在地档品前,香港的价格与大陆的比,是难以占优的。毕竟Cost of good sold总是要高一些的。而决定香港的物价高是通过对比生活必需品的价格。那么,我承认,香港的物价真的高,因为吃饭很贵!讲了一大堆大家都懂的废话,其实我的中心只有一个,在对比两样东西的时候并不能用Common sence,而是要相应地考虑环境变量。用科学的话解——这个世界是运动的,只有相对的情况下,才有绝对。用哲学的话是,一切皆流,无物常驻。当然,在我脑子中也突然闪过广东的一句方言:木门对木门,竹门对竹门(门当户对)。再用哲学来解释我莫名有的思绪,人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

Any way,我是花了钱的,而且自认为是过度地花了钱,事实我认为促使我花钱的原因是1.16的汇率。但当我认知到这一点时,我有点懊恼,一个学经济学的学生,一点汇率就把我给忽悠了,那算不算证明我连最基本的经济学假设——理性人,都达不到。

在香港讲钱总觉得特别有理,理由很多。首先,这里能让你花特别多的钱,其次,这里是个国际金融中心,每天都有大量的热钱流来流去,再次,这里的富豪多且顶级。但当我认识到这里的一点点的文化后,我便羞愧,觉得自己庸俗。

香港虽是一个繁华的之地,但其实大家都应该知道,并不是所有的港人都是富足的,总有那么一群人是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做着最艰辛的工作,拿的却是只能糊口的薪资。也就是说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中,必须是夫妻共同辛苦地劳作才能过上较为满足基本要求的生活。而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港人的富足感是因为身份的自豪(因为我相信信念力这样东西可以让一个人克服很多困难)以及很好的社会福利,但居住了半个月,接触了很多人后,我发现我的认识是不完全的。

很多的港人身上有一种值得让人学习的特性,那就是敬业心和宽广的心。港人的敬业心是从优秀的服务态度感受出来的,早晨从宿舍出来时保安都会和你说“早晨”,回来时都颔首示好。学校停车场的保安在提醒我们注意车辆时,是拍着手,用很和蔼的语气说的,也许这效果比不上大陆吼的即场效果,但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司机,服务员,销售员……太多很小很小的细节让我感受到他们的敬业以及对自己工作的热爱。这让我想起刘德华的那个广告“今时今日甘噶服务态度系不得嘎”对港人影响之深,但除去这点外,还想到了很多很多的,包括一些以前看港台剧所得的感受,最后从这一系列的经历,得出了一个结论,大多的港人都是幸福的,他们的幸福在于他们懂得满足,似乎对金钱和欲望看得都特别的淡,倒有一些看破红尘的感觉。一个普通的装修工,在午餐时,依旧是三五成群地大大咧咧地讨论最近政府又干了些什么,哪些政策要改,自己对人生的想法,极少会听见他们抱怨生活的不如意。一个普通的销售小姐,下班后,依旧是甜蜜地和别一半发着信息,从她们的脸上看到的不是疲惫,是幸福。一个普通地在街边卖报的啊姨会和你谈哲学,聊人生,聊处世。幸福也许就只是一种态度,而不是一种追求!太多的太多都在告诉着我,港人有一种特别的文化,有一种由于历史和环境培养过来的素养,而这种文化深深地把我吸引了。

我觉得这一切和很多因素相关,首先是TVB的肥皂剧,这是大多港人饭后离不开的事情,话说我也相当喜欢看TVB的剧集!其实爱看肥皂剧是一件挺好的事,因为剧情总成是邪不能胜正,会教育我们好人总有好报,生活要乐观,人要敬业,爱要勇敢,我认为这些信条都是在影响着我成长的!其次,与信仰有关,正因为文化的多元化,这里有很多不同的教会,基督,耶稣,圣母,佛…教会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人们生存所感到的不快和困难。

如果一个人对人生,对世界,对是非都是清晰而积极的,那么幸福一定不远了。可惜的是,我仍在这个矛盾的世界中挣扎,欲望、追求、平凡、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矛和盾之间总需要一个平衡点的!所以,我很需要一个信仰,但我依旧在寻找。我不希望变得模凌两可,也不希望邪恶有正义的理由。

