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这个年

兴致冲冲地写完上一篇博文,来不及记录生活,以为还会接着写写互联网的事,因为还有话想说。但最近的生活给了我很多的意外,庆幸每一个意外的最后都是美好的,感谢命运安排的这一切。

年初一起床后,就开始感觉不适,有点低烧。我当时就后悔了,病从口入,前两天开始喉咙不舒服,但还依旧喝红酒,吃杏仁,开心果,还有酸萝卜干,酸桔子,而前晚还只能吸充满烟灰尘的空气,照顾好自己其实也不是一件易事,病了后却了又不能时光倒流。

上午拜完神,看老妈一个人,只好硬陪着她到庙里拜了一圈。在老妈的叮嘱和我的乖巧下,我成了十好病人,吃完午饭,我便跑去睡了,虽然老妈说去下午去罗浮山,但我想我硬不起来了。

醒了一次,睡了四个小时,起床后,我坐在客厅。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她和大姨在爬平安山,我告诉她退不了烧,要去看医生打针了。她说尽快回来。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连电视也没有开,也什么都没想。只是等。

电话打过去还没十分钟,听见邻居阿姨喊了我两句,不过我讲不出话,没应,我想在她边上楼边喊我时,她可以直接说重点的。还没到二楼门口阿姨便听到说奶奶不知怎么了,有点语无伦次,还站不稳。

我马上应了一声哦,下一秒,找救心丹,倒了一杯温水。现在回想起来,也真佩服自己,明明烧着,反应居然还能那么地快。到了楼下,奶奶坐着,让她吃了药,和她讲了两句,不知其所云说什么。再打了个电话给老妈后,觉得打电话给老爸会更快。

跑上三楼把弟弟叫醒,然后回到房间收拾了两件我和奶奶的衣服。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鼻子很酸,我当然居然还能那么那么地冷静!!!(后来,我发现我还是很紧张的,因为我拿的唯一娱乐工具是MP3,到了晚上才发现忘了拿耳机……)十分钟后,老爸回来了,我也收拾好了东西,便去了市人民医院。而到了医院要下车那刻,奶奶和我说走不了时,我真的很想很想哭。

医院的盛况还是挺让人难忘的,人满为患!急诊内科围满了人,而只有两个医生,护士的口袋塞满红包,打算安稳好奶奶后我才去挂号,奶奶的体温达到了39.1度,导致神智不清,刚接上生命仪器那一刻,绿色的heart rate 显示是119,我心都悬了,因为正常人体的HR是72次/分。而庆幸的是,很快,一切生命指数都是正常的。交钱就差不多折腾1个小时,病人太多,差不多是在两个小时后奶奶开始打上退热针!!(很感概,在中国的应该有很多病人是因没有及时医治而死亡的)而这两个小时,我是沉默着照顾奶奶,因为身体难受得一句话也不想讲。

接着,我也开始排队看医生了。探完针,我的是38.2度,直到排队等注液时,不知是压抑久了还是难受久了,忍不住地掉了很多滴眼泪。一个人拿着自己的针水瓶,来回于急诊室于注射室间,坐在奶奶的床边,适时帮奶奶拉拉衣服,听听护士吩咐,而老爸则去和医生交涉。

奶奶打完针水后,我便很着急让护士给她拔针,因为以前学生物时老师和我们说过,平时打针需及时换针水的原因就是防止空气注入血管,这样会引起死亡的。叫了两次,医生护士都忙疯了,没什么反应,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连自己动手的念头都有了!第三次和护士说时,她终于告诉我说,不会进空气的!!早说嘛,害我急得像只猴子一样!!·····心终于安稳一些了,现在打针真是越来越高级了,最初是用像大针筒一样的循环针水瓶,然后是玻璃一次性针水瓶,现在已经进化成塑料的了,也不用担心没有及时换针水。

奶奶在输完液后终于恢复了清醒,可笑地还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说她之前在做梦的。我调侃地问她,买码中了多少钱?而经过一系列检查后,她还是心脏问题,像需要定期保养一样。