不管怎么样,希望生命如繁花~~

前两天看了3D的阿凡达,IMAX影院一个月内的戏票都给订光了,只有前面一两排是空着的,这样真还不如看普通3D。

人类真如此残忍?这是最让我思考的问题。当潘多拉星球的所有物种觉醒反抗,我感到无比兴奋。当人类的战斗机像流星雨般坠落时,我有强烈的痛快感。当我看到妮特丽为倒下的Home Tree而咆哮时,我竟觉得她如此美丽。 当到后面再看杰克的阿凡达时,我居然觉得很帅气。我猜有一部分人会和我有相同的感受,我也知道我是地球人,善良的我确实不想把人类给丑恶化了,但以我仅有的生活经历告诉我,人类的确是有可能会这么做的。因为信息不对称和文化差异引起的误会和战争从来就没停止过。对于这样的感受除了有点悲愤外,更应该的是去寻找根源。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必须提起里面一位聪明而善良的人类Dr. Grace, 人类的植物学家,在死亡来临之时,仍不忘要获取灵树的标本。尽管她是真正的配角,配角到连撼动女主角的气势也没,配角到大战到来之前已经与艾华女神一起了,配角到我还来不及记清她的五官。可她真的聪明,真的善良。聪明在于她明白Navi人的信仰,她乐于去接触新的文化,愿意去深入了解他们的思想,善良在于她努力地争取和平,她把生命奉献给异族的安宁。

信息不对等,我觉得是引发战争的根本。文化差异故然存在,但如果在理解的基础上就不可怕了。就像我们知道清真教不吃猪肉后,和他们一起进食时,也出于尊重少了猪肉这味菜,这样的尊重是基于对他们的了解的基础上的,显然这一点的文化差异是没问题的,可怕的就是我们不愿深入了解,就像一个肉食者不愿接受素食者的思想一样,自己觉得不能不吃猪肉,然后也死往清真教徒夹猪肠肥肚,那就只能说是可笑,也可恨。

假如人类真能相信Dr. Grace, 相信别人“真的不爱吃猪肉”,而并非不给面你才不吃。那么Navi人也许不会如此不幸。Dr. Grace可怜在不能体会资本家对财富的渴求,也体会不了军人体内对战争的热血,然而单个体始终就是单个体,让她去了解无限的positions是不合理的。也许正因为大家都是单个体的,所以这个世界才会复杂。认清了这一切,我就发现博学的人是多么地让人欣赏和崇拜的!是世界太大,也是人类太渺小,委屈亦不能求全,于是人类就显得可悲了。

看完阿凡达后,眼睛有些难受,头有点痛,我想这是3D的原因吧。尔等只能赞叹不愧是梦工厂的作品,美工和特技都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有一句话说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梦工厂作品的前瞻性也是一般电影工厂所比不上的。相信,潘多拉星球会存在,星球大战会在未来的某个时期,而谁又能保证那样的潘多拉会不会是未来的地球。可惜的是,在DNA预定哀老的程序下,我是无法看到这些的。暂时,只能预见吧。

后记:翻起了以前自己写在QQ空间的日志,一直以为我之前导数据入wordpress时已经把想导的给导进来了。但发现有好几篇自己挺用心写的没有弄进来,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删了,只好重新贴进来了,因为我写东西并不只是为给自己看的,而每一篇博文都是用心写的! 偶尔翻翻自己写的东西,没有跌跌荡荡,但感想和经历都很多。如果你很喜欢我的博,也不妨翻翻我以前写的吧。

参观证券交易所,是到香港后第二个星期的行程。香港证券交易所是亚洲继东京交易所、上海交易所后的成交量排名第三的证券交易所。历史性的东西就不说了,只是像很多重工企业一样,最初香港的证券交易所都是有好几家的,只是后面随时历史的潮流而演变成一大家。

一进入大门,浓烈的铜臭味(无贬意),那种新钱身上和老爸身上也会有的味道。其实和钱接触多了的人都会知道新的纸币,的确是有一阵味的,大约是油墨味,和钱一起拉上关系了,很自然得就觉得铜臭味,钱的味道。

在来之前,就听同学说了现在的证券交易所已经不是以前在电视上的情景——环型圈内很多人在打电话,走来走出,很热闹的样子。一切都只因技术的发展。事实也如同学所说,证券交易所,已经不是传统的那个样的。

这些变化表现在不同的方面,首先是可见的规模,交易员从最高峰的1000多到稳定在200多,我想占地面积上也是有所减小的。其次是盈利模式上,最明显的就是我们的参观费了,不知是哪位高管第一次提出弄香港证券交易所展览这一项目,也实在是高招。一来,可以让有心人士认识一下自己的企业,可作一个炫耀。二来,毕竟是一个上市公司,名气和荣耀都是很重要的。最后一点是最实际的,有了收入。

像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香港证券交易所,在我眼中看来都有点像是银行中的中央银行(Central Bank)。在中国大陆则上中央银行,在香港则是金融监管局,他们都会直接与政府、游戏的制定者、规则有关系(至于不直接说它们就是,因为它们也受无形的手控制,而地大了,并不是能谁谁说了就能算)。而其它证券公司,像联讯,中信,广发,招商…….他们就像中央银行下的无数商业银行(Commercial Banks)。

证券交易所既是平台又是桥梁,某公司想上市,这里给你一个平台,你交点钱,同时你要接受我订的规矩。某证券公司想买某公司的股票,这里也给你一个平台,你交点中介费,我帮你给买好。这个情况和外贸公司是不一样的,外贸在我看来是个Sunset(夕阳)行业(只要你相信地球不过是一条村子),外贸仗的不过是语言和一些人脉关系,抽取中介费,它在卖家和买家中间硬生生地插了一脚。现在很多工厂都会争取拥用进出口的权,所以只要有损别的行业利盈的行业是不会长久的。参插地讲上了外贸,我只不过想说,证券交易所不是单纯的中介,它并不是间接地在买家和卖家上参一脚。而是卖家和买家会愿意让它在他们的生意中间参和上一脚然后捞上一笔 。这里最关键的就是卖家和买家都想挣钱,而证券交易所是规矩制定者。而凡是涉及人为制定的东西都会必有潜规测。当然于是又有了监管局。

越写思绪越是有点乱了,也是因为我知道的不够清楚和多。综上所述,我只是想说,证券交易所挣的是中介费,但它不是一般的中介,可有可无,而是绝对的地位。而后面说到监管局和证券所,其实都是亲戚。

话说自从科技进步后,交易大厅内即使是交易时间也没有什么人。因为操盘手们,都完全可以坐在自己家的电脑前进行操作。一般证券公司都会在交易所的大堂租一个写字台,其实也就是属粹的一个代码和象征,租金6000港元一个月。对于金融活动来说,这是个零头数目,但对于租房来说,这个是钻石价。大堂不允许照相,说不照,我当然也不照了。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可照的,还是电视上那个样,只是小了,人少了,还在大堂上用着电脑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经的老操作员,而且也是边看电视边看操盘。

交易所其实是不会知道任何有关小股民的信息的。它知道的只是经过证券公司整理后的买卖数据,也就是说,这里面的是交易是两次易手的。而经过证券公司整理后的单一般都是大的单,如果足够大话,是有折扣的。呵呵,又在告诉小股民,证券公司在这里还有一笔的。虽然把这些很多让人感觉不爽的小节说出来了,但从我内心上去说,我觉得都是合理的。

图片是香港证券交易所所使用的操盘系统。而小股民的看盘软件则在市场上流行的,像大智慧,同花顺之类的,操盘软件则是由证券公司提供的。如果没有人讲解,这个操盘系统估计没几人局外人能看懂。幸运的是,漂亮的解说小姐很详细地和我们说了这里的第一个标识。

写到这里,不由得要停止敲键了,因为还要去做我的新闻作业。本还想写写操盘手,写写人脉和信息对操盘的影响,但整个文章貌似有点过长了,夹杂的内容已经有点混乱了。我知道我的思路是不够清晰的,知识也是不够的。但至此为止我认为这些认知都是正确的。也许等我知道的更多,想得更多后我会清晰地表达出来。

到香港后的第一个周末参观的是到明年就进入百年老校行列的香港大学。而带我们参观的是关品方教授,香港大学的学子之一。

半个山头给港大占距着,不同的学院给繁茂的绿林和婉延的道路分隔开来。这间接告诉我,不同的学院间的联系应该是甚少的。由于它们的分散而居,我们只是参观了古老的中文学院和一些研究学院的楼。最具古老气息的主楼在翻新,整个大楼都被净洁的白纱包裹着,很让人有种冲动可以一掀而起。进去后,尽管闻到的是浓重的装修味,但依旧能感受得到六、七十年代的气息。走到天井时,关教授告诉我们《色戒》中很多的场景就是在这儿取的。但整洁的白纱告诉我今天不是给它取景的日子。

经过停车场边,发现一行有意思的漆字。

这是1989年港大学生为抗议6肆学潮而留下的。自此之后的每一年的同一天学生都会对其进行翻新,所以如图般闪亮。我想,这就是不遗忘历史的最好表现。它静静地躺在那儿,只看你愿不愿意正眼地看上它一会。在图书馆前面,还有那些充满批判思想的民主墙。