奶奶转病房期间,我便一个人呆在注射室,等最后一瓶针水打完。那半个小时,脑子一片完白,不过,我知道,我退烧了。

安稳好奶奶后,我让老爸先回去,因为他也不舒服了,他是真正不能太熬的人,大半夜让我一个人开车回去,辛不辛苦其次,但晚上我认不出路。老妈本来说过来照顾奶奶,让我跟爸的车回去,但我想到明天家里还有一堆事要她忙的,便说,我退烧了,只是一晚上,明天再让她过来。大年初一晚深夜,估计连看护也是请不到的。

差不多12点,送走了老爸。我又看到了小安,有些巧合是不能解释的。像风水轮流转一样,这次看见他,憔悴的那个成了我。幸好有他,虽然是深夜,开着车他带我找到吃的,还买了一次性塑料杯,纸巾和矿泉水。虽然我一点都不饿,但我是需要吃东西的,因为那时的我已经10个小时没吃东西了,之前是因为发着烧,酶的活性不好,所以不吃也没什么,但如果要熬完今夜且不病的话,我需要食物。我不会忘记,我们前一晚上还只是在发了两条信息,不会忘记,那是我们认识一年多以来的第6次见面,而且每一次见面都是那么那么地自然和熟悉,不会忘记,这还只是我第一次在医院过夜,当然,还不会忘记,那个原野杂菌意粉还算好吃,我吃得一根也不剩!这回,轮到我很感谢你了。

回到病房接近1点了,奶奶在吸着雾化的东西,喂她吃完药,我打好热水,取好尿盆到床下,便转进了奶奶病床,睡在了她的旁边,奶奶一切都算是正常了,我也可以较为安心些了。

唯一让我意外些的是,我第二天还是又发烧了。因为一个晚上护士来了好多次,探热,量血压,换针水,每来一次,就醒一次,而床垫升得有点高,睡觉连腰都疼了。而早上6点钟,隔壁床的阿姨也醒了,大家都开始忙新的一天了。7点钟,我被隔壁的阿姨提醒要去倒热水,要不晚点就倒不了。

7点半,护士拿来了药。我便出去买早餐,奶奶说吃不下东西,叫我买一粥,一人一半,我说不好,我一个人要吃一份,你也吃能吃一份,吃不完就丢。哈哈,我知道她一定会它吃完的。经过小安的提醒,我买了两份皮蛋瘦肉粥,一份3块,一份5块,奶奶吃5块的,我吃3块的。结果是,奶奶吃完了,我连3块钱的也吃完不····

上午小安到医院看他父亲,我又看见了他,算是预料之中了,不过是第七次吧。他陪我看挂了号,探了针,急诊科一样多人,我打算到中午,再来打针。我告诉小安说,他也见证了我很困难的时候了,因为我的生活一直都是比较顺利和安逸的,只是生病时身体无法控制的难受。很可笑,对于一于一个那么坚强和勇敢的人来说,最困难的事居然是生病,生病让我哭的频率也最高。再说一年生病两回对我来说都是很稀有的,在学校时,想生病也让我一下子弄好了。

中午爸妈差不多到时,我便去排队看医生了,结果人很多很多,早上测时是37.7度,我想早就升回38去了······我一个人坐在旁边的病床上,等听到我的名字。进到老妈进来急诊室,我忍不住滴了两滴眼泪,真的只是两滴。接下来,我就什么都没有做过了,也什么也说不出,所有的排队,取药,买水,老妈也都不让我做,只让坐着。

打完针水,已经下午5点多。我跟着老爸回家了。回到家,洗了澡,就有饭吃了。不用做饭,不用洗碗的感觉还是不错的。照镜子时,发现前两天刚冒出的两颗痘痘消失地连影都没了,这不知是不是与打消炎药水有关。不过,接下来几天,得好好保养自己了。要变回精灵的猴子一样。

昨晚8点钟开始睡觉,直到今天早上8点半才醒了一次,再睡到10点半,超过十二小时,幸运是,烧真的退了!!

年初一和年初二,打了四瓶针水,从右手打到左手,还做看护在医院呆了一晚,给奶奶刺激了一回,生病难受了一回,看见小安开心了一回,怎么能不难忘。

加入对话

21条评论

  1. 好好照顾自己啊。还有你奶奶。
    我也感冒了咳嗽发烧了一会,就在这个兔年。

  2. 我昨天去了一趟萝岗探望我大姑回来就不舒服了··
    也是发烧·昨晚整晚都没睡··晚点可能要去打针了·
    这个2011年,真不給力·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