快到山顶处,便是校长的家。白色的墙,绿色的林,黑色的门,俨然一个精小版的白宫。事实它的居住制度也类似白宫。每一任校长及其老婆和孩子都会居住于此,直到退休便搬离让下一任校长住进来。至于它是否也会像白宫一样有厨子,有园丁,有保镖,那我就不清楚了。大概也是有有吧,因为听方教授说,每隔一些日子校长的家就会举行一些坐谈会和宴会。当然,特殊时期还要迎接学生的投诉和抗议,就曾有一任校长,具体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学生抗议校方干预学术自由而游行至校长家门口,结果是校长搬离了精小版的“白宫”。不禁微微一笑,这样的事件,这样的结果,是不可能在中国大陆发生的。

下山的路经过了港大的百年宿舍。因为一旧了就翻新,所以依旧闪亮,只能从设计和地理位置追溯它古老的历史了。教授告诉我们,张爱玲就曾居住于此。我没有很激动,知道张爱玲对中国文学有巨大影响,但我却很少阅读她的书,改编的电视剧和电影倒是看过几部,名言也知道几句,例如——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可惜我至今还没参透这句话,但青春已经走了一半了。张爱玲不仅对文学有巨大贡献,对女性也有深刻的影响。她的一生完美地诠释了爱情是女人的全部以及在爱情面前女人IQ为零。这些感受是看她的传记而来的。也许离开了爱情,张爱玲就只是一个名词了。几年前,当我刚知道这一切时,只觉得她就一失去自我的疯子。但随着成长,便明白她的可爱和可敬。她就是一朵以爱情为养料,在期待的阳光下盛开的孤傲玫瑰。如果有个胡兰成,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去了又如何。如果可以,为爱失去自我,失去些理性,不显得是另一种可爱么。不过她的爱情,大约也因为是胡兰成,不仅仅是一段传奇,也是一段心酸。

PS:明天会去证券交易所,离岛长洲,来得及的话,下船后会去书展!

香港,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想来这已经是第四次进入这片繁华的土地。前面三次的时间并不如这次充足,在不同的时期,跟从不同的人,经历着不同的事,既使是逛同一条街也会有不同的感受,但说实话,这感受并没有差别太多,只是更准确,细腻又或是更辽阔了。

国际大都市,繁华是必然的。穿梭在大街小巷,让人有惊喜的永远都是小东西。

前几天终于去了twins”下一站天后”中的时代广场。时代广场很时代也很品牌也很多人。大和品牌众多就不用介绍了,唯一有震憾力的是负一楼的食品层。琳琅满目的全是进口产品。肉类从国家到牲畜品种再到牲畜部位都给了细致的标明。这种新奇和冲击感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验到吧。东西的价格也并没有特别地贵,只是身处其中很难让人思危。怎么去理解同时世界有人在饿死,怎么理解中国很多社会底层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里仿佛告诉着我,大家都是很富足的。然而事实并不是的,只能说贫与富的距离已不是一条江河的宽度,而是一条鸿沟。

在时代广场的的正对面有一个不大却很醒目的牌子,如图示。

纵使很醒目,但其实并不好找,走进一个人宽的窄道。然后凭着一股好奇和坚持往上走,简陋而狭窄的楼梯会让你怀疑是否存在这么一间店。走上二楼后,还是一扇狭小的门,带着怀疑勇敢地一堆,里面便是一片火红,寂静而简小。旁边有三四张独立的小桌和凳子,一个外国女人,在咀呷着一杯咖啡。另一边的书架上,一位游客在仔细地翻读着书。店主随着风铃声响的方向望了一眼后继续上网。

短暂的几十秒,充分地证明了香港的地价是很贵的。这样的一间小店,不可能人熙人攘,也不合适。至于里面是的书,我也不用多做解释了。在国内,每一本文艺杂志出版都要经过一级一级地剥削,加一层又一层的审查。这里的书却像野花一样,我想这就是香港多元化的一方面吧。尊重每一个思想,才会有冲突,有冲突就会有火花,但是因为冲突的大小是难于控制的或是没有人喜欢给反对又或是三个和尚的挑水效应。于是中国,就在压抑中前进着。在这个有意思的书店里,狠心地买了一本书(因为好贵)!等待阅读中。这个星期三在会展中心有书展,很期待。

感受很多,很长,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